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想像1000萬人口的香港

·5 分鐘文章
想像1000萬人口的香港

香港樓價近年歷經社運和疫情,依然堅挺不倒,甚至屢闖新高,堪稱為「最硬的盾」。另一邊廂,在「共同富裕」趨勢下,中央政府接連出手,補習、網遊、科技、內房等行業相繼崩盤,澳門濠賭股也告中招,可說是「最強之矛」。那麼,當「矛」插向「盾」,會有什麼結果?其實,本港地產商及業主利益與「共同富裕」不一定對立,相反大可「矛盾而統一」,大前提是要好像前行政長官兼新晉「首置業主」董建華,想像1000萬人口的香港。

地主與共富 矛盾非必然

話說上周五坊間傳出風聲,指中央官員向香港地產商傳達訊息,要求他們更加「愛國」,把資源和影響力用於支持國家利益,協助解決香港房屋短缺問題,並謂「遊戲規則」已經改變。昨日本港地產股集體下挫,拖累恒指一度急瀉逾千點,收市仍跌821點。

中央政府早自九七回歸開始(甚至更早)便要求香港地產商「愛國」及「協助解決房屋問題」,這根本並非新鮮事物,不過今次時機確實有點不同,事關當局揚起「共同富裕」旗幟,內地補習、網遊、科技、地產等行業相繼遭殃,就連澳門濠賭股也因該特區政府擬收緊《博彩法》而跌到一仆一碌。

打個比喻,父母平日叮囑你「要聽話」,你未必放在心上;但今趟父母已把你其他兄弟姐妹嚴厲斥責兼體罰,再向你重申「要聽話」,試問你敢不敢掉以輕心?

目前一大關鍵,在於中央除了「出口」,會否直接或間接「出手」?假若出手會怎麼出?一般認為,本港房屋問題癥結之一繫於土地供應有限,所以中央有可能在這方面發功,例如「釋法」以釋放郊野土地、把河套或前海以某種形式「租借」予香港(結合近日《前海方案》及洪水橋跨境鐵路消息),又或者敦促港府加快轉換新界農地發展等。

講到底,本港地產商及業主利益跟「共同富裕」並非必然矛盾。目前本港約52%家庭居於自置物業,另有約30%家庭住在資助房屋,同時又有數以十萬人蝸居劏房,還有很多年輕人面對「上車難」,感覺上流無望。在此情況下,本港樓價倘繼續急升,無疑不利於社會和諧、穩定和發展;但另方面,樓價若好像1998年至2003年急跌和沉淪,亦將重創52%業主家庭利益,屆時難免也會滋生民怨和不穩,況且逾半家庭財富縮水,似乎更像「共同貧窮」。

正因如此,從中央角度看,最符合國家和香港社會利益以及「共同富裕」方向的,相信並非大力打擊導致樓價暴跌,而是維持樓市平穩,同時給予社會充分持續發展空間。

北望大灣區 增造地有計

討論多年,從增加住宅土地供應着手,是解決樓市失衡對症下藥的良方,但這並不一定會損害地產商及業主利益。舉例說,本港大型發展商多在新界擁有大量農地儲備,他們私下經常抱怨港府在轉換農地方面官僚主義、動作太慢,一個發展項目動輒被拖延二十年以上;中央倘敦促港府在這方面「加速」,發展商自能受惠。

就算透過填海、釋放郊野、借用前海等方式「造新地」,一來,地產商仍可參與投地發展;二來,當本港「邊陲」地區進一步開發,根據國際大城市經驗,不但不會損害市區地段及物業價值,反而會令核心地區更加「值錢」。

紐約有2000萬人口,人均居住面積約531方呎;倫敦人口約900萬,人均居住面積約353方呎。相較之下,香港700多萬人口,人均居住面積僅161方呎,絕對有提升空間。

在紐約和倫敦距離市中心45分鐘車程的邊陲地區,用大約4000港元至6000港元呎價,便可買到一個不俗的住宅安居;而在這兩大國際都會的市中心地帶,樓價比香港市區卻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此可見,一個繁榮城市愈擴張發展,給予市民的居住選擇及空間愈多,核心位置物業的財富效應愈強勁,從而達致「發展空間」和「共同富裕」之「矛盾而統一」,用舊式講法就是「在發展中解決矛盾」。

記得前特首董建華一直有個心願,要把香港發展為人口超過1000萬的大城市。很多人對此嗤之以鼻,認為香港已如此擠迫,如何能再多容納幾百萬人;惟用新時代發展眼光來看,尤其在「大灣區」格局下,這其實大有可能。話說回來,84歲的董伯伯上月剛豪擲1.6億元,以首次置業身份,買入中半山嘉慧園3335方呎本來租用的豪宅單位,呎價達4.8萬元,這個case認真勵志。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