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DNA】股神又開講

·3 分鐘文章

巴郡股東會於過去周末順利舉行。疫情爆發至今,股神畢非德刻意保持低調,令一眾迷途小信徒大失所望。等足一年,畢非德終再與智者芒格同台,連埋兩位「年輕」接班人粉墨登場,回答了三個多小時的提問。

問答環節前,畢非德先循例播道一番。畢老拿了今天全球最高市值的20家上市公司與30年前的列表比較,指出當中沒有重複,意即昔日曾經被投資者視為最偉大的企業,沒有一家仍能留在榜上。此外,股神再次引用汽車行業為例,指出儘管汽車一如眾人預期般成為人類文明的重大發明、為人們生活帶來便捷,但過程中車企死傷不計其數,大部分押注汽車公司的投資者皆損失慘重。其實畢老嘮嘮叨叨說了半天,大可用幾個字概括:「𡃁仔,睇路呀!」

相較以往,投資者的問題明顯更尖銳,尤其針對巴郡近年股價的不濟表現,以及一些令市場大感詫異的股票交易進行了一連串「嚴刑拷問」,反映很多投資者已在這波大牛市中失去耐性。

疫下首要考慮保本

被問到於航空股彈出彈入、幾乎清空銀行股,以至沽出部分蘋果等一系列「神」操作,畢非德直認當中犯了一些錯誤,但同時亦為交易作出辯解,指出在面對從未遇過的風暴當中,保本才是他第一考量;加上聯儲局對疫情迅速的回應,亦令巴郡喪失了低炒良機,長期的超低息環境更催生了空白支票公司等市場泡沫,迫使巴郡坐擁大量幾近零回報的現金,因而拖累表現。儘管事後回看一切顯然有點過慮,但事前誰知道呢?即使直到今天,前所未有的貨幣政策讓世界看似完美無暇,經濟得以極速反彈,但落重藥會否帶來嚴重的後遺症實屬未知之數。

此外,當被追問有關減碳及時下熱門的環境、社會及管治(ESG)題目時,兩老明顯不太賣賬。正如我早前看過的一套海洋紀錄片,片中指出大量所謂的環保議題只為轉移視線,實為人類大肆捕魚的遮醜布。如果真心想保護海洋,人類理應大幅減少捕食魚類。相較捕魚帶來的傷害,其他所有保育的行動根本無濟於事。事實上,不少環保題材都只不過是一種對沖惡行的心靈救贖。說到底,人類本身就是破壞大自然生態的源頭。問題當然是,偽善的人類願意放棄現有富足的生活嗎?說穿了,ESG實是一盤大生意。

股東會後,畢非德首次確認埃布爾(Greg Abel)將成為未來繼任人,解開了市場多年的疑惑。明顯地,兩老的豐功偉績難以複製,但亦不等於巴郡換帥後就必定會沒落。我不期然想到了蘋果公司。喬布斯只得一個,但庫克守業能力出色,成功把股價推得更遠,令不少人大跌眼鏡。依我觀察,我認為埃布爾相對更接近「地氣」,估計在兩老離開後,巴郡將會慢慢向市場靠攏,這對於巴郡的獨有文化或許不利,但對於相對落後的股價而言則未嘗不是件好事。

重申「股票很便宜」

只不過,整個股東會最值錢的還是那句。記得兩年前,當被問及股市是否太貴,畢老的回答斬釘截鐵:「股票正瘋狂的便宜!」前提當然是,息率保持長期低企。及後股市果然持續飛升。今次當被問到大市估值,股神再次重申這個「股票很便宜」的觀點。正解是,坐功才是致勝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