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蒙代爾仙逝 香港臨歧路

·5 分鐘文章
蒙代爾仙逝 香港臨歧路

現代經濟學大師、「歐羅之父」蒙代爾(Robert Mundell)日前以88歲高齡逝世,其兩大學術遺產包括「貨幣政策不可能三角理論」及「供給側經濟學」,數十年來對香港影響深遠,堪稱為本港經濟奇蹟重要基石。然而,蒙翁仙逝之際,這兩大基石都受到動搖,香港前景籠罩陰霾。

為聯滙及歐羅奠基

先講貨幣政策領域,蒙代爾初出道時專研滙率制度,1962年提出Mundell-Fleming Model,論證自主貨幣政策、滙率穩定及資本自由流通,三者最多擇其二,故又被稱作「不可能三角理論」(Impossible Trinity)。

該理論在往後數十年對世界各地貨幣政策影響重大,包括1999年促成歐羅誕生,歐羅機制一大特色是讓各國很大程度上放棄自主貨幣政策(只能由歐洲央行掌控),換取滙率相對穩定及資本自由流通,再配合市場一體化,務求促進歐羅地區經濟長期強健發展。蒙代爾因此被譽為「歐羅之父」,且於1999年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

除了歐羅,香港聯繫滙率機制亦離不開「不可能三角理論」。自1983年10月實施聯滙以來,港元跟美元掛鈎,換取滙率穩定及資本自由流通同時實現,有助香港從製造業重鎮轉型為貿易樞紐及金融中心,並為中國經濟起飛發揮重要作用。然而,實施聯滙的代價是放棄了自主貨幣政策,香港不能因應自身經濟涼熱調節息率或者「放水收水」,只能被動地接受美國貨幣政策影響。

其中一個最大後果,關乎2003年開始香港受惠於「自由行」政策及內地經濟強勁,市道持續向好,貨幣政策理應適度降溫以免過熱,卻遇上美國減息周期(尤其2008年後QE放水),令香港經濟猶如「熱氣再飲大補湯」,火上加油,導致樓市「離地」狂升。

風水輪流轉,自2019年至今「反送中」、新冠疫情、《港區國安法》、「完善選舉制度」等事件後,香港失業率高企於7.2%,加上「移民潮」及部分外資撤走,短期前景難言明朗,此時理應維持低息撐經濟。可是美國疫後經濟反彈強勁,通脹率蠢蠢欲動,加以新任總統拜登政府更加重視「經濟平等」,認為以往QE放水令「富者愈富」,惟未見「滴漏」惠及基層,所以各界揣測美國即將重返加息周期,恐令香港經濟變成「寒涼再飲廿四味」,冷得騰騰震。

試想像,假若香港未來兩三年失業率徘徊6%以上,同時作為樓宇按揭基準的一個月同業拆息回升至4厘,大部分人供樓利率達到6厘,屆時本港經濟市道或重演1998至2003年「負資產」時期噩夢。

正因如此,包括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等論者近年多番提到,假若有朝一日「香港各界都認同聯滙制度緊釘美元不再符合最大利益」,就可能是時候「脫鈎」或「轉鈎」。再者,即便任總等大多數人仍堅稱現行聯滙制度「利大於弊」,但中美關係日益緊張,美國奉行「金融武器化」,不排除有機會限制香港的美元交易地位,致聯滙政策陷於被動,隨時「被脫鈎」(儘管各方相信機率極微)。

宣揚大市場小政府

貨幣政策以外,蒙代爾亦是「供給側經濟學」(Supply-side Economics)最重要奠基者及宣揚者之一,這個學派主張減稅及放鬆管制,盡量便利及促進生產活動,對商界企業有益之餘,也讓消費者獲得更多貨品及服務供應,還可透過「滴漏效應」惠及基層。其最直接影響是在八十年代列根總統任內,促成了主打減稅及「大市場小政府」的列根經濟學(Reaganomics)政策,成功帶動美國經濟蓬勃,並長時期被世界主流經濟學界及政策制定者奉為模範標準。

講到低稅率及「大市場小政府」,香港當然是最佳學生之一,屢獲譽為「最自由經濟體」,吸引世界各地企業和資本進駐,蒙代爾的「供給側經濟學」可說對香港產生重大影響。

不過如上文提到,美國現屆民主黨政府更加重視「經濟平等」,不滿從富人手中「滴漏」到基層的經濟利益too little too slow,故不但提出大幅加稅(企業稅率由21%調升至28%),又先後公布1.9萬億美元紓困刺激方案及2萬億美元振興基建大計,並呼籲世界各國共同制定「最低稅率標準」(暫時已獲日本政府響應),杜絕「避稅天堂」漏洞。不少人認為,這象徵Reaganomics正式退出主流經濟學舞台,世界各地經濟政策將會改弦易轍,包括逐步加稅及增加「有形之手」財政開支。

香港以往憑簡單低稅制及「大市場小政府」享譽國際,積存巨額盈餘,可是如今亦面臨嚴重財赤壓力(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剛宣布調升股票印花稅開源),另有人指「積極不干預」已經過時,港府應更積極推動經濟融入「大灣區」、擁抱「一帶一路」、轉型科研創新。美國倡議的「最低稅率標準」倘若成事,香港的低稅率特色可能面臨挑戰。

總的而言,蒙代爾的學術創見為香港經濟奠定兩大基石(聯滙制度及供給側經濟學),但蒙翁仙遊之際,這兩大基石也備受動搖,未知何去何從。大師已矣,不一樣的香港要靠自己摸索出新路,難免步步為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