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呂志華手記】從台選香港補選 看民心背向(呂志華)

韓國瑜打着拚經濟的口號,一舉攻陷民進黨的老巢高雄。

.目前香港民主派已分裂為激進和傳統民主兩派,激進的民主派以年青人為主,他們主張港獨行動激進,不認同老民主人士所作所為。然而老民主鬥士黔驢技窮,長毛李卓人這一類擲擲杯,聲大夾惡罵罵人已無市場,若無脫胎換骨的表現,相信已無市場。 

上週末,台灣和香港同時各自上演了一場民主選舉,選舉結果竟意外地相近,兩地的選民向候選人發出同樣的訊息,原來民心的背向已經改變,政客若不能與時並進,還在緬懷過去歲月奢望繼續食老本,那就只會加速敗亡。

記得九十年代初,英國殖民政府在撤退香港前引入民選議會制度,當時香港的民主派頭上頂着光環,只要你口中唸唸有詞,喊着爭取民主自由,就可以蒙主(民主)聖寵,選票從天而降,不費吹灰之力。當時愛國是沉重的包袱,親中就是原罪。也就是因為親中沒有市場,愛國是票房毒藥,那些愛國愛港人士選舉時要遮遮掩掩自己的愛國身分,抹黑選舉對手只須扣上「親中」這帽子就無往而不利了。

民主派自毀長城

在這形勢下,單議席單票制就是親中派的死亡遊戲,每一次都必死無疑,香港民主和親中版圖長期都是六四之比。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時,中方堅持多議席多票制,這是中方為親中派度身訂做的遊戲規則,免得他們在選舉中全軍盡沒。今天,「隻揪」的單議席單票制不再是親中建制派的死亡遊戲,從兩次西九補選可見,選民民心已變。民主派頭上的光環消失了,選民對泛民從寄予厚望到摒棄他們,這可要多謝他們自毀長城、自取滅亡。

自從長毛黃毓民,到今天的女長毛孟靜入局後,這班激進泛民以為仿效台灣的議會內打鬥,就可以討得自己選民的歡心,就是敢作敢為的大英雄。他們在議會內搗亂、拉布,做些小學雞的幼稚行為,以破壞為己任。例如在立法會就職宣誓中整蠱做怪、扮鬼扮馬,這對選民對自己有甚麼得着?對爭取你們口中的民主又有甚麼幫助?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怎擔以重任?

至於議會外則與民為敵,為了達成自己的所謂理想置市民的利益於不顧,佔中就是一個例子。他們為了達到普選目的,不惜堵塞交通、破壞社會秩序、影響市民生計,你還敢選他們作為你的民意代表嗎?他們過去的所作所為,今日選民就要他們票債票償!

這班人有破壞、沒建設;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無論哪一個選民,都只是想選出一位有辦事能力、能代表我們的人進入議會;我們不需要小丑表演,我們不需要吵架王。選民對這些吵吵鬧鬧已感厭倦了,這班過氣民主派老人還以為可以食老本,焉有不被淘汰之理!

台灣民進黨面對同樣窘境,民進黨以反共、拒共、呼籲台獨起家,但卻遭到大陸政府的經濟抵制,因此民進黨執政期間,台灣經濟沉疴不起。人民必須在麵包和理想之間作出痛苦抉擇。國民黨市韓國瑜的冒起,就是成功捉到民心所向,打着拚經濟的口號一舉攻陷民進黨的老巢高雄,整個台灣甚至綠地變藍天。不過若把無這次台選結果解讀為台灣人不想台獨不抗拒中共,這想法肯定是錯。同樣道理,本港民主派失勢亦不等於市民認同保皇黨一切所作所為。只是選民把經濟放在第一位,政治和理想變得次要了。

民進黨進退兩難

民進黨經過這次選舉後,未來民主路更難行。若他們放棄台獨思想,放棄拒認「九二共識」,那麼到最後可能連基本盤都失去;但若繼續堅持目前路線,也是死路一條,可謂進退兩難。

至於香港的民主派,同樣處於三岔路口。目前香港民主派已分裂為激進和傳統民主兩派,激進的民主派以年青人為主,他們主張港獨行動激進,不認同老民主人士所作所為。然而老民主鬥士黔驢技窮,長毛李卓人這一類擲擲杯,聲大夾惡罵罵人已無市場,若無脫胎換骨的表現,相信已無市場。

其實,議會中不能一言堂,不能一黨獨大,必須要有平衡的聲音,制衡的力量。民主派若能虛心聆聽,勇於改過重新上路,仍是有生存的空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