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21 分鐘 開市

【《華爾街日報》專訪】特朗普點評貿易戰、通用汽車及聯儲局主席

周一(2018年11月26日),特朗普對記者講話。 圖片來源:JONATHAN ERNST/REUTERS

11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 (Trump) 接受了《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記者戴博(Bob Davis)的電話訪問。他談論了中美貿易關係,包括當前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以及他威脅的可能還要對餘下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的問題。以下是訪問實錄,只省略了少量不予發表的訪問內容,此外部分內容會在《華爾街日報》今後的其他文章中發表。

特朗普:戴博。你好嗎?

戴博:很好,很好。謝謝。非常感謝你的回電。十分感激。

特朗普:當然。沒什麼。要談什麼呢?

戴博:是這樣,你知道,我們正做一些關於中國的報道。過去一年我基本都在忙這個。首先,我要聲明我在錄音,以免記錯談話內容之類的。你不介意吧?

特朗普:當然。請講吧。

戴博:好的。我首先要問的是,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可以說是你的競選承諾之一。兩年來你也一直是這麼做的。

特朗普:是的,不止中國,還有其他國家,因為我們……

戴博:嗯,嗯,是的。

特朗普:一直以來,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在佔我們的便宜,不只是中國。歐盟對美國就是場災難。你知道,墨西哥和加拿大對美國非常非常刻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史上最糟的貿易協議之一。

戴博:沒錯。但這次的報道,我們主要聚焦於中國。

特朗普:好,我只是說不單是中國,其他國家也一樣。不過沒關係,我明白。你接着說,戴博。

戴博:好的。所以你和中國談了兩年了,在這兩年你有哪些收穫?在這場貿易大戰中,在你同中國主席習近平及其他中國政府官員就這些問題的談判中,你主要有哪些收穫?

特朗普:我們和中國一直走在一條糟糕至極的單行道上,每年至少有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美國基本上是用在貿易上損失的錢幫助重建了中國。大約一年前,我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很尊敬習主席。你可能聽說了,我們關係很不錯。一周前我們還通過電話。我們馬上要會面了。到時看看會發生什麼吧。

戴博:你覺得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如何?

特朗普:世界貿易組織(WTO)是一切的源頭,它是一場災難。一場災難。我之前說北美自貿協定是史上最差的貿易協議,而現在我要說WTO有過之而無不及。一直是這樣,你看看中國,中國的崛起正是從加入WTO那一天開始的。這是個一邊倒的協議。他們被當作,你知道,一個成長中的國家,一個,怎麼說的?你們怎麼說的?

戴博:發展中國家。發展中。

特朗普:發展中。發展中國家。而且永遠不摘掉這個帽子。現在還是發展中。這太離譜了。世貿組織對美國一點也不公平,他們必須改變運作方式。他們必須做出改變。

戴博:但是……

特朗普:中國就是在那一刻崛起的。就是在那一刻。你可以看到他們多年來發展毫無波瀾,但自從加入世貿組織,他們像火箭船一樣飛升……

戴博:這次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中國的首要目標就是讓你推遲或暫停即將在1月1日施行的(對中國一些進口產品的稅率從10%提高到)25%的關稅。你願意這麼做嗎?

特朗普:我認為不太可能。

戴博:為什麼呢?

特朗普:如果美國人允許中國佔我們的便宜,那中國人何樂不為呢?不管是奧巴馬還是之前的總統,他們都坐着不管的。你知道,我們之間甚至沒有協議——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們和中國連協議都沒有。他們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戴博:是的,這不就是問題所在嗎,對吧?問題就是你到底能不能與中國達成協議。你覺得有這個可能嗎?

特朗普: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他們一直在為所欲為,人們一直聽之任之。而沒有……

戴博:哦,不,我…..嗯,嗯。

特朗普:而沒有出手阻止。

戴博:是,我明白。但還是要問,現在你是總統,你有能力出手了,現在該你上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你…..

特朗普:所以我要說的是,我對目前的狀況非常滿意。我們只動用了我們手中籌碼的一小部分,只要我想,還有另外2,67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可以用起來,然後我還能提高利率。現在我們有大量的錢在湧入,湧入…..

戴博:你說利率,是說關稅吧,而非銀行利率?

特朗普:不好意思,關稅,25%的關稅…..

戴博:好的。明白。

特朗普:其他籌碼還沒出呢。

戴博:是。

特朗普:現在大筆大筆的錢在湧入美國國庫,1月1日以後還會有更多。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我們達不成協議,我會根據實際情況對那2,670億美元的產品徵收10-25%的關稅。

戴博:包括iPhone、手提電腦等消費者非常敏感的東西嗎?

