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見完了普丁 美國準備專心對付中國和習近平

·4 分鐘文章

【彭博】-- 喬·拜登在以美國總統身份進行的首次外訪中既見了幾十個盟友,也和主要對手進行了會面,接下來就可以騰出手來跟被他稱為美國頭號全球競爭對手的中國及其領導人習近平硬碰硬了。

在拜登過去一周和七國集團、北約、歐盟領導人乃至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的會晤中,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都是他永恆不變的話題。他甚至說俄羅斯「正在受到中國壓榨」。

拜登長期以來一直表示,對他的政府而言中國將是外交政策的核心。但由於普丁政府被控干涉美國大選並窩藏襲擊美國關鍵基礎設施的駭客,拜登表示他需要確立對俄關係的一些「道路規則」和可預測性。

現在,北京成了焦點。但美中關係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遠比其與俄羅斯的關係複雜,而拜登與習近平會晤並為將來幾年建立富有成效關係的窗口正在關閉。

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周四證實,美國正計畫與北京進行更廣泛的談判。他沒有透露拜登和習近平的會晤是否正在醞釀之中,不過一種可能性是,兩人10月在羅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見面。

在本周的歐洲之行以及早些時候美國與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等會晤中,拜登政府一直試圖召集盟友,共同展示力量對抗其所認為的中國最惡劣的政策。

「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務是加強與志同道合國家的關係,這是說服北京調整和修訂政策的廣泛戰略的組成部分,」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中國問題專家Bonnie Glaser說。

猝不及防

這種做法引起了北京的關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拜登推動七國集團就對抗中國影響力達成一致後回應稱,「美國病了,病得不輕」。

「七國集團還是給美國把把脈,開藥方吧,」 他還說。

北京對當前的局面感到猝不及防。中美關係在川普時代歷經四年動盪後,北京的官員曾認為拜登會較柔性地處理雙邊關係。然而事實相反,他依然對中國採取攻勢,甚至保留了川普加徵的關稅。

新美國安全中心研究員、川普時代擔任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副助理國務卿的David Feith說,「嘴仗之後會有什麼跟進,這些有真正的問題需要問。」

「但拜登總統向他的政府和別國政府發出了強烈的信號,那就是他希望在美國政策和美國外交中優先考慮中國的競爭,這的確意義重大,」 他說。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周四說:「中美兩國在各個層級都就對話與交流保持著溝通。」

緊張關係加劇

在某個時點,美中領導人仍需要見面。與習近平直接接觸的目的部分是源於拜登的信念,即領導人級別的會談和接觸是不可替代的。

「拜登總統將在未來幾個月以某種方式與習近平接觸,評估我們在兩國關係上所處的位置,並確保我們可以有像昨天與普丁總統那樣寶貴的直接溝通,我們對此堅定不移,」沙利文周四告訴記者稱。「現在只是時間和方式的問題。」

二十國集團峰會將是兩位領導人會面的一個機會。今年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將由東道國紐西蘭線上上主辦,這使拜登和習近平失去了另一個潛在會晤地點。

與此同時,隨著美中在從科技競爭到中國在南海爭議水域的軍事化以及台灣問題等諸多領域上的摩擦不斷,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仍在加劇。

美中領導人之間的個人關係也出現了裂痕。多年來拜登多次與習近平會晤,包括他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直到最近他還在吹捧他與習近平的友誼。不過,拜登在去年競選活動中對習近平惡語相加,稱他是一個 「暴徒」,「骨子裡沒有民主」。

周三在日內瓦,拜登暗示一種更富對抗性的關係將繼續存在。一名福克斯新聞記者在有關調查新冠病毒來源的問題上建議拜登可以稱習近平為「老友對老友」後,拜登回擊稱,「讓我們把話說清楚,我們彼此都很了解。我們不是老朋友,只是純公事。」

原文標題With Putin Behind Him, Biden’s Focus Shifts to China’s Xi (1)

(新增最後一個小標題)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