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呂志華手記】中美貿易協議欲簽難簽(呂志華)

每次特朗普接見劉鶴時,都是大刺刺坐在會議室中央,明顯地是矮化了中方代表,同時有高高在上的意思。

.貿易談判結果,中國肯定要擴大對美的貨品購買金額,其實這只是雙方改變了交易模式。美國從過去真金白銀購買中國貨改為以物易物;而中國則從過去以貨換債券(中國把盈餘購買美國國債)改為以貨換貨。只要換回來的貨派上用途,中國實際上毫無損失。

中美貿易協議欲簽難簽

中美貿易談判不覺間已談了近五個月,較特朗普預設的三個月時限為長,雖然期間捷報頻傳,雙方均報喜,然而肯定有許多「憂」沒報出來,否則沒可能欲簽難簽,總是簽不出一個協議來。

特朗普挑起這場戰爭,表面上是希望中美能達致貿易均衡,其實骨子裏是希望藉此機會一棍打沉中國。從零碎的有關報導中我們可以窺知,談判中美方加插了許多不公平的條款,例如強迫中國取消「二○二五中國製造」大計;未來中國不得加徵美國關稅但美方則不受此限;中方必須保證不以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另外還干涉大陸政府補貼國企的措施等等。總之對中國來說,這極可能是一份「喪權辱國」的協議,習近平簽署這協議前須小心評估國民的反響,不能因經濟利益以悲躬屈膝,以免激起人民愛國怒潮,這是整個談判最棘手之處。

特朗普仇華較所有前總統甚

特朗普全面打壓中國彰彰明甚,他出盡八寶想阻止中國成為科技大國,不惜砌詞打壓中國民營科技巨人華為,更傾盡全國官員之力全球唱衰華為;甚至其盟友如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美國亦表態反對加以阻撓。他對中國的仇視,較過去任何一屆總統都要厲害,這不是甚麼美國優先,而是徹頭徹尾的「美國大晒」霸權主義。大家看看每次特朗普接見中國貿易代表團團長劉鶴時,都是大刺刺坐在會議室中央,而劉鶴則叨陪末座,和特朗普的下屬同坐一排,明顯地是矮化了中方代表,同時有高高在上的意思。

中美兩國元首本擬三月底在特朗普位於佛羅里達州的私人別墅海湖莊園會晤,敲定最後細節,但特金會之後雙方口風突轉,說會面未有時間表,令人對談判能否成功更加存疑。按常理推測,延後雙方元首會晤該是中方意思。出爾反爾是特朗普的獨特個性之一,特金會不歡而散最大可能是特朗普和金正恩會晤時,特朗普突然反口,把會議前安排妥當口頭承諾推翻,企圖再漫天殺價,爭取更多利益。

中方前車可鑑,為免重蹈金正恩覆轍,雙方元首在會晤前,必須把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寫在協議內,會晤時只是在協議上簽署作實,再無討價還價餘地。此一臆測頗合情合理,這就不難解釋到為何特朗普在推遲雙方會晤時間表後表示,如果是一份不完美的協議,美方寧可不簽,他們也會活得很好。他又把中美股市作個比較,認為貿易戰期間中國股市跌美股升,證明貿易戰持續對中方不利甚於美方。

去年大徵關稅貿赤不減反增

事實是否這樣?大家看看較早前美國官方公佈的貿易數據。中美貿易戰始於去年初,美國對華大徵關稅,但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卻是不減反加,從一七年的三千七百五十億增至四千二百億美元,增幅近達一成二;至於對全球所有國家的貿易逆差亦比去年增加了一成,高達八千九百億美元。我在本欄早已說過美國貿赤是解決不了的,半世紀前如是,今天也如是。箇中理由日後另文再談。

至於這份協議中,中國肯定要擴大對美的貨品購買金額,驟然看來對中國十分不利。然而換了另一角度來看,這只是雙方改變了交易模式,美國從過去真金白銀購買中國貨改為以物易物;而中國則從過去以貨換債券(中國把盈餘購買美國國債)改為以貨換貨。只要換回來的貨派上用途,中國實際上毫無損失。

時間愈長對特朗普愈不利

特朗普愛逞口舌之勇,他多番向傳媒表示中國急於簽訂貿易協議。這可能是攻心之術,是他的談判伎倆之一,可惜反暴露了他對達成協議的焦急心態。客觀形勢來說,特朗普更缺乏耐心等候的條件。自上任以來,特朗普的競選承諾無一兌現,建邊境圍牆受到民主黨諸多阻撓,特金會臨門脫腳,若中美貿易談判不果,特朗普拿甚麼政績競選連任?所以,時間拖得愈長,他討價還價的空間愈小。

反觀習近平,談判成功與否,他已經是今天中國千秋萬世的皇帝,中國的憲法已為他而改。習無競選之慮,客觀上已佔了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