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人見智】港產設計師 海外屢獲獎 15張圖訴說不平等

港產設計師 海外屢獲獎 15張圖訴說不平等

如果這個世界變成100人村,所有資源份額變成100份,全球資源分配會變得怎樣?本地設計師伍廣圖(Toby)在2008年曾設計20張《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海報,透過簡單易明的Infographic和少量的圖解數據,講述世界資源分配不平等,獲得全球一致好評。

貧窮背後正源於不公平現象,適逢今年香港樂施會40周年,邀請Toby合作並重新設計一套Infographic,以住屋、財富、食水、童工等題材創作15幅Infographic,並首推中文版,通過簡單的圖案去表達深奧的信息,冀令更多香港年輕人認識貧窮問題和全球不平等的現狀。

本地平面設計師Toby一直對不平等議題有研究,搜集各國新的數據,涵蓋逾50、60個範圍,如食水、貧窮等。過往曾推出《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的海報和明信片書,透過infographic,以簡單構圖令人更易明白真實世界到底是甚麼一回事,了解全球不平等現象。

女性暴力最難表達

問香港人最關注的社會問題,相信住屋令港人感受最深,而這問題在全球都備受關注。香港寸金尺土,地少人多,住屋供應不足,不少人仍住在籠屋、房中,環境惡劣,Toby以蝸牛表達住屋問題,「望住這個題材,我一睇就諗到用蝸牛去表達。」

香港人經常以蝸居表達住屋環境細和狹窄,然而,住屋問題並非香港獨有,在非洲有超過一半的人口住在城市中的貧民窟,他們住屋不穩,生情況同樣惡劣。「有些題材,就算諗3星期都未必諗到點表達,但一望到住屋就聯想到蝸牛,夠直接, 亦好Powerful。」

在芸芸不平等議題中,Toby認為女性暴力議題最難表達,「這個題目是我們做到最後一秒,都想不到應該用甚麼(圖案)去表達,因為女性暴力這個議題較敏感,有太多框制,不能表達得太露骨。」最初Toby以一個綠色啤梨,露出被咬了一口的啤梨肉去呈現女性暴力。「(用啤梨)比較容易聯想,亦可有力地呈現女性暴力,但樂施會覺得(啤梨)太直接聯想到女性身體,選擇用無咁敏感的圖像。」最後版本以折斷的花朵表達女性暴力,有殘花敗柳之意,但Toby始終對啤梨情有獨鍾。「我始終覺得個(啤梨)勁,呈現比較有力,如果係我自己做,我都可能會照用啤梨。」

「明信片書」變中學教材

Toby曾於倫敦中央聖馬丁(St. Martin)修讀平面設計,在最後一年,他對Infographic產生興趣並着手研究,發現以往有不少Infographic做到很靚,有很多圖、、顏色,但讀者通常都難以明白,「Infographic應該是簡化一件事,而非將一件事複雜化。就算讀者對該題材不熟悉,但透過一幅好的Infographic,便能明白當中的重點。」

2008年,Toby以《If the world were a village of 1000 people》統計為創作靈感,設計一系列名為《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海報,以精簡的Infographic去解釋世界不平等現象。作品簡單易明,推出後大受好評,有不同機構、大學、圖書館用作展覽、收藏或教學用途。「當時我將這系列的海報圖放在自己網站,慢慢傳開去, 吸引有不少人留意,亦因此獲得不少獎項。」

在網絡世界,要將同一熱潮不斷保溫有相當難度,Toby專注在設計作品,無刻意宣傳《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他坦言「要Keep住呢個熱潮好難。」適逢2011年他參加歐盟有關互聯網的會議時,趁機將4年前設計的海報加以改良,並推出明信片書,「這本Postcard書不只是將海報縮細,亦有按最新統計去更新圖像數據,改良Graphic,將以前大大張的海報變成一本可以寄、可以撕出黎、可以溝通的Postcard Book。」如今這本明信片書收藏於多間全球知名的博物館、圖書館收藏展出,如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亦有中學用作教材。

《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出版至今9年,海報涵蓋20個題材,Postcard書則有22個題材,細看Toby設計作品不難發現,其設計簡約,絕不花巧,最重視是背後的設計理念,「我最關注是每個設計能否帶出相應的信息,而非將圖畫到幾靚仔,幾有風格。」他希望作品可以跨越時間性,較為持久。設計上他以內容和創作意念行先,事前深入調查各題材,「我會先了解一件事的本質,再研究點樣用最適當的方式呈現出來。」

冀推平台深化不平等議題

每位設計師都有自己的一種堅持,Toby對每張設計圖都十分執着,上面的一點、一劃,每個圖案的存在都應有其意思。即使經過多次的反覆改良,亦不一定畫到「心水」的圖案。「就如表達童工現象的黑色小熊,我們可能試畫過100隻,甚至1,000隻,由頭盔款式、顏色都不斷更改,最後才設計出這個版本的小熊。」

其代表作《如果世界是一百人村莊》中,Toby曾以一條蕉去代表不同的性取向,蕉身代表異性戀(直),蕉柄是代表同性戀(攣)。「正如你覺得隻蕉好特別,其實係想到用蕉來表達才特別。」Toby的創作大多不會直接「畫公仔畫出腸」,希望透過相關的圖像引起讀者思考和聯想,「我唔會好直白咁講,因為我希望讀者睇完張圖會會心微笑,記得當中的內容。」

惟針無兩頭利,Toby覺得Infographic雖簡單易明,但有時停留太表面,不能夠讓人深入了解一件事。「我的心願是希望成立一個好大的平台,將這些設計數碼化,並擁有自己的Editing team,發布即時新聞,將每段文字簡化到連小朋友都可以明白。」他期望有一日能將圖像深化,增加更多相關資訊,讓更多人了解不平等議題。

撰文: 蔡璿驩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