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幸福香江】粉嶺高球場用地何去何從?(地產小子)

新加坡榜鵝區的相片

筆者曾於去年於《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提到,要紓緩因土地問題引起的族群矛盾,政府就有責任大刀闊斧,收回一些富人專享的土地,例如粉嶺高球場等,以興建大量公營房屋,滿足殷切的住屋需求,用行動向市民證明,政府沒有偏幫富人高官業主等既得利益者。有網民曾於本博客的Facebook專頁以該區交通和就業配套不可能承受為由,反對有關建議,擔心重蹈東涌、天水圍等新市鎮的覆轍。

佔地170公頃的粉嶺高球場,面積約等於半個啟德發展區(328公頃),在香港土地短缺的當下,上述憂慮需要適當處理。當香港政府與主流議員無意重奪單程證審批權,甚至取消單程證制度時,香港就要因應人口增長而持續發展新市鎮,只供富人專享的粉嶺高球場自然不能例外。還記得數年前筆者遊覽新加坡時,對於當地榜鵝住宅區與水道公園一帶的規劃極為深刻,該處透過輕軌鐵路等公共交通接駁新加坡市區,多個組屋群高低不一之餘,樓宇間亦有合理距離,以園林、大草地與河流相隔,形成寫意的大型住宅社區,值得參考。而譚凱邦議員於2013年7月提出的城鄉共存方案當中,透過設立台式夜市與街舖墟市等創造社區就業機會的做法,減少需要跨區就業的居民和鐵路負擔的理念,亦相當可取。不少民間智慧均具創見,只是政府有無虛心聆聽而已。

至於星島日報於今年2月24日的報導指出,粉嶺高球場需要全數保留目前三個十八洞球場以舉行國際大賽的說法,大家有必要權衡有關國際賽事只會為誰帶來好處。假如粉嶺高球場一吋都不能碰,是否代表著窮人要犧牲,為富人享樂埋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