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4 小時 53 分鐘

【從「窮二代」到巨富】揭秘沙特王儲的發跡史

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在英國開啟他上任以來的首次出訪。 圖片來源:ALBERTO PEZZALI/NURPHOTO/ZUMA PRESS

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幾歲時便認識到,按照沙特王室標準,當時的王儲、自己的父親阿卜杜勒-阿齊茲·薩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個窮人。

沙特立國者的其他子孫都靠着政府業務積累起財富,而時任利雅得市長的阿卜杜勒-阿齊茲·薩勒曼要依靠他當國王的哥哥的施捨來養家。穆罕默德後來告訴同僚,當時他下定決心要改變這種情況。

近20年後,阿卜杜勒-阿齊茲·薩勒曼當上國王,穆罕默德成為王儲,他表示希望打擊腐敗,沿着更加現代化的路線重塑沙特經濟。這位王儲現在已經非常富有,最近幾年他買下了一艘全球數一數二的大遊艇、一座法國宮殿,並出資4.5億美元買下一幅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畫作,後來捐給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穆罕默德王儲的發財之道體現出在沙特這個專制王國(本質上是一個家族企業),商業和政府的關係依然盤根錯節,與西方社會截然不同。人們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國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他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業務往來要更為隱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備案文件數據顯示,穆罕默德王儲是一間化學品企業的董事總經理,同時擁有該公司20%的股權,此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應商。沙特的記錄指出,穆罕默德王儲的兩個弟弟擁有大多數股權的一家公司從政府那裡獲得了令人垂涎的特許收入。

另外,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參考的文件以及對牽涉交易的十多名人士的採訪,穆罕默德王儲在2015年幫助安排了歐洲飛機巨頭空中巴與國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簡稱:沙航)一筆數十億美元的交易。文件顯示,該交易對其家族來說價值數千萬美元。沙特駐美國大使館的發言人對穆罕默德王儲的商業交易不予置評。

穆罕默德王儲高調宣傳針對其他王室成員的反腐行動,指這些人透過濫用權力攫取財富,但空中巴士與沙特的交易表明,商業與政府盤根錯節的關係仍是沙特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知情人士指出,事實上,雖然空中巴士對私人和公共財務利益之間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態度,但還是決定與國王的家人進行業務往來。

空中巴士的一位發言人對此未有回應,並表示公司政策規定不得討論任何可能受到執法機構調查的業務往來。

沙特國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機飛離法蘭克福。照片攝於2015年。 圖片來源:CHRISTOPH SCHMIDT/DPA/ZUMA PRESS

沙特阿拉伯王國成立於1932年。當時,Abdulaziz ibn Saud統一了阿拉伯半島的兩個地區,並成為第一任國王。在那之後不久,美國地質學家便在這片沙漠中發現了石油,這一資源帶來了大量財富,沙特皇室由此過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幾十個兒子及他們的子孫創建了一系列公司,透過獲得無需競標的政府合約以及其他方式來將政治權力累積財富。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個兒子繼承,以政治權力謀利的行為也延續了下去。外界在談到沙特皇室如何為自家尋求商業利益時,常常提到這樣一個例子:藉助一間與貨運公司DHL共同組建的合資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該國唯一一張郵寄快件營業牌照。DHL現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發言人未就此置評。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說,當時還是王儲的薩勒曼並不十分熱衷於聚斂財富。在他的兄弟們積累財富的時候,他則累積了權力。他在利雅得省擔任了48年省長,在他主政時期,這個原本沙塵滾滾的沙漠飛地藉助石油帶來的財富,逐漸成長為一個擁有現代化摩天大樓和寬闊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儲近年來表示,他的父親薩勒曼很重視兒子們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個同父異母兄弟當了一名宇航員,還有一個兄弟在牛津大學學習,後來做了教授。大約在2000年前後,當時10幾歲的穆罕默德意識到,他的父親並不富裕。多年後他回憶說,這個發現在當時令他震驚。

