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交稅太少】日本對美汽車出口激增引發貿易戰風險

豐田汽車公司在美銷售的超過一半SUV車型RAV4來自日本工廠。 圖片來源:MARK KAUZLARICH/BLOOMBERG NEWS

日本不想與特朗普(Donald Trump)磋商貿易協議的一大原因是,該國汽車出口正在激增。

日本公布的貿易數據顯示,今年頭三個月,日本汽車製造商對美國的汽車出口同比上升近10%。數據公布時,特朗普正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其位於佛羅里達州的莊園進餐。

受美國對運動型多用途車(SUV)的強勁需求推動,日本出口至美國的車輛價值在六年間增加近倍,突破400億美元,但只有少量美國製造的汽車在日本售出。特朗普在與安倍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日本向美國出口了大量汽車,美國幾乎沒有收稅,而美國沒有出口這麼多產品,因為面臨貿易壁壘以及許多其他因素。

特朗普的觀點讓這兩個盟友之間就如何開展貿易談判出現分歧。

安倍已呼籲美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簡稱TPP),包括日本在內的11個國家已簽署了該協定。但TPP旨在降低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不能改變汽車貿易不平衡的問題,因為日本對進口汽車已經沒有關稅。這就是特朗普要求與日本磋商雙邊協議的原因,這樣的協議可能會着重於美國對日本的690億美元貿易逆差問題。特朗普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傾向與日本磋商一對一的協議。

日本同意展開雙邊談判,由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Lighthizer)和日本經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擔綱。安倍晉三表示,他將繼續主張「TPP對兩國都是最佳選擇」。

美日汽車貿易不平衡已經持續了幾十年,亦讓特朗普惱火了幾十年。

資產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主席、前美國貿易代表佐立克(Robert Zoellick)表示,特朗普對日本的不滿可以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他一直在抨擊美日貿易失衡。佐立克指出,這是美國國內部分人不滿情緒的代表,他們認為是糟糕的貿易政策損害了美國利益,導致美國製造業空心化,特朗普利用了這種不滿心理。美國汽車在日本市場的佔有率不足1%。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 Co., F)於2016年撤出日本市場,原因是「沒有辦法持續盈利」。

日本消費者不喜歡美國汽車的原因有很多,包括認為美國車不太可靠。而且,在日本廣受歡迎的是緊湊、省油車型,在這方面美國汽車沒有太多選擇。美國汽車廠商還提到了其他貿易壁壘,例如不同於其他國家的安全標準以及阻礙經銷商網絡建立的分區規定。

為了緩解緊張關係並降低匯兌風險,長期以來日本汽車廠商一直在肯塔基州、俄亥俄州、田納西州和得克薩斯州等地建廠生產。豐田汽車(Toyota Motor Co., TM)、日產汽車(Nissan Motor Co., NSANY)和本田(Honda, HMC)在美經銷商的大部分汽車都生產自這些工廠。

不過,雖然不佔多數、但仍有相當一部分SUV為日本進口,並且由於美國工廠以生產轎車為主,進口比例在不斷上升。隨着美國消費者的喜好轉向空間更大的SUV,日本汽車公司已經在增加國內工廠的SUV產量,因為這些工廠具備提升產量的空間。

豐田汽車公司(Toyota Motor Co., TM)在美銷售的超過一半SUV車型RAV4來自日本工廠。該公司表示,一直在增加美國本土的產量,但有時美國消費趨勢迫使其轉向進口。豐田汽車發言人Jean-Yves Jault表示:「為了滿足需求,我們不得不從日本進口RAV4。但我們在最大程度上實現汽車本地化生產的政策沒有改變。」

日產汽車(Nissan Motor Co., NSANY)美國經銷商的許多跨界SUV車型Rogue都來自位於日本南部九州島的工廠。日產汽車發言人表示,在Rogue Sport 於2017年5月上市之後,由於這一新車型的推出及其他因素,去年日產汽車對美出口增加三分之一。總體來說,在截至3月份的一年中日本汽車生產商總計向美國出口176萬輛汽車,以出口額計佔日本對美國總出口的30%左右。

汽車行業對日本的重要性遠高於鋼鐵行業。在特朗普最近宣布加徵25%的鋼鋁關稅之後,日本官員表示,此舉對其鋼鐵行業的影響微乎其微。但若特朗普對日本汽車行業也採取類似措施,對日本經濟的衝擊將不可同日而語。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興通訊:核心零部件已大量使用自主研發的專用芯片

澳洲表示將承建所羅門群島海底光纜,華為從相關項目出局

中美技術較量下科技公司深陷困局

吃這些食物能幫你打敗抑鬱

中美貿易爭端迫使華為重新聚焦現有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