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5 分鐘

【呂志華手記】林鄭沒法大和解(呂志華)

議會內外似乎較以往平靜,但社會依然對立,林鄭難以大和解。

.今天中國大陸並非是一黨專政,說得正確一點,應該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既然大陸不是一黨專政,結束一黨專政又何須忌諱?又何罪之有?譚大代似乎是枉作小人了!

林鄭月娥自上任以來,一直都希望和泛民大和解,可惜此一卑微願望知易行難,和解假象的出現只是立法會內部分泛民議員被DQ後氣勢大減,甚至可說是不成氣候,社會對峙撕裂的情形似乎緩和下來。

不過,今天建制派控制大局後得勢不饒人。議會內,各委員會主席以強硬姿態、各種不同方法剪布、阻止拖延時間;議會外,建制派更是製造事端,似乎要「趁佢病、攞佢命」,把民主派趕盡殺絕。看那個一臉精忠報國模樣的譚耀宗,對以基本法DQ議員食髓知味,想依葫蘆畫瓢剷除異己。於是公開發表謬論,認為「結束一黨專政」的說法,可能牴觸憲法新修訂的內容及《基本法》。中方一些低級官員亦馬上唱和,可惜沒法引起社會迴響,亦成為不了社會的主流聲音,譚大代的詭計功敗垂成。

譚大代枉作小人?

香港實行的是一國兩制,「港獨」意思是把香港獨立出去,當然是違犯一國兩制。「結束一黨專政」的一黨,沒有指明是甚麼黨,更何況香港實行的是一國兩制,不是一「黨」兩制,何來牴觸新修訂的憲法及《基本法》?再者,結束一黨專政不等同共產黨覆亡,可能是國內政治生態的轉變,從一黨專政轉為多黨輪替。

許多人都不知道今天中國大陸並非是一黨專政,說得正確一點,應該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即「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合作」的政黨制度。記得多年前我曾跟隨自由黨上京拜訪,劉延東時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她也曾經向我們闡釋過一般人對中國共產黨專政的誤解。既然大陸不是一黨專政,結束一黨專政又何須忌諱?又何罪之有?譚大代似乎是枉作小人了!

建制派有風駛盡,泛民今天雖潰不成軍,但仍小動作頻仍,採取麻雀戰術負隅頑抗。議會中雖無長毛毓民當年激烈豪情,但仍有女版長毛和新西票王的隔靴搔癢,經常在議會內做些無聊舉動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至於議會外隨着一班激進滋事分子先後入獄,社會表面上亦變得平靜和諧了。不過,還有一個佔中搞屎棍至今仍逍遙法外,所以有閒暇時繼續尋釁滋事搞些小動作,挑戰中央和特區政府底線。

這搞屎棍不是別人,就是敢做不敢認的所謂教授戴耀廷。早前戴耀廷到台灣出席「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論壇時指,中國各民族的反共、反專制運動一定會成功,而且不用太久,中國必會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到那一天,港人也能實現民主普選,並且可以實現「人民自決」。港人屆時可考慮是否成立獨立國家,或與中國其他地區的族群組成聯邦或邦聯。

其後特區政府發表譴責聲明,指任何有關港獨的主張均不符合一國兩制、《基本法》以及香港社會整體的長遠利益,並表示特區政府對有大學教員發表有關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言論感到震驚。

戴獨敢做不敢認

相信DSE中文科考試合格的學生都看懂,這是一篇不折不扣的港獨言論。和其他泛民沒有兩樣,戴獨也是一個指鹿為馬,把歪理說成真理的人,反指特區政府打壓言論、學術自由。一班泛民狗亦乘機發難,指政府以言入罪云云。

其實,泛民來來去去都只有一個方法狡辯,就是以學術研究、言論自由來包裝一切違法違規的活動。如果說說不算是罪,那麼為甚麼何君堯當時只不過說了句「殺無赦」,你們又群起而攻,上綱上線又要報警又說是恐嚇呢?你們所謂的言論自由哪裏去了?以雙重標準處事對人,是泛民的拿手好戲,大家也許見怪不怪矣!

今天,議會內雖沒有像過去般亂象紛呈,沒有人放飛機擲水杯;議會外也沒有衝擊立會大樓,但社會依然對立,泛民建制各不相讓,大家看看林鄭只不過捐出區區三萬元給民主派,建制那一方便馬上月旦了。香港社會何來和諧?看來林鄭大和解美夢難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