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威士忌藏家】全球僅三人!集全套「羽生撲克牌」 酒癡:現值700萬元

Aaron對威士忌的熱忱日益漸長,毅然把餐廳轉型,改裝成其中一間當時香港寥寥可數的威士忌酒吧。

在夜夜笙歌的蘭桂坊,隱藏着一間樓上威士忌酒吧。打開大門,酒吧內最矚目的並非酒架上琳瑯滿目的酒款,而是另一邊牆上陳列的一套54枝印有不同啤牌圖案的威士忌,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羽生撲克牌系列。早年日本威士忌炒賣得旺盛之時,這套收藏品於2015年的拍賣會上連佣金曾拍出400萬港元的記錄。這套藏品的主人,亦正是酒吧主理人Aaron Chan。不認識Aaron的人或會認為他只是愛炫富,但其實他對威士忌的熱愛,從不是以銀碼來斷定。

今日活躍香港威士忌界的Aaron早年是於投資銀行工作。史丹福大學畢業,加上又是人稱高智商天才俱樂部Mensa的會員,Aaron可謂一早就是人生勝利組的天之驕子。渴求不同挑戰,他輾轉加入飲食業,並於2003年開設第一間私房菜餐廳。直至2015年,因餐廳生意不理想,加上自己對威士忌的熱忱日益漸長,毅然把餐廳轉型,改裝成其中一間當時香港仍寥寥可數的威士忌酒吧。

「我人生中第一款真正嚐到的威士忌是朋友送的響17年,之後自己在旅遊時再買了幾瓶日本威士忌,其間我試過帶余市20年到大排檔搭配小菜一同吃喝,驚覺原來威士忌的風味變化能如此豐富,愈是想了解更多。」Aaron說。

受啟蒙以後,Aaron先從日本威士忌開始鑽研,繼而逐漸發掘蘇格蘭威士忌的美妙,最終最深得他歡心的是老酒,意即在1990年前裝瓶的威士忌。「80年代威士忌產業開始工業化,之後的酒都再沒有舊日的風味。」為找回昔日的味道,Aaron亦四出搜尋這些舊年份老酒,因此他的酒吧也是主打這些市面罕見的酒款。

所賣的酒款既有份量又稀少,也可想像價錢屬高消費,某些矜罕款式的單杯價格動輒上數千元。「這些酒之所以價值高是因為它們本是出色之作,然而亦因為驚人價錢令可以享受到它的人不多。例如在拍賣價約18萬港元的輕井澤1967年,據我所知全世界酒吧只有我這兒供應這款酒。」對真正威士忌熱愛者來說,哪怕價值不菲,只要能有機會喝到這款夢幻逸品,才不會讓自己遺憾。

Aaron對威士忌的熱愛一發不可收拾。2010年,當日本威士忌還未炒熱前,本來對啤牌情有獨鍾的他偶然發現了羽生所推出的啤牌系列,於是為興趣便開始收集起來,在他儲齊一套時,他是全球三位擁有這套完整系列的藏家之一;而他除了蒐藏,還嚐遍54枝酒,之後再得到額外的啤牌酒,還會在酒吧開瓶,供應客人品嚐。

現時他會經常出埠到世界各地參加不同試酒會,而他也不時會在香港參與本地威士忌圈的大小酒聚,與不同年紀和背景的威士忌愛好者打成一片。Aaron說:「真正喜愛whisky的人,遇上好酒,自己品嚐過後也會很想與一些同樣懂得欣賞的朋友共享,這才是最大樂趣。」他的酒吧裏也有些不作發售,被稱是「friend’s only」的私家酒款,全部只限與知音人公諸同好。

推崇品酒,Aaron相當不齒威士忌現時的炒賣風氣:「炒家把價錢推高,但錢最終卻不是落入用心做酒的酒廠裏,我覺得很奇怪。」為了讓香港飲家能有機會嚐到這些難得的酒款,今年初他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聯手舉行了一個別開生面的獨立威士忌酒展,讓所有同好者聚首一堂,分享多款精彩作品。「看到香港威士忌愛好者不斷增加,大家喝酒的態度又愈來愈進步和正面,這可是令我相當高興。」

採訪:梁心羽
攝影:劉俊霆
導演:倫星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