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打破沈默 華融債恐慌情緒見緩

Lisa Lee (News)、Ye Xie
·4 分鐘文章

【彭博】-- 在經歷了兩周的劇烈下跌後,中國華融的債券持有人終於找到了樂觀的理由。

上周五華融債大漲,因中國金融監管機構表示該壞賬管理公司經營正常、流動性充裕;這是華融未能在3月31日這個最後期限之前發布財報並攪動亞洲信用市場以來,官方首度置評。儘管官方聲明並非政府擲地有聲的承諾,但這足以鞏固華融債從紀錄低點開始的反彈、減輕對危機蔓延的恐懼。華融債周一繼續攀升。

彭博匯編的數據顯示,該國有企業的一支美元債——2022年5月到期、息票3.375%的票據已攀升至每1美元89美分,上周三一度觸及65美分的低點。

反彈表明,投資者已不那麼擔心破產之類的極端情況。然而,在華融試圖改革其業務之際,北京方面會提供多少支持依然存疑。

該公司由中國財政部控股,自2018年其前董事長賴小民被控受賄並於今年早些時候伏法以來深陷醜聞的泥淖之中。在賴小民領導下,華融越過了最初的職責範圍,即幫助銀行處置呆賬,從離岸債券持有人那裡籌集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資金,擴展到了從信託公司到證券交易和弱流動性投資的各種領域。

如果中國決定進行債務重組、讓華融債券持有人承擔損失,那它將是1990年代末以來最嚴重的信用事件,也將是中國政府在削減其54萬億美元金融行業中的道德風險方面動了真格的迄今最清晰信號。但是,如果華融繼續還債,那麼該公司的債券可能最終會讓在本月價格暴跌後買入的投資者發筆橫財。

「監管機構終於表態,這應該會給市場一定的信心,」前美國財政部中國事務專家、現任TCW Group Inc.駐洛杉磯董事總經理的David Loevinger稱。「此事的神奇之處在於,就和許多投資者一樣,如果你一個月前問我,華融重組債務的風險有多大,我會說接近於零。現在儘管我仍然認為可能性很小,但風險不再為零。」

華融上周五晚間發表聲明稱,其將堅持做精做強不良資產主業的經營發展方向不變,加快存量風險處置。還表示,其正積極配合審計師儘快完成年報審核工作,並將適時進行信息披露。

投資者將密切關注公司的近期債務償還情況,看看有沒有什麼壓力跡象。

知情人士上周五稱,華融的境內證券子公司已劃轉用於償付4月18日到期境內債的資金。還有報導稱,華融已為償付4月27日到期的6億新加坡元(4.5億美元)離岸債券備好資金,並促使該公司離岸債周四從歷史低點反彈。

駐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在DuPont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著約60億美元資金的Yong Zhu稱,中國監管機構上周五的言論暗示華融危機的最糟糕階段可能已經結束了。

未持有華融債券的Zhu說:「中國銀保監會的發聲清楚表明,中國政府的政策是支持華融並避免近期違約」。

根據ICE Data Services,中國華融離岸子公司華融國際的信用違約掉期(CDS)費率上周五從創紀錄的1,466個基點降至956個基點。

彭博行业研究:

“中国政府的运作仍然不透明。因此,在有正式宣告之前,什么都不好说。这次要么是获得救助,要么就是债权人大出血。人们对任何消息都很敏感。”

--彭博行业研究信用分析师Dan Wang。

M&G Investments新興市場債券策略師Nick Smallwood說,如果華融進行讓海外債券持有人受損的重組,那麼投資者將重新評估其他使用類似融資機制的中國公司的信用風險。Smallwood說,這將導致未來的借貸成本提高且難以獲得。

「我認為存在這種預期:華融不會違約,這是一種具有結構重要性的信用債,導致政府出手支持的可能性更高,」Pinebridge Investments的固定收益負責人Steven Oh。

TCW的Loevinger說,中國決策者在決定如何處理的時候,將不得不權衡整體市場影響。

「顯然,政策的方向是他們希望釋放這個信號:債權人必須更加關注信用風險、必須停止期待紓困,」Loevinger說。「他們想殺雞儆猴。但是讓華融違約是殺死老虎。顯然,這是個大得多的系統風險。」

原文標題China Huarong Panic Eases After Government Breaks Silence (2)

(更新第三段報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