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王師傅周記】空泛講創新難以落地(王浵世)

【王師傅周記】空泛講創新難以落地 (王浵世)

國外某些專家經常說內地經濟發展面對瓶頸,已經進入「中等收入陷阱」。甚麼意思呢?簡單來說,國民收入不比過去增長速度,現在上不去,因為自身條件跟人家比較,有吃虧的地方。跟高收入國家比,科技比不上,收入也比不上;跟低收入國家比,人力成本比別人高,沒優勢。等於說,陷入中等收入,很難繼續快速上升。

國內自然有反對的聲音︰這話沒根據。首先,我們的經濟增長全球最快,國民收入自然增長最快。其次,我們創新科技發展最快,從業人員的收入同樣快速增長。再者,國家各種向外發展計劃如火如荼展開,自然引導國民收入加大。還有其他各種原因,都是反對「陷阱」這種說法。

我不懂得宏觀經濟,亦不敢妄自菲薄,誰是誰非?不過從微觀經濟來看,除了電子商務欣欣向榮之外,其他行業似乎都遇上瓶頸位,要想繼續過去幾年般快速增長,絕非易事。以銀行業來說,除少數個別情況以外,今年的利潤只是維持在單位數增長。而且,有點舉步維艱的徵兆。收益少?成本高?還是兩者都對?很難一概而論,但是利潤增長有限是鑯般事實。

創新路線如何定

前一兩年叫出「再次騰飛」的銀行,現在已經不彈此調,不講騰飛。換口號,講「創新」。正好跟電子商務互相配合,大家一起講創新決不會錯。我最近一年聽過不少講座,幾乎全無例外,人人講創新。但是怎麼創新?似乎沒人能講出一個框架,怎麼創新?我覺得創新兩個字太籠統。說白了,就是要創造新的手段,增加盈利。老總經常說創新,很容易產生一種現象。簡單來說,上面有想法,下面沒辦法。創新一定是對的,但是怎麼做才對呢?以銀行為例,賺錢最多的業務是企業貸款,一般佔總收入七八成。要創新,怎麼創新才叫創新。用最流行的術語,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手段來做貸款嗎?用來做小額的消費信貸或許可行,但是搞大項目貸款,就很難不用原有的人力資源來做分析與判斷。如果上面一定要走創新路,下面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創新不如控制成本

在大家都很振奮、激昂講創新的時刻,我不會唱反調,說創新對銀行來說不重要。反而我會說,創新要先從成本方面着眼。如果最近去過國內一些大規模的銀行,大家會發現︰在銀行大堂前裝置好幾台自動櫃員機,功能多多,可以存取不在話下,還可以買賣各種理財產品,以及辦理保險、基金等相關業務。現有櫃台職員移師大堂,從旁協助客戶。銀行面積即將縮小,人員調職。有些分支行甚至已經關門,留下新款櫃員機應付客戶所需。這種創新,我可以理解。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而是為了節約成本才採取的創新。目標鮮明,利用創新的工具來節約成本。如果說得難聽,節約成本是一種「防禦」的手段,因為銀行在過去十來年光輝歲月,的確賺了不少錢。變相來說,如今進入另類的「中等收入陷阱」。想繼續快速增長,做不到。想維持現狀,但是面對電子商務的「廉價服務」蠶食銀行的利潤,吃不消。

要變革,不用說。最容易就是搞「創新」,但是說時容易,做時難。節約成本最實在,不用多說,悶聲做就好。真的要搞創新,樣樣都是額外開支,規模小的銀行未必能負擔。高級管理層先搞搞「思想創新」,把生產力提高再說。

 

作者:王浵世

第一代北上銀行家,曾為匯豐中國業務總裁、民生銀行最高領導人,有廿載北上管理經驗,現在退而不休,轉戰民企,拓展視野,闖事業另一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