特朗普:也許吧。也許。取決於關稅的高低。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關稅定到10%,人們可以輕鬆承受。如果你看了最近的民調,大部分衝擊都是由中國承受的。你看到了。

戴博:對,對。我的意思是,你知道…..

特朗普:關稅的部分。

戴博:這取決於,比如誰…..

特朗普:你看,我恰好很懂關稅。

戴博:是。

特朗普:我恰好很懂關稅,因為我是個聰明人,對吧?我們被他們佔了大便宜,他們到美國來竊取我們的財富。而我出了措施後,鋼鐵行業已經在一年內重建了起來。我們重新擁有了一個富有活力的鋼鐵行業,不久它會變得非常有活力。你知道,他們正在全國興建工廠,因為我對傾銷的鋼鐵徵收了25%的關稅。

戴博:對。但面對現在的關稅,以及即將於1月1日加征的關稅,你覺得美國企業應該如何應對,你有什麼建議嗎?你談到了將對餘下的進口產品徵收10%的關稅…..

特朗普:嗯,我的建議是他們把工廠建在美國,在這裏生產商品。此外還有很多其他選擇。但你看,雖然我們提高了關稅,通貨膨脹並沒有加劇,所有這些小的——你聽到的所有事情,戴博——其實都是錯誤的。我們收穫了數十億美元。我們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例如在鋼鐵行業,我們幾乎荒廢了這個行業,而現在,你知道,我們正在創造成千上萬個崗位。我們將擁有自己的鋼鐵業,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行業。你不會希望,你知道的,你不會希望(比如說)從中國購買鋼鐵。但是…..

戴博:既然你為美國企業提供了建議,那麼請問,對於希望與你達成協議的中國人,你有什麼建議嗎?

特朗普:敲定一項公平協議。唯一真正能讓我接受的協議,很顯然,我們必須在竊取知識產權方面有所作為,對吧。除此之外,中國必須開放自己的國家,接受美國的競爭。至於其他國家,他們自己看着辦。我在意的是美國。他們必須向美國開放。否則,我不認為我們會達成協議。如果達不成協議,我們將幾十億幾十億地徵收關稅。

戴博:好。

特朗普:至於之後會發生什麼,戴博,現在我們從中國購買的許多東西今後都會在美國生產。

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戴博。我是莎拉。訪問必須到此結束了。

特朗普:繼續,戴博。

戴博:好。那我就再問一個問題。

特朗普:她總是在中途打斷我。

戴博:(笑。)我能看出來你喜歡談論這些事。

特朗普:沒錯。我永遠不嫌煩。

戴博:關於通用汽車關閉工廠、解僱員工一事,你願意發表評論嗎?

特朗普:當然。我認為通用應該停止在中國製造汽車,改在本地製造。我認為通用汽車在犯一個大錯。我認為他們忘了自己從哪兒來了。

戴博:你計劃做些什麼嗎?有什麼能做的嗎?

特朗普:這是俄亥俄州的一家工廠。但我愛俄亥俄州。而且我告訴他們說他們找錯了人了。他們的民主黨參議員,布朗(Brown)參議員沒有很好地代表俄亥俄州,因為他沒有傳達出當地的看法。但我們會聯合起來,告訴通用汽車我們的看法。他們最好快點在當地開一家新工廠。你知道,他們說他們不是關閉工廠,而是重新安置。我說,那是因為他們的科魯茲汽車不好賣,對吧?他們出了一款叫雪佛蘭科魯茲(Chevy Cruze)的車,賣得不好。所以我說了:既然如此,就在當地生產一款賣得好的車,快點讓工廠重新開張。

戴博:你剛才說「你說」,你跟他們談過這件事了嗎?跟誰談的?

特朗普:昨晚我跟通用汽車的高層 Mary Barra 通了電話。我說:我聽說你們要關閉工廠。我希望不會關太久,Mary,否則你們就有麻煩了。

戴博:好。她怎麼回應的呢?

特朗普:她大概就是說我們在做一些嘗試,你知道的,在重新配置資源。你懂的,對吧?

