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21 分鐘 開市

【呂志華手記】驗眼都算醫療?(呂志華)

驗眼及配眼鏡根本不是醫治,所謂的視光師沒法治療我們眼睛的毛病。

.驗眼及配眼鏡根本不是醫治,甚至和醫療扯不上絲毫關係。所謂的視光師沒法治療我們眼睛的毛病,只有眼科醫生才可以。如果他們的工作也可算是醫療,那麼美容、按摩、推拿;甚至賣涼茶、野葛水、龜苓膏的(全屬食療)也該算是醫療了。

.視光不屬於醫療體系,應剔出醫療券計劃之外!

 

驗眼都算醫療? 

近十幾年來,特區政府對長者的關愛較以往多了,這不是政府忽然大發慈悲,而是市民的訴求以及公眾的壓力,逼使政府一步一步地走。林鄭想打長者主意,強迫他們六十歲退休後工作,也因為社會同聲指責,令政府「跪低」。

政府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開始推出長者醫療券計劃,至今已有十年。這計劃從每年每位長者獲發五張面值五十元的醫療券,調整到今天每年發放二千元醫療券,其應用範圍亦不斷擴大,不但可以累積,直至今天更可應用於公營機構以外的西醫、牙醫、中醫、視光等服務。

有貪唔貪 恨錯難返

世界就是這樣,有錢的地方就有騙案,那怕是政府的錢也是照騙如儀。正所謂「有食唔食,罪大惡極;有貪唔貪,恨錯難返」,這裏的「錯」字作不要錯過之解。記得香港九七回歸後遭逢經濟大衰退,特區政府搞了個甚麼持續進修基金,為有志進修的成年人提供持續教育和培訓資助,他們完成進修課程後可向政府申請取回八成或上限一萬港元學費。於是乎大量進修課程立刻湧現市面,甚至教人炒股票、炒期指期權的也可以納入持續進修課程,學費全訂為上限一萬港元左右,剛好用盡政府的資助金額。有辦課程的為求盡取政府支助學費,甚至四處收買人名,「攞名」登記為學生,與假學生拆賬分享政府的便宜錢。後來有傳媒踢爆有關斂財手法,政府亦派員加緊調查,情況才見收斂。

政府製造大量百萬視光富翁

據政府調查所得,截至去年底共有六百九十七名視光師登記參與計劃,但去年涉及醫療券申報金額卻高達七億六千萬港元,平均每名視光師「開數」逾百萬元!視光師的每宗醫療券申報金額中位數,竟是長者全年獲發的醫療券金額二千元。這數字不可謂不驚人,特區政府一年就「製造」了七百名百萬視光富翁!這些所謂的視光師,搵錢不但機關算盡,還搏晒老命,原來平均每個視光師會於四個地點執業。他們的專業,就是化身多間眼鏡舖職員,轉走長者所有醫療錢落入自己荷包!

為了錢,怎樣歪曲事實也做得出來;為了錢,面目怎醜陋也沒所謂。視光師的組織給予全港市民一個典型的範例。為了長搵長有,為了肥水不流別人田,代表視光師組織不懼把人性醜陋一面現於人前,極盡歪理反對。首先以歧視為護身符,說甚麼政府歧視他們,又自我製造民意,說九成六長者反對政府做法。究竟這九成六長者怎找出來的?我也做過「家族長者」調查(我的家族),發現百分百長者同意政府做法。請問視光師組織會否接納我的調查報告?說到歧視,我想問一句警方打擊騙案算不算是歧視騙徒?

政府歪曲醫療定義

政府歪曲了醫療的定義,或者我們應該說是政府神化了配眼鏡這行業,是導致這問題發生的最基本原因。驗眼根本不是甚麼高深學問專業知識的工作,許多舊式眼鏡店店舖老闆售賣眼鏡前,都會為顧客免費驗眼,所以要收費的驗眼服務,大家不必幫襯。

此外,驗眼及配眼鏡根本不是醫治,甚至和醫療扯不上絲毫關係。所謂的視光師沒法治療我們眼睛的毛病,只有眼科醫生才可以。如果他們也可算是醫療,那麼美容肯定算得上是醫療;按摩、刮痧、推拿當然是醫療;賣涼茶、野葛水、龜苓膏的(全屬食療)也該算是醫療了。

既然視光業未能踏跨進醫療的門檻,怎能使用醫療券?如果他們可使用醫療券,食療、醫學美容、傳統物理治療如刮痧等為甚麼不可以?套用視光組織所說,視光行業可使用醫療券,其他相似的醫療行業不可,這又是不是歧視呢?

新例規定長者的醫療券用於視光服務每兩年最多為二千元,其實新例實施後,視光師只是把一年成為百萬視光富翁的美夢推遲至兩年才實現,仍然是十分和味也!我就認為視光不屬於醫療體系,應剔出醫療券計劃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