• 繼續留意騰訊親民CALL (13576)及平保友善CALL可留意高槓桿(22285)
     
    港股收市數據方面,恒指全日122點或0.5%,報收24578點。即月期指報收24571,升93點或0.38%,低水7點。港股全日成交近786.3億港元,與對上交易日相比多近2.2%。全日個股成交近659.5億港元,與對上交易日相比多近1%,或佔整體大市成84%。全日輪證成交近120.8億港元,與對上交易日多近8%,或佔整體大市成交近16%。港股全日沽空達90億港元,佔整體大市成交近11.45%,或佔整體正股成交近13.6%
     
    港股又再短時間內提供由2380024600之間水位,對於大多炒作衍生產品的投資者而言,兩周已經可以賺足全年費用之外,理論上連帶基金若在這三幾日都未有表現,那真不是奇蹟而是奇術。當然,大條道理話不明朗因素所以在風險考慮下而未有部署。可是當基金投資者眼見投資組合情況,相信更加明白何謂「力不到不為財」又或者明白只有願意與投資風險好好共處,又或者明白無可能任何風險都不去承受,便可以有回報,才有機會在投資市場之中賺取數以倍計的回報。雖然大部份長線投資者,均是以每年多少厘回報,便已經是交到數。可是實際以目前香港大多中產,可以用數以百萬計入場,而每年賺取幾厘便可以有安心生活。相信有,但不是太多。
     
    港元與美匯存在息差,的確有機會令部份投資者感到港股有機會受港匯轉弱影響而下跌。可是若以全球股市甚至資金而言,港股仍然是最易出易入之外,資金又是多到氾濫,再者早已在港股炒作的外來資金,不一定只會投資港股,只要再看看期權方面的交易情況,匯控(00005)、中移動(00941)兩隻指數重磅股持續有開倉甚至持有長倉的情況,只是正股或CALL輪甚至牛證相對簡單,而易被使用參與作為數據。所以若再看看期權場情況,相信本周後期入場開好倉的投資者,才有機會在「大茶飯樂園」賺過夠。
     
    相信經過本月結算之後,再會有不同大行把本港全年大市目標再度提升。原因是市場資金仍見多之外,港股與其他市場的確有落後情況,而且更多指數成份股,在市場被抽升同時好倉CALL輪方面未見引伸波幅有大幅度拉升外,更未見新上市牛證財務費用有急升,所以港股市場仍有得玩。當然,若相信傳統五月是投資市場靜態月而吉倉甚至開淡倉,那麼還是看緊一點。
     
    利申:筆者倉內持有(13096)(24460)(14361)

    ...更多 »

  • 騰訊(700)、瑞聲(2018)和舜宇(2382)科技三龍頭今年迭創上市新高,相信沒有人否認科技股狂潮早已重臨港股,連IGG(799)、金山軟件(3888)、百奧互動(2100)等二、三、四線科網股也趁勢起哄瘋炒,即使恒生指數下跌,科技板塊的抗跌力特強,稍為回吐又破頂,氣勢令不少投資者驚嘆「強到冇朋友」。筆者曾經歷過千禧年海市蜃樓式的科網狂潮,發覺今次科網大升浪並非純粹炒概念和一輩子的憧憬,而是大部分熱炒股均有強勁盈利增長支持。當年的炒作係塘水滾塘魚為主,股價上升一閃即逝後長墮深淵;今次科網巨浪則是集外資、北水和本地資金齊齊煲起,股價長升長有。回望10多年前的科網炒作模式,儼如你睇返自己20~30年前的舊相,肯定一見「薯樣」即笑到碌地。

    大孖沙跟風:1999年,美國科網熱吹到港股,搞網係主旋律。李嘉誠的長和系、郭氏兄弟的新地(016)、李兆基的恒基地產(012)和鄭家純的新世界(017)等大孖沙或巨企,紛跟風搭上科網高速快車,迅速在創業板上市集巨資。猶記得當年投資者抽TOM(2383,前編號為8001),可透過鬥快上網登記認購一手,幾十萬認購白表供不應求,出現炒白表黨,瘋狂程度等同97年樓市爆煲前的炒籌黨。出現這類妖孽現象,科網熱果然曇花一現,之後,恒地私有化了恒基數碼、新世界投資機頂盒鎩羽,只有李嘉誠的TOM和新地(016)旗下新意網(8008)繼續經營,TOM仔雖已由創板轉主板,惟近年業績連番「見紅」,可見大孖沙搞科技可算荊棘滿途。前港鐵主席(066)主席錢果豐領軍的HONGKONG.COM,仍有人記得嗎?

