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呂志華手記】一份令人失望的預算案(呂志華)

財爺仍沿用以往那一套慳字訣功夫。

.辛勞工作的低收入打工仔,可能只取回幾百元的退稅;大食懶不事生產的蛀米大蟲,卻可穩袋數千元的「三糧現金獎」,這是甚麼世界?

.社會的繁榮、庫房的收益綜援人士沒份貢獻,共享繁榮他們所取卻是最多,這是甚麼道理?  

一份令人失望的預算案

這是一份「扮闊佬、實孤寒」的財政預算案!上年度香港財政盈餘創出一千三百八十億的歷史新高,但推出所謂利民措施僅五百億左右,約是盈餘的三成半,而且有些屬於「諗縮數」的小恩小惠,有些則是口惠而實不至,未必有市民能夠實際受惠,有些措施年年都是那一小撮人受惠。總之,大部分港人對這份預算案是「希望而來,失望而回」的。

理財理念上,劏房波仍沿用以往財爺那一套慳字訣功夫。在龐大的盈餘中,以不同形式退還給市民的錢不足盈餘四成。這不足四成當中,有些可能和財爺預計的派錢數字有落差,到最後實際還富於民的金額可能低於五百億之數。

近年來,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中,政府不時提出設立新的基金或注資現有基金,包括甚麼研究基金、長者學苑發展基金、綠色運輸試驗基金、市區更新信託基金、關愛基金、自資專上教育發展基金、精英運動員發展基金、漁業持續發展基金等,這些竟有二十多個之多,令人眼花撩亂。政府成立這些基金是掩眼法,遮掩其守財奴的手法;注資進入這些基金只是左手交右手,玩弄數字遊戲。情形就如《莊子.齊物論》中狙公「朝三暮四」耍弄猴子般,錢最終仍是留在政府手裏!

其實,派錢是最公平最完美的財富再分配方法。市民的智慧毫不比劏房波為低,我們每一個人都懂得根據自己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需要、不同的理財哲學,處理政府取走原屬於每一個市民的金錢,而且肯定做得較政府更好,何須政府枉費心?

曲線挽救海洋公園

劏房波死捏着「財富再分配」的權力不肯放手,可惜力有不逮,又未能做好這工作。他努力嘗試搞搞新意思,例如提出為二○一九年中學文憑試考生代繳考試費,可惜因考慮不週未能杜絕濫用而搞出個大頭佛。

財爺又諗縮數,以為一家便宜兩家着,以撥款三億予海洋公園推動教育旅遊為名,買了一萬張海洋公園門票免費派發給中小學生,滿以為既可曲線挽救海洋公園,又可扮還富於民,用去過多的盈餘。可惜大部分市民有彈無讚,有市民更譏評為「無厘頭」舉措。

從過去的港英政府,到今天的特區政府都是一樣,大量財政盈餘均來自賣地收益,再加上雙辣招帶來額外的印花稅收益,庫房不水浸才怪。上財政年度政府的賣地收入約千六億,印花稅則有一千億,共佔政府收入三分之一,這都是那些沒法享用到社會房屋福利被迫高價買樓繳納雙倍印花稅的市民的血汗金錢,他們理應是政府還富於民中,取回最多的一群。可是,劏房波沒有特別眷顧他們,沒有舒緩他們供貴樓之苦。另外,許多沒資格住公屋被迫住劏房住納米樓的貧窮中產,劏房波亦沒有趁財政異常充裕期間,給予他們一次性舒困措施。反而對社會最沒貢獻的綜援人士,竟是最大的得益者!劏房波變本加厲,不是給他們出雙糧,而是出三糧!

辛勞工作的低收入打工仔,他們可能只取回幾百元的退稅;大食懶不事生產的蛀米大蟲卻可穩袋數千元「現金獎」,這是甚麼世界?社會的繁榮、庫房的收益綜援人士沒份貢獻,共享繁榮他們所取卻是最多,這是甚麼道理?劏房波倒行逆施,難怪公布預算案後,只聞媽媽聲而沒有掌聲了。

環保工作不預留分毫

環保是香港政府今天刻不容緩的工作,我們已面對垃圾圍城的危機,大陸今年收緊廢物進口之後,情形更加嚴峻。可是整份預算案中,竟對環保發展隻字不提,沒預留一分半毫在香港未來的環保工作方面。

新加坡也是彈丸之地,但環保工作就勝過好幾倍,不依賴出口垃圾解決問題。特區政府在廢物處理方面不做帶頭作用,香港的垃圾處理問題是永遠沒法解決的。可惜香港高官缺乏遠見,只懂得發展甚麼金融業務、工商貿易、創意產業等,我們能賺到很多很多的錢又怎樣?市民要與垃圾為鄰,在垃圾堆中過活,這些日子好過嗎?

說到底,這是一份不合格又令人失望的預算案!

 

呂志華
資深經濟評論員、確思傳信財經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電郵:lui_cwjohnny@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