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43 分鐘 開市

【氣候明燈】三十年過去 全球變暖預言究竟有幾準?

4月12日,詹姆斯·漢森在紐約市的家中。 圖片來源:MARSHALL RITZEL/ASSOCIATED PRESS

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在1988年夏天發出了全球變暖的驚世警告。如今30年過去了,地球只是稍微升溫了一點點。

1988年6月23日,詹姆斯·漢森擦去額頭上的汗水。美國當日的室外溫度達到攝氏36.7度,創下歷史新高。漢森作為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科學家向參議院能源和自然資源委員會(Senate Committee on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作證,他將這段時間的持續高溫視為具有宇宙意義的氣候事件。他向參議員們表示,他有「相當的信心」斷定「溫室效應與觀測到的全球變暖現象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漢森的這份證詞以及他在《地球物理研究期刊》(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上的一篇相關論文引起了人們對溫室效應的關注,引發了一場關於地球能源結構的全球大討論,並一直延續至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Obama)制定環境政策的依據也是「全球將迅速變暖,帶來高昂應對成本」的類似模型。如今,在漢森提出上述論斷30年後的今天,我們終於有機會對他的預測進行檢驗了——並相應地重新考慮環境政策。

在證詞中,漢森提到了未來二氧化碳排放的三種可能情景。情景A是「一切如常」,假設排放量和上世紀70、80年代一樣加速增長。該情景下,到2018年地球將變暖攝氏1度。情景B,假設排放減少,現在的排放增速保持在1988年相同水平。漢森說這個結果「最為可信」,並預測到2018年地球溫度將升高0.7攝氏度。最後,他補充了一個他認為極不可能的預測,也就是情景C:從2000年開始排放量保持不變。在這一預測中,他認為氣溫會先上升零點幾度, 過了2000年再趨於平穩。

自漢森提出這些假設以來,我們已經積累了30年的數據,足以確定哪種預測最接近現實——答案是情景C。如果不考慮2015 – 16年的超常厄爾尼諾現象,全球地表溫度自2000年來並未顯著上升。按照漢森的模型評估,現在的地表溫度就和2000年開始限排(限制造成溫室效應的二氧化碳的排放)的效果一樣——但事實上段時期並未開始限排。出錯的單是漢森,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設計的模型亦不大準確,平均來說,其模型預計的全球變暖幅度是40年來全球衛星溫度監測項目所觀測到實際數值的兩倍。

1989年5月8日,詹姆斯·漢森在華盛頓特區的參議院附屬交通委員會作證。 圖片來源:DENNIS COOK/ASSOCIATED PRESS

漢森的其他推論呢?除了全球變暖模型外,他在證詞中唯一明確的說法是,80年代末和90年代,「美國東南部和中西部的升溫幅度將高於平均水平」。事實上,從這些地區的實際測量結果看,這一點也站不住腳。

在多年氣溫觀測結果與其預言相違後,漢森提出了更加聳人聽聞的說法。他在2007年的一個汽車排放案中作證指出,格陵蘭地區大部分的冰將很快融化,未來100年內海平面將上升23英尺(約7米)。而《自然》(Nature)雜誌刊登的一篇有關格陵蘭冰蓋歷史的研究否定了他這個論斷。格陵蘭島表面的冰每年夏天都會大面積融化,換言之如果環境急劇變暖,冰層迅速消融確實合理可期。但是現實世界並非如此。《自然》上的這項研究發現,在未來6,000年內,即使地球氣溫上升到人類活動所能承受的水平之上一大截,格陵蘭地區亦只會有少量的冰永遠消融。

至於漢森的另外幾個預測,現在也能通過歷史作出判斷。漢森在2016年的一項研究中曾預測颶風會變強。事實上並沒有。1970年以後的衛星數據絲毫沒有顯示出現了全球地表溫度導致的颶風變強情況。另外,風暴在美國造成的損害是否越來越多?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簡稱NOAA)的數據顯示,以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比衡量,相關損害沒有增加。再者,龍捲風是否愈演愈烈?也沒有,NOAA的數據顯示情況恰好相反,強度反而下降了。所以沒有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數都數不完。

那麼,漢森與聯合國的模型到底哪兒出了問題?在於它們沒有考慮到進行更精確的測量——估算氣溶膠排放對減緩溫室氣體引起的變暖效應所起的作用。幾個較新的氣候模型解釋了這一趨勢,並定期對聯合國模型中約半數的變暖預測進行修正,使它們的預言數字更接近觀測到的真實溫度。最近一次修正是尼克·劉易斯(Nic Lewis)和朱迪絲·庫里(Judith Curry)在主流期刊《氣候雜誌》(Journal of Climate)上發表的。

這些修正後的氣候預測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既然減不減排全球氣溫都差不多,那全世界的人為什麼還要付出高昂的代價來減排?

如今距離漢森發表他那驚動全球的證詞過去了整整30年,是時候承認他預測的快速升溫不會發生了。氣候研究人員和決策者應採用與觀測溫度一致的、更溫和的預測。

沒錯,不溫不火的政策,不溫不火的地球。

撰文:Pat Michaels / Ryan Mau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海航集團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因意外跌落離世

中國法院對美國晶片巨頭美光發出臨時禁止令

中國收回先於美國徵稅的計劃,稱不打第一槍

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給中國央行出難題

美國從北京撤出至少三名駐華人員,因出現不明原因健康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