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勢股吾到】換條跑道再起飛(李家謙)

由於工作模式有所轉變,近日參與了不少金融界的飯局和聚會,今周分享一下這班中環金融精英的新鮮滾熱辣「料」。

搞上市律師 做到氣咳

律師L是中港兩地的律師行合夥人,近年開始集中公司資源協助內地企業在A股及港股上市,每個月有3分之2時間坐飛機公幹,堪稱「金融空中飛人」。「即使內地搞新三板或創科板等,等來港上市集資的內地公司由中環排到上水,所以香港未來幾年的IPO生意完全唔憂做,我公司手頭上的客戶都做唔切,有的客戶指定要求我哋律師行做多瓣,就係寫招股書,其實我都唔想賺佢呢100萬酬勞,因為若唔使寫招股書,我公司可同時做兩間公司的IPO,賺得更多,所以我盡量希望由保薦人那邊的律師負責寫招股書。」

IPO會計師行 難請專材

會計師行老闆F除了幫上市公司做核數,近年IPO生意亦是公司盈利主要動力,「依家請專做IPO核數業務的人材好難好貴,我哋試過搵獵頭公司搵人,獵頭公司够膽要求我哋畀年薪的25%當介紹費。的確,我哋呢行趕deadline常連續捱通宵係慣例,有啲年紀大咗嘅會計師自立門戶,有的則較錫身唔太肯做,所以騰出很多職位畀後生仔女。」會計F與律師均看好行業前景,港交所(388)的生意根本唔憂做,未來香港會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巨無霸上市,市場深度闊度均不可同日而語。

殼價回吐 北水難調

財務顧問公司股東M除了做上市公司的重大交易的財顧(FA),近年亦涉足殼股買賣,B則是自由人身份做殼股買賣的穿針引線角色,財顧M與殼股B均概歎,今年以來殼股市場低迷,主板殼價已由去年最高的6.5億至7億元,跌到5億至6億元,創業板則由3億餘元跌2.5億元也乏人問津。「主要是部分內地買家水緊,又或者北水難以南調,加上中港股市今年以來大跌,殼股買賣很淡靜。我有一隻主板及兩隻創板都傾了幾個月,條件幾本上已談好,但就是錢遲遲未嚟到香港。」財顧M無奈地剖白。

孖展收緊 炒鬼叫苦

今年港股創新歷史新高後,最多累跌9,000點,比高位跌逾50%的藍籌股不少,其餘的二三線或者細價股的跌幅更驚人,加上細價股經常出現斬倉火燒連環船慘劇,不少靠孖展炒作的炒家叫苦連天,炒家K便是「受害者」之一,「依家上午買咗野,翌日早上經紀叫提點叫入錢或者沽貨,完全漠視T+2的傳統玩法,唔係一間證券行,我幫襯開的間間都大同小異,追孖展追到我氣咳,所以近日有時見個市太差,索性忍手唔炒。」炒家K的遭遇只是股海一粟,無論大中小券商收緊孖展的趨勢不變,細價股要重返早幾年的旺勢,相信有排才恢復元氣。

上述幾個朋友講述的近日現象,是股市的縮影,希望讀者能認清最新形勢為2019年的投資做部署。礙於工作繁忙及換條跑道再努力,今周是筆者最後一期在雅虎財經筆耕,多謝讀者3年來的支持,後會有期。

李家謙
證監會持牌人,持有港交所(388)。
Himson123@gmail.com
Facebook:勢股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