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 47 分鐘

【見人見智】蔡瀾人生課堂 向前走.真我.守原則

馮樂琳

【見人見智】蔡瀾人生課堂 向前走.真我.守原則 

喜歡蔡瀾的人,讚賞他夠瀟灑;討厭蔡瀾的人,批評他太任性。瀟灑或任性也好,都代表蔡瀾不會在意別人的評價,他說能守住原則便可「為所欲為」,所以他一直 堅守人生四大原則:守諾言、守時、孝順父親、愛護年輕一輩。

人生活到74歲,蔡瀾驚歎踏入七旬之後「老得很快」,但他的腳步沒有停下來。網 購流行,他在淘寶開網店;網絡興起現場直播,他在微博直播自己出國旅遊的情況;政府辦美食車計劃,他亦曾經想參加。時代不斷滾動,每天捲走不同的人、事、 物,曾經有無數人問過蔡瀾,對某事某物即將流逝的看法,他始終如一地豁達回應:「時代進步,沒有可惜或不可惜,我一定跟住社會最新的東西,把握新的東西才 有商機。」

【文字 VS 影像】"必須愈做愈精"

蔡瀾寫專欄30多年,出版書籍超過200本,至今仍然保持每年出新書;他早 於5、6年前玩微博,近兩年同步經營他的個人Facebook,不間斷地用文字回覆提問、發帖,上月他帶團到馬來西亞,連日上載的卻以影片和現場直播為 主,「文字、影像都一樣,始終都是內容,內容是最厲害。」

網絡世界每日在變,文字、圖片、影片、直播,一代接一代,不過是幾年間的事。影像看似已經打倒文字,但涉獵過電影、電視、出版書籍的蔡瀾不盡認同,「這是一個時代的流程,我時常打個比喻,當電影出現的時候,舞台劇的人呱呱嘈話無人睇舞台,當電視出現的時候,電影人呱呱嘈話無人睇電影,當電視變成電子媒體,又話無人睇電視,每一個階段都是轉變,我是睇到感受到的,但所有媒體不會因此消失,文字一定存在,報紙一定存在,甚至現在舞台劇仍然存在,報紙、書本都是一樣,不應該惋惜或者覺得很悲哀、可憐,如果為了自己不能挽救的事而覺得損失, 你就是退了一步,但你一定要踏前一步,我永遠是踏前的。」

一直以來,有不少人問他對某些事物流逝的看法,他的態度始終如一,「時代進步,沒 有可惜不可惜。」要在不斷滾動的時代巨輪留下來,不讓時代捲走,蔡瀾說最重要肯變,而且必須愈變愈好,「你不可以一般,一般就會消失,以前拍任何電影都有 人看,現在不可以了,要愈做愈精,做人都是一樣。」

【舊平台 VS 新時代】"不可只求近利"

與蔡瀾兩次見面,他都帶來網店 「蔡瀾的花花世界」的新產品,今次是羅漢果茶,並即席沖泡一杯給記者試飲,他不諱言,隨身帶備產品是宣傳方式的一種,真正的主要宣傳渠道是網絡,「因為遊戲變了,報紙雜誌的宣傳(效果)無了,現在電視都無了,所以用電子媒體這個新渠道,但你要懂得控制,你玩它好過它玩你,被玩的意思是你懵懵懂懂,有機會都 不會把握,就變成被時代玩你。」

蔡瀾極可能是香港第一代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經他介紹的食店,無不大排長龍,現時他的微博有980多萬名粉絲,是他多年經營所得,「我相信耕耘,不相信即刻有得益。」他逐一免費回覆粉絲提問,但累積下來的粉絲數目,便引來商業注意,邀請蔡瀾發一條微博,隨時要十多萬元。

除了分享見聞資訊,蔡瀾不時推介他的產 品,近日的得意之作是玫瑰花系列,其中在羅漢果茶包加入法國的玫瑰花,為羅漢果的甘味注入驚喜,每一樣產品,蔡瀾都精挑細選材料和研究處理過程,但價錢並不算貴,「沒有在淘寶做生意就不知道,超過200元的東西是沒有人買的,想賣貴一點就要發展天貓,利潤可以高一點,但要一步一步鋪路,不可以只求近利。」

【賺錢 VS 良心】"善心食物不會差"

在深水埗派飯聞名的明哥早前搬新舖,獲得偶像蔡瀾親筆提字,但兩個人明明「大纜扯唔埋」,到底紅娘是誰?「三聯書局的香港元老藍真先生的太太是我媽媽的學 生,以前兩家人經常見面食飯,我跟他們的女兒感情很好,一直有聯絡,她很熱心社會,她跟我提起(提字)這件事,我話梗係得啦!」蔡瀾對明哥的工作早有所 聞,本來想先拜會明哥,試試他的手勢,但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只好擱置,蔡瀾最後大筆一揮,寫下新店名「北河同行深水埗」,送贈給明哥。

明哥的飯盒也許不算珍饈百味,但好味與否,並不在於食物本身,「咁好心做給老人家食的食物,不會太差的,最少有個善心在。」蔡瀾早年曾經寫文,記他到愛民一間派粥給老人家的大排檔小店,親睹店主施贈的畫面,又大讚店主的食品絕不偷工減料。對於在成本不斷增加的經營環境,仍願意做慈善的店東,蔡瀾特別欣賞。 「肯做(善事)的一定是好人,我很簡單的,好人就幫,壞人就少接觸。」

