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4 小時 6 分鐘

【出口轉內銷】美國對華關稅措施可能殃及美國海產業

美國加徵關稅的中國進口商品中包括從非洲鯽魚到吞拿魚等數十種魚類產品。圖為波士頓水產公司Slade Gorton的生產線。 圖片來源:SIMON SIM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美國針對中國進口商品的下一輪關稅措施可能最終會殃及一種原產自美國的重要產品:魚類產品。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上個月提出擬向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當中包括從非洲鯽魚到吞拿魚等各種魚類產品。提議關稅稅率可能會上調至25%,美國貿易代表將在9月份就此作出決定。

在這張擬徵稅產品清單上,包括價值或達9億美元的魚類和海產品。這些水產最初在美國捕撈,然後運往中國加工製成魚柳和魚扒,再經美國公司進口,賣給美國的消費者。

美國農業部前首席經濟學家Joseph Glauber表示:「這類產品附加值來自他國,但實際上原產地是美國。」他提到,以魚類製品為例,其原料來自美國,加工地在海外,最終銷回美國。他認為,從漁民到消費者,整個海產品供應鏈都可能受到潛在關稅的影響,或是利潤下滑,或是價格上漲。

據美國漁業組織透露,過去20年,越來越多的魚類產品被發往中國進行裹粉、調味、切割或包裝。美國本土海產品加工廠正面臨成本高企和勞動力短缺的困境,而在中國則湧現出許多成本較低的工廠,以支持該國範圍廣泛的魚類養殖業。中國由此成為美國最大的海鮮供應國。據市場研究機構Urner Barry提供的數據,去年中國對美海鮮出口量達到13億磅,較排名第二的印度高出一倍左右。

美國針對他國的關稅措施給美國海鮮行業帶來風險敞口,凸顯出全球供應鏈的錯綜複雜程度之深。舉例而言,許多三文魚在阿拉斯加東南部被商業漁民捕獲。這些魚被送往加工廠宰殺、去內臟並冷凍,隨後裝入集裝箱運往中國。進入中國後,這些魚將被解凍、去骨、熏制、切片或製成三文魚漢堡以供在包括美國的全球範圍內出售。

阿拉斯加研究顧問公司McDowell Group經濟學家Garrett Evridge表示,一半以上運往中國的阿拉斯加海產品經過加工再出口。EGarrett Evridge表示,像比目鱼,這一比例高達95%。他還說,漁業為阿拉斯加提供約6萬個工作崗位,是當地創造就業崗位最多的行業之一,阿拉斯加海產品佔全美捕獲量的60%。

一些墨西哥灣沿岸的海鮮生產商已經遊說把魚類納入最新一輪的關稅徵稅對象。行業組織Southern Shrimp Alliance在5月份致信特朗普政府表示,中國養殖的魚往往使用抗生素,這些進口產品與該組織成員提供的產品展開不公平競爭。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發言人透露,該機構正在徵求公眾對擬議關稅的意見,選擇徵收這些關稅是為了向中國施加更大壓力,迫使其改變有害行為。

Slade Gorton的工人正在為魚肉添加調味品。 圖片來源:SIMON SIM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根據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數據,由於野外捕撈的美國本地產魚類無法滿足國內需求,美國人吃的海鮮中超過80%都來自於進口。那些不得不將美國出口至中國加工的魚類產品再重新進口到美國的海鮮公司將面臨業務流失的局面。關稅可能造成海鮮銷量下降,衝擊家庭運營的小型漁船、大型海鮮加工企業和大量銷售漁網及船用引擎等裝置的供應商。

業內公司表示,由於魚類產品賣家從事的是利潤率很低的業務,他們需要將價格上漲的成本轉嫁給餐廳和食物店客戶,而餐廳和食物店可能會提高對消費者的售價。

Slade Gorton & Co.首席執行長Kim Gorton表示:「每磅能轉嫁25-50美分是筆不小的成本。」他指的是批發價可能的上升幅度。在美國捕獲的鱈魚、狹鱈和三文魚完成在中國的加工後,這間總部位於波士頓的公司再把這些魚產品進口到美國。一些公司表示,它們正與中國供應商聯繫進行價格協商,以應對上述關稅付諸實施的情況。

海產品往往更容易受到價格上調的衝擊,因為其平均價格已經高於其他種類蛋白質。據Nielsen Total View截至6月底的數據,去年魚類和海產品單位重量的平均價格為7.22美元,高於2016年的6.77美元。Nielsen的數據顯示,去年肉類單位重量的平均價格為3.54美元。

芝加哥中型批發公司Fortune Fish & Gourmet的總裁Sean O’Scannlain表示:「如果我將價格上調10%,客戶就不會下訂單了。」Fortune Fish & Gourmet每年從中國進口約33萬磅魷魚、非洲鯽魚和雪蟹。他說,他已加快從中國訂購相關產品,希望減少擬加徵關稅的影響。

肉類供應不斷上升已進一步壓低成本,但海產品則不同,沒有獲得這種益處。聯邦數據顯示,肉類價格較2015年下跌近6%,牛肉和小牛肉價格下降5%。相比之下,魚類和海產品價格上漲逾1%。

中國7月份對特朗普政府的關稅措施進行報復,對340億美元美國商品(包括一些美國魚類)加徵關稅後,美國海產品行業的一些領域已受到打擊。最近幾周,報復性關稅已阻止了美國的一些出口,部分買家轉向關稅較低的加拿大。總部位於緬因州阿倫德爾的公司The Lobster Co.的總裁Stephanie Nadeau介紹,該公司3,000萬美元年銷售額中超過30%來自中國,關稅生效後訂單停滯。

Nadeau說:「我不會變魔法,賣龍蝦賣不過沒被加徵25%關稅的加拿大人。」她還表示,原本計劃銷往海外市場的龍蝦現在正躺在貨櫃內。

Seattle Shellfish從普吉特海灣捕撈的象拔蚌通常有85%銷往中國。該公司創辦人兼行政總裁Jim Gibbons稱,目前銷售較往年同期水平下降了約25%。該公司的銷售旺季始於9月,Gibbons表示,如果屆時情況仍舊低迷,他可能不得不給自己的60名僱員減薪或者進行裁員。

撰文:Heather Haddon / Jesse Newma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關稅策略反轉:美國原油不再是報複目標

美國制裁前景難料,俄羅斯貨幣股市雙殺

美國公布「太空軍」組建計劃,特朗普有望得償所願

中國回擊美國新關稅,並為長期貿易戰做準備

土耳其危機攪動匯市,美元飆升至一年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