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生不逢時】貝萊德和富達首批中國股票基金出師不利

貝萊德行政總裁Larry Fink在中國的一個經濟論壇上講話。該基金管理公司今年7月面向中國投資者推出首批中國股票基金。 圖片來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近期在中國推出的基金着實出師不利。貝萊德(BlackRock Inc., BLK)和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等基金管理公司剛剛面向中國國內富裕投資者推出首批中國股票基金,中國股市就開始下挫,上證綜指今年已累計下跌19%。

雖然貝萊德和富達國際新基金的表現跑贏中國大盤,但和大多數全球同行最新推出的中國基金一樣,目前仍處於虧損狀態。對於試圖在中國創下良好業績記錄並提高品牌認知度的全球資產管理公司來說,這樣的開局不是好兆頭。

就上述公司的長期增長計劃來看,在中國的業務擴張可謂至關重要,尤其是考慮到發達市場的更多投資者選擇將資金投入被動投資基金。以貝萊德為例,該機構行政總裁Larry Fink 4月份表示,在中國等高增長市場拓展業務是該公司的首要任務之一。

原因顯而易見。據澤奔商務顧問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的數據,未來五年,中國資產管理行業規模料將從目前的7.5萬億美元增至近12萬億美元。不過現時資產管理公司正需要護理早期傷口。知情人士表示,截至8月中旬,貝萊德首只面向國內投資者的中國股票基金下跌了近8%;該基金在7月份推出。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該基金持有中國上市的建築、能源及其他股票,現已收復部分失地,8月底較成立時下滑3.75%。

與此同時,富達在2017年12月推出了首只面向大陸投資者的中國股票基金。知情人士表示,截至8月底該基金下挫約15%。該基金主要投資中國A股市場。富達和貝萊德代表透露,中國監管機構禁止其公開披露私募基金的表現。貝萊德發言人表示,該公司致力於在中國建立業務,並對在中國的股票投資策略充滿信心。

多年來兩家公司一直投資中國股市和債市,主要是代表境外人士進行投資。知情人士指出,兩家公司的境內中國股票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均不到5,000萬美元。這些基金規模較小的一個原因是,監管規定私募基金的投資人或投資機構的數量不得超過200個。

但內地這些成熟投資者和富裕人士可能不太容易接受這種受宏觀環境影響的表現。香港資產管理機構高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Gao Zheng Asset Management)董事總經理Weiqi Zhu說,許多所謂的私募基金投資者都希望看到絕對的正回報,即使是在市場下跌的情況下。私募基金向經理人支付的績效費通常為投資收益的10%-20%。

澤奔董事總經理Peter Alexander表示,中國投資者「對跑贏基準指數這類藉口不感興趣」,海外基金經理「必須做到不僅比肩國內基金的表現,還要跑贏這些本地對手」。不過他表示,更大的考驗是在市場人氣好轉時這些基金的表現如何。在許多方面,這些全球性資產管理機構都趕上了倒霉的時機,在市場和中國政府兩方面都是如此。

直到不久前,外國基金經理還只能通過與當地合作夥伴的合資機構在中國開展業務。2016年年中,中國政府表示將開始向全球性資產管理公司發放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牌照,允許其全資子公司從中國境內富有的個人及機構投資者那裡募集資金。去年,富達成為首家獲頒此類牌照的機構。自那以來,包括Man Group、施羅德投資(Schroders)和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 BRDG.XX)在內的另外十餘家全球性資金管理公司旗下的機構也已獲准在中國銷售投資產品。

但按照中國的規定,投資公司需在獲批六個月內啟動自己的首隻私募基金。監管機構還要求這些公司在中國部署募集到的資金,以幫助支撐中國的金融市場並防止資本外逃。結果這些基金剛一成立就遭遇了市場風暴。

截至目前這些公司的募資規模還很小,但其終極目標是有朝一日得到中國政府的批准,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這個國家面向散戶投資者募集共同基金,或者管理養老資產。有跡象表明此目標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實現。中國監管機構近期已允許全球基金公司最高持有境內合資公司51%的股權,三年內持股比例逐步放寬至100%。這實際上為這些基金打入中國龐大但分散的共同基金產業鋪平了道路。

樂觀增長前景令全球資產管理公司對近期跌勢不予理會。根據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Citic Securities)客戶間流傳的備忘錄,貝萊德代表在8月中旬與投資者的電話會議中表示,中國經濟較土耳其等發展中市場健康得多,預計人民幣兌美元將很快企穩。中信證券幫助貝萊德推廣在中國發行的股票基金。

根據該備忘錄,一位投資者問道若中國市場大跌,貝萊德是否會減少頭寸,該基金代表回答,更大的風險在於錯失市場反彈機會。

撰文:Stella Yifan Xi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特朗普:已準備好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劉強東一旦缺席,京東董事會寸步難行

馬雲計劃辭去阿里巴巴執行主席一職

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前景愈發渺茫

經濟威脅倍增之際中國大企業利潤為何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