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報道│打倒補習社能令中國人不躺平嗎?

·4 分鐘文章
政府推出了數項措施去激勵人們,並鼓勵家庭生多些小孩。其中一項最主要的舉措是上周宣布打擊課後補習行業,這個價值1,000億元人民幣的行業不單增加了學童的壓力,亦令家長的財政百上加斤。
政府推出了數項措施去激勵人們,並鼓勵家庭生多些小孩。其中一項最主要的舉措是上周宣布打擊課後補習行業,這個價值1,000億元人民幣的行業不單增加了學童的壓力,亦令家長的財政百上加斤。

由一首從中國網絡上移除了的歌曲裡,就將中國社會契約正被瓦解的現況生動地展現。「躺平真是好,躺平真是妙,躺平是王道,躺平摔也摔不到。」張不三一邊躺在沙發上彈結他,一邊以中文唱著。

「躺平」是中國年輕人放棄從事壓力太大的工作的一個新趨勢,代表著中國發展模式的一種抵抗,在過去四十年裡,中國就是依賴全體人們作出最大努力,才能獲得目前巨大的增長。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為此北京感到的不安並不小。「在這個動蕩的時代,沒有躺平就能繁榮這種事。」官方發言人吳謙在本周說。「只有努力奮鬥,才能擁有光明前路。年輕人,加油!」

就因為這些擔心,政府推出了數項措施去激勵人們,並鼓勵家庭生多些小孩。其中一項最主要的舉措是上周宣布打擊課後補習行業,這個價值1,000億元人民幣的行業不單增加了學童的壓力,亦令家長的財政百上加斤。

新規例由國務院,或者內閣,禁制牟利的核心科目補習課程。這消息就像個震撼彈,令一些在美國上市的行業龍頭包括好未來、新東方和高途在線暴跌。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對課後補習的反感最已有端倪。在三月時,他批評整個行業「一團糟」,並將情況稱為「一個非常難治癒的慢性病」。但事實上,北京願意規管一個擁有成千上萬從業員的行業,也反映當局非常認真地對待這問題。

對數千萬居住於中國大城市的中產階層來說,營營役役的生活令人越活越費勁,回報卻越來越少。房屋、教育、醫療及其支出上升速度較人工要快,令很多人跑慢一點也會被甩掉的感覺。

「取締課後補習企業的最新的法規與提升中國人民生活質素的方向一致。」英國王家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于潔說。

根據中國教育學會的數據,每名學生一年的平均補習費超過12,000人民幣,高出這個2019年國民生產總值人均收入的10,216元人民幣。一些家庭甚至花上30萬元人民幣一年以聘請名校的著名老師當私人補習。

若父母為雙職,並要長時間在辦公室裡工作,並要在繁忙時間困在路上的話,就只能聘請保姆照顧孩子,這就更令育兒開支百上加斤。如果一對在大城市生活的父母更要選擇在名校區生活,那就要再花更多的錢才能保住這優越的位置。

「這房子花了我們超過300萬元人民幣。」一名每天早一上六時半便要出門上班的母親Yang Liu說,她每天接近9時才能回家,她的六歲女兒在這時已差不多要上床睡覺了。

即使官方不鼓勵幼兒園給予家課,但她女兒每個上課日也有家課。她需要學中文字、英文串字、背誦詩歌、練習閱讀,並要學小提琴。

這種龐大壓力令未結婚的年輕人選擇「躺平」。統計數據顯示夫婦變得越來越遲婚,而生育率亦急劇下降。在2020年,只有1200萬名嬰兒出生,遠低於前一年的1465萬名嬰兒。

在下一個十年裡,適齡生育的婦女(22-35歲)數目將會大跌超過30%,一些專家已預計嬰兒出生率可以下跌至少於1000萬人一年,並令中國成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

中國中產階層的生活實況,與由GDP展現出來一遍大好的上升數據,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景象。大城市生活的成本急促上升,令人們的可支配收入變得越來越少。

投資銀行Natixis的亞太區首席經濟師Alicia García Herrero說得明白,「當房屋越來越難負擔,教育和醫療又變得越來越昂貴的時候,中國大部份人口的真實生活正變得越來越差。」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