    極速輸鑊甘:當年最經典的莫過於李澤楷借殼市值僅3億的得信佳,市場炒到600億市值,然後鯨吞百年老店香港電訊(008)並易名電訊盈科,惟之後5年,電盈股價大插近90%。一葉知秋,之後的光通信傚法李澤楷玩財技搞科網、名咀黃毓民的CYBER日報和鄭經瀚的36.COM、到鄭家純胞弟鄭家誠的網遊股霹靂啪喇,結局唔係賣盤就係除牌,小股東全部「輸鑊甘」。

    停牌股例升:千禧科網狂潮另一個令人難忘場面,就是投資者求神拜佛買中停牌股,因為那些年絕大部分公司轉型或考慮搞科網業務,都會停牌發出通告,當股份復牌裂口高開係指定動作,因此,一旦買中停牌股,扑中的散戶不似目前遭人狙擊的民企股般有排震,而是提早開香檳祝捷。

    上述的痴線行徑,印證了「上帝要你滅忘,必先令你瘋狂」的道理,今次港

    ...更多 »

  • 經常看到港人寫求職信與商務電郵時,把一些常見的詞語混淆,並錯誤地運用在句子裏,原本寫得大好的文件即時折扣大減。究竟「好吧」、「令人滿意」的英語是 alright 還是 all right(兩個字分開)?我們應何時用 compare with 和 compare to?「讚美」的英交是 compliment 還是 complement?這些字詞之所以有出入,是因為英式與美式英語的差別嗎?還是usage(英語運用)的問題?

    這篇就讓我們探討一些經常在職場上被混淆的字詞及其正確的使用方法。大家除了要注意這些字的詞類(parts of speech)外,還要細心留意以下例子,避免以後再犯同一錯誤。

    1. All right/ Alright

    All right 可以是形容詞或副詞,我們可用它表達「好吧」、「令人滿意」、「尚可」等意思;alright把all right結合起來,是其非標準型態(non-standard form),現時愈來愈普及。

    例句:

    • The presentation was all right(形容詞).
    • Did you get home all right (副詞)last night?
    • Could you check this email I’ve written and see if it’s alright?
    1. Among/ Amid / Amidst

    這兩個字都有「之間」、「在……當中」的意思。一般而言,among會應用於可以分開的事物,而amid 則適用於不可分開的事物,這是較簡單易明的理解,當然也會有例外(amidst即是amid,用法較正規)。

    例句:

    • I saw some familiar faces among the crowd.
    • The CEO cancelled her visit amid speculation that her health was failing.
    1. Between/ Among / Amongst

    一般來說,between用於比較兩件事物,而among 則用於比較三件或以上的事物(amongst即是among,用法較正規)。

    例句:

    • On the plane I was sitting between two large men.
    • There’s a lot of fighting amo
    ...更多 »

  • 上周末地產建設商會主席梁志堅在電視台訪問中建議政府,利用發展商持有的農地混合興建私樓同資助房屋,認為對政府、市民和發展商都有利。他表示:「那些即時可以做到了,可以即時解決,有人能上樓。第二、政府問題亦解決了,地產商亦『有得做』,三贏的方式。」

    這個建議不但在法例上可行,而且有先例可援,就是位於深水埗由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興建及管理的大坑西村,就是由私人經營的出租資助房屋;而過去亦不很多私人參建私人居屋,均顯示政府和發展商在資助房屋中的合作。

    根據各主要發展商的年報,手上的農地土地儲備面積如下:

    恆 基:4,480萬呎

    新鴻基:逾3,000萬呎

    新世界:1,749萬呎

    長 實:1,340萬呎

    四大發展商手中的農地超過一億呎,表面上十分可觀,可是經多年的發展,容易更發展的早已開發,現時剩下的不少是難以發展,或者因環保等原因而屢次爭取都不成功。典型的例子有恆基的南生圍,即使有成功的個案,其發展的進度也十分緩慢,如長實的豐樂圍。

    最近期發生爭議的橫洲公屋計劃,亦有發展商涉及其中,新世界在附近有一幅農地,其中部份被政府收回發展公屋,餘下的土地申請興建低密度私樓,遭城規會否決。除了當地人士的反對,環保問題亦是主要的阻力。

    這些種種的阻力,未必會因為雙方的合作而減少,而且要興建較高密度的公營房屋,要符合的環保及規劃要求比低密度住宅更為嚴格,而由於人口密度較高,對周邊的設施的需求更大,在在都使到建議較難執行。

    當然,若「港人首置上車盤」未有土地,也可以之作為試點,從而在不減少整體土地數量之下,以新加的土地試驗新計劃亦屬理想。

    ...更多 »

頁碼

(300 個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