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3 小時 59 分鐘 開市

【教育熱話】遵理拒做「森美」 研攻教材市場

遵理學校主席梁賀琪June Leung說,本港出生率大跌,不少中小學面臨殺校壓力,唯獨坊間教育產品的需求卻不減反增。

日前有補習社的暑期班,出現逾七百人報名的超長人龍,再度掀起全城熱話,補習社的角色一如以往激化兩派爭議。究竟在港經營補習社生意,是否就如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內的森美如此不討好?抑或一直是學校以外為學生補底的「得力功臣」呢?遵理學校主席梁賀琪June Leung,用行動告訴大家,她不是森美,而是有心有力的教育機構。

坊間教育需求不減反增

無可否認,本港出生率大跌,不少中小學面臨殺校壓力,唯獨坊間教育產品的需求卻不減反增,June認為,這正好解釋補習學校的存在價值,「不論是小學生、中學生抑或DSE考生,他們都覺得要力爭上游,可以做得更好,於是有些從小就補習語文,打穩底子。」

她認為,補習只是一個名詞,「playgroup是否補習?還是興趣及思維訓練的培養?很多人或會認為,補習就像罐頭及填鴨教育,沒甚趣味,很大壓力。但在我看來,補習就是補充學習,可以有無窮趣味、輕鬆,能笑住學,不用喊住學。」她指,最近與網上學習的機構有合作,把諸如忍者龜等卡通人物融入教材,打造online及offline的教材,引起學生及小朋友的學習動機及興趣。






美國學校將中文列為必修科

故她有意在教育產品研發方面下苦功,除了培訓更多小學及初中的補習老師外,同時羅致不同的國際人才,集中教材研發。她認為,本港在教材研發上,落後於國際,「以英文為例,為何日本人的英文水平似乎比不上港人,但日本卻可輸出專教英文及數學的公文式教育機構及教材?又如南韓的英語環境似乎及不上香港,但為何可輸出教英文及數學的Eye Level國際品牌課程?遵理要做本港第一家!」

她正結合本港及國際學者及人才,研發一套教材程式,初步估計涉及數以百萬計的投資,「尤其是普通話的教材,來自國際的需求很大,美國已經有學校將中文列為選修及必修科,馬來西亞等地對教育產品的需求也很大。」

她已計畫擴展的第一步將以香港、澳門及東南亞為先,「現時土生土長的香港小朋友,廣東話及中文也未必學得好,故相關教材的市場潛力很大。又如馬來西亞華僑多,與內地貿易往來頻繁,一樣需要教材。待港澳及東南亞市場成熟後,我們才打入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