【小販 VS 美食車】"諸多限制無好野"

蔡瀾過往介紹過不少食店都是從小販做起,但近年已買少見少,他說小販依然存在,「茶餐廳就是小販,只是形式不同。」不過,他認為形式轉變的背後是政府對人沒有信心, 「政府對小販沒有信心,小販就慢慢消失,小販不好嗎?日本九州有很多小販,點解他們可以?你唔俾人生存,咪逼人要交貴租。其實無咩管理不到,小販不一定好似以前的污糟。」

政府近年推動美食車先導計劃,剛公布16名入選單位,原來蔡瀾也想過參加,對於很多人批評美食車只能定點經營,失去「車」的流動概念,他直言計劃「諸多限制」,「諸多限制就無好野出來,無信心惟有用規矩去管人,但(美食車)都是不好之中的選擇。」

【手杖 VS 枴杖】"年老生活應更燦爛"

近年,蔡瀾手上總有一枝手杖,他堅持這是一枝手杖,而不是枴杖。「中國人都叫枴杖,枴了才用的,因為中國人是一個比較悲觀、劣根性比較重的民族,甚麼都往壞的方向去想。」

蔡瀾買過最貴的手杖要兩萬多元,購自英國,他形容這是一個懂得生活的國家。「在20世紀初,手杖是英國非常流行的男性飾物,後來這股風潮吹到日本。」訪問當 日,蔡瀾手執的手杖正是購自日本東京,純黑色的杖身,杖頭是一朵鮮紅玫瑰花,與他身上白底紅花的套裝襯絕。每到一個地方,蔡瀾都去搜購手杖,至今已收藏逾百枝,但仍未夠蔡瀾用來襯衫,「現在喜歡收黑色或白色的,自己畫,好似以前我自己畫領呔一樣,最近我又畫鞋,以前買幾千元的鞋都不好着的,最近在內地找到160元一對,好好着,但又笨重又難看,我便自己加些顏色上去。人老了亦不可以太單調,因為年長而求其是最不應該的,年長的生活應該更燦爛。」

【問 VS 答】

蔡瀾早前出席書展期間的講座,以「蔡瀾談人生」為題,與在場近200名讀者交流,他甫一進場,先開宗名義要宣傳一番,包括今年出版的兩本新書,以及網店的新產品羅漢果茶,引來哄堂大笑,他說自己演講從來沒有主題,亦不需要準備講稿,便隨即邀請在場人士提問,「當是來我的客廳傾計。」

問:讀者 蔡:蔡瀾

問:以你現在的年紀,你的人生主題是甚麼?

蔡: 在20、30歲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會老的,無可能老的,到40歲、50歲、60歲都覺得無可能,60歲都不老?我乜都做到,無可能會老的,70歲,開始 來了,來得很快,忽然間照鏡,有點老喎!老是避免不到的,而且老得很快,快得你不敢相信。我十幾歲已出道,很多電影公司老闆請食飯,我坐下飯桌,我是最年輕的一個,當時我已想,有一日我會是最老的一個,現在多數是。我現在不喜歡照鏡見到自己的樣子,但到死的一日,都會繼續老下去,老就老吧,個樣咁醜,接受 它了,生老病死是一定發生的。

問:你對死亡有甚麼看法?

蔡:生老病死是一定的,中國人比較忌諱死亡,但一些短命國家如墨西哥,他們認為與其怕死,不如把死亡變成歡樂,所以他們有死亡節。只要覺得死亡沒有大不了,便可以一直討論,討論下去就有文化,黑人在葬禮上吹奏色士風,載歌載舞,很多爵士名曲因死亡而來的,我認為我們(中國人)應該多一點講這話題。

問:你對食的感悟是甚麼?

蔡:刷牙最多一日兩次,食是一日三次,一生人做這麼多的事,應要做得愈來愈叻,所以我一直對食物、產品要求很高,當要求很高時,就會明白自己的要求愈來愈簡單,食得愈來愈清淡,家務助理煮出一桌飯菜,我都叫她收起來,我要幾個泡菜、一碗飯就可以。

問:我身邊有很多人食三文魚刺身,應不應該食呢?

蔡: 我在日本生活了8年,日本人是絕對不食三文魚刺身,因為他們一早知道三文魚是帶蟲的魚類,在大西洋捉到的三文魚或者可以生食,因為在深海之中,啲蟲死晒, 尤其是蘇格蘭三文魚都可以食一食,但都不是完全生食,煙燻過的。在淺水游的魚會生蟲,而三文魚的習慣是從淺水游去河中產卵,咁一定有蟲,日本可以食刺身的魚都是深海,淺水魚不生食的,大家為了貪平,去迴轉壽司揀個三文魚食啦,遲早食到成肚都是蟲,祝君好運!

問:內地有很多年輕人到大城市工作和生活,同時家鄉有父母要照顧,這些年輕人應如何平衡?

蔡:孝順父親是應該的,離開父母(到大城市生活)也沒有錯,為自己或為別人而活要由自己決定,決定了就不要後悔,盡量去孝順父母,有時間便打電話、寄東西,不要將距離愈拉愈遠。

撰文:馮樂琳

 

附件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