戴博:能,能。

特朗普:所以她告訴我,那款車賣不動。我就說,你們該造一款更好賣的車。

戴博:而且……

特朗普:這與關稅無關,你知道。這與……

戴博:是是。我知道。只是……我們沒機會……

特朗普:你知道,很多時候有些人喜歡把問題怪罪於關稅。他們自己做得一塌糊塗。然後說這都是關稅的錯,你知道的,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他們才一塌糊塗。他們會說:讓我們怪罪關稅吧。幹嘛不呢?(笑)

戴博:是,是。

特朗普:不管怎樣。這與關稅無關。

戴博:我能再問一個問題嗎?

特朗普:請講吧。

戴博:我想問的是,你說過你認為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聯儲局主席)傾向於低利率。你怎麼會得出這樣的印象?我的意思是,你應該能想到……

特朗普:好吧,讓我們來看看傑伊·鮑威爾到底怎麼回事。目前為止,我可以告訴你……我之前說過,我會再說一遍:我認為現在聯儲局的問題比中國的問題嚴重得多。我認為他們現在做的事是錯的。我不喜歡他們現在的做法。我不喜歡這500億美元。我不喜歡他們在利率上的做法。他們完全沒有彈性。我在進行貿易談判,在達成很好的貿易協議,而美聯儲毫無幫助。而中國,你知道的,他們完全能隨機應變。

甚至歐盟,我們正在對付歐盟,要尋求一個公平的協議,他們幾乎與中國一樣壞,只是規模小一些罷了。我想說,歐盟與中國的唯一區別就是規模。他們對待我們的方式糟透了。他們不要我們的農產品,不要我們的汽車。他們什麼都不要。而我們給了他們那麼多。那麼多年來,他們每年從美國賺走1,510億美元。歐盟的成立就是為了在貿易上侵害美國。

戴博:你準備在G20峰會上會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嗎?你覺得在那裡會……

特朗普:也許吧。他清楚我的立場。他會來,你知道,他是來見我的。在我說要對他的汽車徵稅之前,他滿不在乎。而話放出去的第二天,他早上7點左右就等着了。

戴博:你認為你會推進這項徵稅嗎?

特朗普:如果他們不能和我們達成公平的協議,我會在大約12分鐘內開始徵稅。

戴博:嗯。

特朗普:這取決於能否達成公平的協議。目前為止我們還在商談。目前為止,他們說希望達成協議,但空口無憑。而且我絕不會同意英國的那種協議,相信我。

戴博:你想讓他們做什麼?

特朗普:嗯?

戴博:你希望他們怎麼做?怎麼才算公平的協議?

特朗普:公平的協議,他們必須消除壁壘,他們必須開始停止向美國人徵收巨額稅款,還有他們的標準。例如他們制定一套標準,然後我們生產一種產品,他們又制定一套與產品不同的標準,更低或更高,總是就是不一樣。這樣一來,我們的產品就不能進入歐盟。他們一直在這麼做,比如在醫療設備方面,對吧?他們必須消除壁壘,必須取消徵稅。另外,坦率地說,他們必須更好地對待我們的公司,他們起訴了我們那麼多公司,捲走了數十億又數十億美元。他們從我們的公司手中搜刮了那些錢。我們的公司應該由我們來起訴。

好了嗎,戴博?

戴博:好了。非常感謝。順便想說一件私事。我想……

特朗普:戴博,總的來說,我們要與中國達成一項很好的協議。所有方面,包括中國在內,都會非常開心。但我們要達成的協議必須像過去一樣代表美國的利益。

戴博:嗯。

特朗普: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樣。可能比你能想起的還要久遠。

戴博:我能說那件私事嗎。我來自皇后區。

特朗普:很好。

戴博:我想我的繼母認識你的家人。他們姓拉佐夫(Lazoff),過去和你住得不遠。

特朗普:哦,是的。當然。米德蘭大道。

戴博:所以,好吧,我只是想以這個話題結束。

特朗普:完全沒問題。非常好。她還健在嗎?

戴博:在的,在的。現在大約85歲了。

特朗普:嗯,我很熟悉這個姓氏。非常友好。很好。現在我知道我會看到一篇好報道了。否則我就要去跟她投訴。

戴博:(笑。)

特朗普:不,我們要為我們的國家好好工作,戴博。這才是我在這裏的目的,對吧?

戴博:好的。非常感謝你花時間接受訪問。十分感激。

特朗普:謝謝,戴博。代我問好。

撰文:Bob Davi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習特會或攪動全球市場

中國官媒高調披露馬雲中共黨員身份,意欲何為?

習特會能否取得突破性成果?白宮再釋消極信號

美零售商因關稅衝擊對中國供應商態度變得強硬

為什麼說通用汽車不可能停止在華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