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傳收緊跨境外幣融資 撤部分外債額度豁免 降人幣升值壓力

·2 分鐘文章
內地傳收緊跨境外幣融資 撤部分外債額度豁免 降人幣升值壓力

人民幣升值勢頭強勁,中國人民銀行雖然未有在貨幣政策上高調出手,但就接連微調跨境融資措施,減緩升值壓力。外電引述消息稱,人行近日通知金融機構,取消部分境外外幣資金來源的外債額度豁免,包括境外主體存放在金融機構的外幣存款、境外同業外幣存放和外幣拆借等,以減少內地的外幣供應。

分析認為,不少外資依賴海外母公司的資金或跨境拆借,以支持內地外幣業務,當銀行取得外幣的途徑減少,有外滙資金需求的企業將感受到內地外幣融資成本上升壓力,部分企業料轉向直接即期購買外幣而沽出人民幣,有望減輕人民幣升值壓力。

外資行靠拆借 勢嚴重超標

據了解,上述外幣資金來源,在人行2017年《關於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有關事宜的通知》中被列入豁免項目,未計入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金額。現時其納入外債額度管理的舉措,將使部分使用境外低成本資金較多的金融機構面臨達標壓力。

彭博引述法詢金融董事總經理王志毅表示,由於外資銀行的境內分支機構普遍較少,在境內缺乏充足的存款來源,需要依賴境外母行或者同業拆借外幣,今次措施調整後,大部分外資銀行可能面臨嚴重超標。

措施對中資銀行同樣構成壓力,由於外幣非居民存款(NRA)之前被納入豁免項,吸收NRA外幣存款已成為不少銀行攬存的重要手段,部分海外中資機構傾向把資金存放在中資銀行。現時NRA被納入額度管理後,規模較大的銀行亦面臨合規壓力。

王志毅提到,外滙管理局近年已表明要對豁免項目項進行調整,在現時人民幣滙率飆升的情況下推出也是順理成章。

NRA納額度管理 波及大型內銀

事實上,近月人行已先後數次調整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先把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由1.25降至1,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由上限的1.25倍降至不得超過上限;根據法規,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額,為按風險加權計算餘額,參數降至1,即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由上限的1.25倍降至不得超過上限,意味減少企業在海外向外資借錢,紓緩資金流入。

本月初,人行再把境內企業境外放款宏觀審慎調節系數由0.3上調至0.5,人行當時指出,內地企業境外放款的上限相應提高,有利於滿足企業走出去的資金需求。分析認為,在境外資金持續流入的背景下,措施可促進跨境資金雙向均衡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