穆罕默德王儲對人們說,當時薩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時候的國王法赫德(Fahd)的錢來生活。薩勒曼把所有錢都用在了家庭開銷上,過的是沒有結餘的日子,既沒有存款,也沒有投資。穆罕默德說,這讓當時想在經濟上更加獨立的他籌集了10萬美元投資沙特股票。在讀大學和法學院期間,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隨着父親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擔任一系列職位。

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的幾位知情人士說,穆罕默德曾告訴他們,那段時期,他從沙特股市賺到了幾十億沙特里亞爾(相當於數億美元)。

穆罕默德王儲亦涉足商業。截至2017年,沙特多間企業的記錄顯示,他至少在五間房地產開發公司中持股,還是一家環保回收公司的股東。這些記錄顯示,他還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後者是一家向國有控股公司供貨的化工產品生產商,客戶包括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儲的家族商業活動中,一間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為關鍵角色浮出水面。根據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儲的一個弟弟圖爾基·本·薩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這家投資公司中持股99%,餘下1%由另一個兄弟納伊夫(Naif)持有。據Tharawat行政總裁Ammer al Selham說,圖爾基王子後來買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據多位熟悉相關交易的知情人士說,在實際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儲不單掌控Tharawat的業務,而且從中獲利,這些知情人中有兩位曾與王儲探討過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認這種說法,稱「穆罕默德王儲殿下從來都不是這家公司的股東或受益人。」

沙特的記錄顯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屬公司擁有一間名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控股權,後者在2014年獲得了沙特政府頒發的令人羡慕的寬頻經營許可,成為有資格在沙特運營新手機網絡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場文件簽署儀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和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見證空客向沙特國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飛機的交易。 圖片來源: REMY DE LA MAUVINIERE/EPA/SHUTTERSTOCK

Tharawat的投資興趣覆蓋漁場、房地產、科技服務、農業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廳。該公司在利雅得有一個辦公園區。Tharawat旗下的投資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網站上披露,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個發展計劃投資建築行業,其中包括在房地產領域投資3,582億美元。沙特公司文件顯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與新奧爾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將沙特人帶到美國進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為Tharawat帶來了另一個賺錢的機會。2014年,在西方轉型專家的建議下,這間虧損的航空公司與空中巴士達成了一份初步協議,重振其老化的機隊。參與談判的一位人士表示,此安排原本將為沙航提供大量飛機,這些飛機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簡稱PIF)提供融資。透過預先同意購買50架飛機,沙航能獲得大幅折扣。

事實上,穆罕默德王儲的家人當時正有意自己投資飛機。中東的投資者一直在尋找已經飽和的房地產市場之外的投資機會,航空公司則希望以租賃代替直接購買,從而縮小資產負債表的規模。

企業文件顯示,2014年,Tharawat購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該公司幾乎沒有什麼達成交易的記錄。穆罕默德王儲的弟弟圖爾基王子成為Quantum的董事長。Quantum多名高層未回覆記者的查詢,該行後來將其網站關閉。Quantum的高層們和另外一間小銀行成立了一家名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簡稱IAFC)的公司,從事飛機租賃業務。

IAFC成為一隻名為ALIF基金的管理者,該基金的結構服從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巴士同意,如果ALIF只購買該公司的飛機,就向該基金投資1億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聞稿中披露,2014年6月23日,空中巴士和IAFC在倫敦舉行了簽署儀式,宣布了這隻新基金,主持儀式的是圖爾基王子。交易文件顯示,該基金的目的是要透過股權和債券集資50億美元。然後,在2015年1月份,當時的沙特國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與空中巴士原先簽署的飛機協議陷入停滯。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齊茲.薩勒曼繼任王位後不久,沙特官員就向空中巴士表示他們的計劃有變:空中巴士將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飛機,而是出售給與薩勒曼家族有關聯的基金ALIF,再由該基金將飛機租賃給沙航。

據參與這一過程的知情人士透露,沙航並未向其他航空租賃公司招標,並且在選擇ALIF之前拒絕了其他尋求提供競爭報價的公司。沙航副總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與該交易相關問題的電郵中表示,此飛機採購交易符合該公司內部流程,包括評估租賃價格以確保其相對於市場基準的競爭力,以及飛機交付時間表需要符合與沙航機隊計劃相關的要求。

