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16 分鐘 開市

「國進民退」難題影響中美貿易談判

2018年1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 圖片來源:JASON LEE/REUTERS

掠奪者應該精壯、敏捷、以弱者為食,但若是規模臃腫、遲緩、侵蝕強者利益,則說明整個生態系統——或者經濟體,存在嚴重問題。

中國國有企業雖然效率低下,卻表現出掠奪行為,這不單讓中國的政策制定者感到擔憂,亦令美國的貿易談判團隊頭疼。對這兩個經濟體而言,剪去國企羽翼均能帶來益處。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並不確信進行深入市場化改革的必要性。與此同時,中國民營部門受到的衝擊,即經濟學家所稱的「擠出效應」,卻變得日益明顯。

中國企業之所以經常無視國際規則,原因之一在於中國的規章制度令民企日子艱難。有時出於生存需要,企業不得不走監管捷徑,而地方官員對此亦通常許可。這就是為什麼在堅持集權理念的習近平治下,中央政府的權力再集中對民企衝擊如此之大:允許地方「試驗」的空間已然消失,尤其是在解決國有銀行系統僵化這個問題上。

有政府背景的企業不單在獲得銀行融資上享有優勢,還憑藉支配性的市場地位,拒絕及時支付貨款,擠壓民企供貨商。在國有工業企業整體利潤增長放緩的形勢下,這個問題趨向惡化。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分析師Thomas Gatley估計,伴隨國企的應付賬款不斷累積,2019年民企所受的額外擠壓實際上或將達到人民幣1兆元(合1,480億美元)。這個金額約相當於去年民企發行的公司債和中期票據總量的三倍。

民營企業受到了融資難和收入疲軟的雙重打擊,這可能是去年民營企業股權質押貸款激增背後的一大驅動因素。目前,控股股東質押手上50%以上股權去借款的民營上市公司超過1,000多家:總體來看,這些公司過去三年應收賬款大幅增加。這些民營公司的財務困境為財大氣粗的國有企業創造了誘人的收購目標,2018年這些國有企業吞噬了超過62億美元的民營公司股權。

中國政府高層意識到了危險: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要求國有企業立即歸還拖欠民營企業的賬款,否則就被列入失信的「黑名單」。與此同時,最近中國央行推出了旨在促進小企業貸款的舉措。事實可能證明中國政府行動太晚,力度太小,無法避免民營企業萎縮——這意味着北京方面最終可能不得不放鬆當前對影子銀行的打擊行動。這輪打壓行動已經讓民營企業處於劣勢。如果這個辦法失敗的話,中國政府可能不得不故伎重演,再推出一輪像2009年和2015年那樣的洪水般大規模刺激。

不用羡慕眼下正敦促中國徹底改革經濟模式的美國談判代表。就像在1990年代圍繞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簡稱WTO)的談判中一樣,美方也許會在中方代表中找到幾個意外的改革派盟友。不過,國有企業向來有辦法扭轉局面,讓局勢變得對自己有利,更何況看起來它們仍有習近平在背後撐腰。

撰文: Nathaniel Tap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新北京-莫斯科軸心浮出水面

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壓力增大

中國國企如何擠壓民企?

澳洲拒絕華商黃向墨入籍申請

蘋果公司修復FaceTime漏洞,將酬謝報告漏洞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