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8 小時 49 分鐘 開市

【大件事】你最常吃的香蕉快要絕種了!

2017年6月,一個歐洲科研團隊肩負著一個世界級重大使命前往巴布亞新畿內亞。他們要尋找傳說中的「巨蕉」(Giant Banana)樹。

在這個南太平洋島國,科學家們開著車,有時是徒步,跋涉於叢林中,同行的還有兩名武裝警衛。把他們引來這兒的是網上的幾張照片,據說是當地人拍的,照片上是一棵幾層樓高的香蕉樹,葉子有四、五米長。

研究人員們發現了不少罕見的香蕉品種,可是並未找到那棵「巨蕉」樹,更別說帶回樣本了。任職於全球性研究機構國際生物多樣性中心(Bioversity International)的法國科學家Julie Sardos說:「我們非常失望。」

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都急於找到或培育出新的香蕉品種,部分原因是各國超市最常見的一種香蕉——卡文迪許(Cavendish)香蕉面臨著潛在危機。香蕉是全球最受歡迎的水果之一,美國每年的香蕉進口額高達23億美元。

如今,一種會殺死卡文迪許香蕉樹的真菌疾病在全球範圍內蔓延,導致該香蕉品種有絕跡的風險。卡文迪許香蕉沒有籽,很容易受到疾病影響。據估計,土壤中滋生的真菌已經摧毀了亞洲和澳大利亞香蕉種植園里30%以上的香蕉樹,並繼續將魔爪伸向非洲和中東。一旦它到達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出口產業將會蒙受數十億美元的損失。全球85%的出口香蕉都來自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當地亦是美國的主要水果來源地。同時,這種真菌也會影響一些不那麼知名的品種。

印度Jalgaon一輛運送香蕉的車。 圖片來源: DHIRAJ SINGH/BLOOMBERG NEWS

因此,科學家尋遍山鄉村野,在實驗室苦心研究,只為找出合適的替代品。然而事實證明,想找到消費者喜歡的品種十分困難。世界上有1,500多種可食用野生香蕉,但它們的外觀和味道大多奇奇怪怪。有的形狀又粗又短,有的是紅色的。有的一只只散開呈半圓形排列,不像我們常見的那樣規整。很多種香蕉還有豌豆大的籽。有的香蕉特別軟爛,不是皮太薄就是熟得太快。有的香蕉甚至自己會掉皮,裸露著果肉掛在樹上。

「卡文迪許香蕉非常穩定,非常可靠,深受消費者喜愛。」哥斯達黎加的科學家Miguel Munoz說,他任職的都樂食品有限公司(Dole Food Co.)每年賣出50多億磅香蕉。他感嘆說,卡文迪許香蕉「近乎完美」。

為了找到最好的替代品,各公司、政府和研究機構投入了巨資。2017年10月,聯合國糧農組織(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宣布耗資9,800萬美元,啟動培育香蕉新品種、阻止病毒傳播的計劃。都樂公司的Munoz博士和研究人員在香蕉細胞中植入突變基因,培育有抗病能力的變種香蕉。洪都拉斯農業研究基金會(Honduran Foundation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的科學家Adolfo Martinez帶領團隊,將卡文迪許與其他品種進行雜交,以此培育新品種。Martinez博士每周要試吃三、四個新品種,他說這些雜交品種大多都不夠甜。

「有的有股乳膠味,一是太乾又或太軟爛。還有的一點味道也沒有。」他說。

顏色也是個問題。大多數人心目中的香蕉有個特定的色調。這些雜交香蕉的顏色不是偏橘就是顏色太淺。科學家想要培育的是最終能經受美國消費者考驗的品種。然而Martinez估計,1,000個新品種里,或許只有一種香蕉具備商業潛力。香蕉還得耐得住運輸,從種植園到超市貨架的幾千英里路途都得不變軟、不變色。

目前比較有希望的一個品種叫GCTCV-219,它十多年前突然在台灣出現,是卡文迪許某次意外變異的結果。這種香蕉不易受真菌疾病影響,人們在菲律賓進行了小規模的商業種植,然後運到日本出售。它的味道略微甜一些,在日本,商家把這種「優雅的味道」當作它的賣點。

不過這種香蕉的外觀有些不盡人意。它不是很彎,也不像我們熟悉的那樣一只只整齊地排列成一梳,而是會四散開來。也就是說,工人們必須把它們分成四五只一束,才能裝進標準尺寸的香蕉運輸箱。此外,消費者也更喜歡比較大的香蕉,馬尼拉國際生物多樣性中心(Bioversity International)的科學家Agustin B. Molina Jr.如是說,他在香蕉行業已經工作了40年,他說:「很多消費者買香蕉時就看外表,不管味道。」

在昆士蘭科技大學,James Dale拿著轉基因卡文迪許香蕉植株。 圖片來源:QUT

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科學家James Dale最近完成了為期三年的一項實驗,他培育出了一種不受真菌污染土壤影響的基因工程卡文迪許香蕉。Dale博士表示,他的團隊種植了很多這個品種,以方便進一步測試。而在正式商業化種植之前,他們還需要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他承認部分消費者會很難接受這種香蕉:「基因工程食品顯然還存在爭議。」其他人則繼續在叢林中搜尋,希望能找到新的替代品。

菲律賓洛斯巴諾斯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nos)研究人員正在全國7,000座島嶼上尋找野生香蕉。研究團隊定期前往菲律賓的外島,請當地人幫助他們尋找可能合適的品種,每次最長會花上一周時間。運氣好的時候,他們在路邊就能發現野生香蕉樹。不過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都得在山區的密林里艱難跋涉。研究人員之一Lavernee Gueco說,他們每次大概只找得到一種香蕉帶回學校研究。

在某些地方,他們會看到樹上掛著一梳梳長短不一的香蕉,大多數有很硬的黑籽,果肉也不多。

「野生香蕉吃是能吃,」Gueco說,「就是味道不太好。」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UC瀏覽器正在顛覆谷歌在亞洲的王者地位

金正恩向韓國拋橄欖枝 但對美國發出核武警告

特朗普政府發聲支持伊朗抗議者

騰訊阿里協助中國政府打造數字身份證件

中國反對美國要求聯合國將違反對朝制裁船只列入黑名單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