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王師傅周記】半世紀來的巨大變化(王浵世)

半世紀前的1967年對有些香港人來說,值得紀念。可能有人會問我,難道那年的暴動值得紀念嗎?對我來說,1967年絕對值得紀念,那一年我正好中學畢業,距離今天正好50年。對好幾個同學來說,畢業典禮之後的那句「再見」,竟然要半世紀之後才能兌現,真有點傷感!

為了畢業50周年的慶典,各位同學早有安排。到了紀念日那一天,有茶敘讓大家握手問好,也有校園一遊等大家回想舊日課室聽課情景,壓軸是晚宴讓彼此話當年。就算遠在海外的同學都趕回來,還健在的老師也被邀出席,大家聚首一堂回味50年前的日子,的確讓人難忘。

由魚翅撈飯變節衣縮食

50年一貶眼過去了,不禁要問自己︰到底這些日子是怎麼過的?也可以問︰香港是怎麼經歷這50年呢?相信不少人對政治、經濟、民生等事項都有個人看法,說法不一。如果問我這50年內有甚麼事情對香港影響最大?我倒有個人看法。

第一個閃過腦子的事情就是1975年的股災,股災前恒生指數從低而上,股價天天在漲,幾乎每個有錢在手的人都會買點股票「玩玩」。「玩玩」是客氣話,其實絕大部分都是「盲俠」,隨便買,買了就賺,再買再賺,高興得不得了。賺了錢,自然豪爽,搞出「魚翅撈飯」這種俗氣行為。但好景不常,指數很快從高回落,跌了90%;有股在手的人,損手爛腳。雖然情況悲慘,大家開始節衣縮食,無力花費,低頭做人。我想這可能是香港慘痛的一段日子,但不算是對香港影響最大。指數如今早已回頭,比當年高出100多倍,1975年那段日子只是短痛而已。

改革開放工業北移

再接下去是八十年代華資企業、華人商家的冒起,與外資開始展開競爭。這一段日子奠定華資、華人的地位,但是我不覺得對香港經濟發展影響最大。反而影響最大的是內地八十年代開始的改革開放,引發許多工廠北移到珠江三角洲,享受廉價土地與人力,從而利潤翻番,讓香港大部分北上的廠家獲取可觀財富。工業北移基本上改變了香港的經濟結構,在港的工業開始萎縮,從此邁向金融業、服務業。工業再也沒有回歸香港,反而不少廠家改行,部分開始投資房地產,又或投身資本市場,可以說是經濟轉型的轉折點,對香港經濟發展影響至大。

北水湧港利勝於弊

不要忘記八十年代後期,有不少香港人移民海外,算是一次大規模的人才損失。不過其後有人回歸發展,也有不少人從此在海外落地生根,沒有再回流。對香港經濟發展有一定影響,但是未必可以說這次的人才流失對香港的經濟發展造成嚴重打擊。其後的沙氏襲港,隨後而來的金融海嘯對香港都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只是拖慢了香港經濟發展的步伐,而不是影響經濟結構。回歸之後,大量北水湧港,影響香港經濟面貌,但也製造了不少新財富,在某個角度來說,香港算是得益者。雖然市場上產生兩極化的情況,但是比較利弊,似乎說利的人多,而說弊的人少。

純粹從經濟發展角度來說,我認為改革開放帶來許多商機,而的確有不少廠家得益,造成經濟轉型;以前光輝的製衣、鐘錶、電子等行業不再壟斷香港的經濟發展。反而,地產發展一枝獨秀,金融服務逐漸出現疲態,增長乏力。所以回顧50年,影響至大的應該是改革開放帶來的轉型,有人把握,成為新一代才俊;有人沒把握,徒呼奈何。

 

作者:王浵世

第一代北上銀行家,曾為匯豐中國業務總裁、民生銀行最高領導人,有廿載北上管理經驗,現在退而不休,轉戰民企,拓展視野,闖事業另一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