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不要帶著羞恥離世

金錢「逆」經

歷史官受到後世尊重是因為他們不懼帝皇的權威壓力,堅持用客觀角度將發生的事物記錄,讓後世的人可以以人為鏡,以史為鑒,以避免重蹈錯失。

25年前的六、四事件,歷史其實已經紀錄下來,就算中國今後不論何人當權,都無法洗刷走這件已經發生過的事。「袁木」的一句「沒有死一個人」,已經成為歷史金句,相信經歷百年時光以後,仍難洗淨其型象。對一個背負永遠洗不掉笑柄和羞愧的人,其後人所受到的永遠壓力,我們局外人可有想過;這種留給家族後人世代延續無止境的羞愧有如烙印,是人世間最大的懲罰。

其實中國政府對六四事件的態度,已經由當時時橫走向今天的開明面對,新一代領導人已經是算是有進步的理性處理,今後能進一步做的應是坦然面對。

日本侵略中國和亞州,殺人無數,幾十年後的今天,仍然有戰犯後人積極想試圖用各種藉口推翻這鐵一般般事實,答案只有一個:他們不想背負永遠洗不掉的羞恥,結果是越積極清洗,越令世人清醒,日本否定南京大屠殺的言行,根本從來沒有得到任何一個國家和議,就是最佳例子,因為他他都知道,只要一提到南京大屠殺,他們日本人的殘暴民性就有証明,在公義面前永遠是羞恥。

另一情況是當日「李主席」在大股災記招上大聲喝罵記者,廿年後的今日仍有紀錄片斷出現於電視上,他的後人看了又會有什麼感覺呢?因此筆者經常勸勉朋友,做人處事必須正心,搵大錢行正路,千萬不要帶著羞恥入棺材。

香港股票市場的兩大監管機構,他們的主事人無論如何在臉上自貼金片宣傳,結果都是市場人士的談話笑料,不過這批人士都是「李宗吾」大師的首徒,當然能夠處之泰然。香港的金融市場在這些「英明」人士領導下,業務真是「蒸蒸日上」,交投量被持續蒸發,剩到現時的平均每天只有500億,結果就是只有三份一証券行略能有利潤:另外的七成不是蝕本就是白做,近日市場又傳出有二間華資大型証券行放暗盤出售。

有證券行老闆話,一年單是應付證監的員工成本已經過百萬,細行就算有生意,根本亦很難生存,結果是略有平衡的行業生態被「閉門造車」的所謂專業人士毀滅了,市場變成向大行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