達成交易的時候,有空中巴士高層持保留意見。當時空中巴士面臨西方執法部門對其潛在海外腐敗行為的調查,該公司不希望出現更多問題。空中巴士面臨的調查包括英國嚴重欺詐調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對一個空中巴士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賄行為的調查。一位參與者表示「當我看到圖爾基接手的時候,我們對這隻基金的全部熱情如同被潑了盆冷水。」

此人透露,最後空中巴士作出了讓步。這是那一年規模最大的飛機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參與討論的人士表示,空中巴士高層決定還是不要妨礙國王的兒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關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參與而激動不已。其中一位人士表示:「我們覺得擁有雄厚資金和政治人脈的人參與進來是好事,認為這將有助交易的達成。」此人認為沙特王子的參與對投資者來說是一個降低風險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國王阿卜杜勒-阿齊茲·薩勒曼與他的兒子、未來的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交談。 圖片來源:HASSAN AMMAR/ASSOCIATED PRESS

部分沙特官員對該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員表示,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內部,每個人都認為PIF為該交易提供資金更合理,因為沙特航空一下子購買50架飛機將獲得巨大折扣,而根據租賃協議,該公司不會獲得這樣的折扣。

《華爾街日報》獲得了交易相關文件,並採訪了參與交易的人員,從而詳細了解了最終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複雜交易鏈。正如一名政府官員所說,交易鏈最終歸結到Tharawat,該公司讓其他方提供資金,在不讓這些資金面臨風險的情況下獲得巨大利潤。

這條交易鏈從Tharawat合資所有的銀行Quantum開始,圖爾基被任命為該銀行董事長。知情人士表示,Quantum安排投資者和其他銀行的資金用於購買飛機,從每筆股權投資和每一批發債籌資活動中收取報酬。IAFC網站顯示,ALIF基金在2017年集資約40億美元。

知情人士透露, ALIF基金用所籌集資金以較定價低60%以上巨大折扣購買空中巴士飛機。ALIF將飛機租賃給沙航的價格與市場價差不多,而沒有體現其買入時的折扣,從中獲得的回報達到15%。而根據英國航空業顧問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為沙航這樣的航空公司處理這類長期租賃事務的基金通常回報率為7%-9%。

作為ALIF基金管理者的IAFC本身擁有一項潛在巨大收益。儘管IAFC在ALIF沒有任何股份,但將得到上述交易利潤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顯示,如果投資回報率超過7%,那麼IAFC將得到35%的利潤,投資回報率超過10%則得到50%的利潤。曾任世界銀行航空業投資分析師的Aldo Giovannitti表示,這一比例非常高,利潤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Tharawat行政總裁Selham指出,Quantum和圖爾基都不是IAFC股東。IAFC註冊地為開曼群島,未披露所有權狀況。

不過IAFC的經營與Tharawat盤根錯節。據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披露,Quantum行政總裁還是IAFC執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員工都是一批人。參與設計該交易架構的一名人士為該基金的高回報預期進行了辯護,並表示該租金水平不應與其它飛機租賃交易相提並論。該人士表示,幾乎沒有可供比較的安排,因為涉及多架飛機以及一項伊斯蘭金融因素,可能導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員表示,穆罕默德王儲在2015年訪問法國期間敲定了該交易。根據一名當時在場人士的說法,不久之後在沙特王宮舉行的一個聚會上,這位沙特王儲將達成這一交易的功勞歸於自己。

穆罕默德王儲表示:「我是這項交易背後的策劃者。」他解釋了這項交易如何顯示出其在平衡國家經濟利益與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特朗普向金正恩喊話:要麼政治保障,要麼「徹底毀滅」

美國國會將推進阻止中國敏感交易的重大法案

沃爾沃如何繞過中國政府關於使用國產電池的規定?

從「窮二代」到巨富:揭秘沙特王儲的發跡史

中國決定終止對美國進口高粱的雙反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