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買兩邊】中國與委內瑞拉反對派談判以保護當地投資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代表已經與中國外交官就債務和石油投資進行了磋商。照片攝於2月5日加拉加斯。 圖片來源:FEDERICO PARRA/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一直在與委內瑞拉政治反對派進行磋商,以保護中方在這個陷入困境的拉美國家的投資。在作為中國政府重要盟友的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之際,中方採取了兩面下注的策略。

據知情人士透露,由於擔心中國在委內瑞拉石油項目的前景,以及委內瑞拉拖欠中方的近200億美元債務,中國外交人士最近幾周在華盛頓與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的代表進行了債務磋商。在美國的支持下,瓜伊多牽頭了推翻馬杜羅的行動。

美軍戰爭學院(U.S. Army War College)研究中國與拉美關係的專家R. Evan Ellis說:「中國認識到委內瑞拉政權更迭的風險越來越大,不想站在新政權的對立面。雖然中方更喜歡穩定,但他們意識到必須把雞蛋放在另一個籃子內。」

這次會談反映委內瑞拉左翼政府的債權人越來越不安。近20年來,與中俄兩國的石油換貸款交易為委內瑞拉提供了至關重要的支持。委內瑞拉前總統、已故社會主義派強人查韋斯(Hugo Chávez)加強了與中俄以及古巴、伊朗甚至印度的聯繫,從而與美國抗衡。

但是,在查韋斯精心挑選的繼任者馬杜羅於2013年上台之後,委內瑞拉與這些國家的商業和金融關係一直很緊張。多年來腐敗活動猖獗,政府管理不善,委內瑞拉經濟開始萎縮,石油產量下降了逾一半。美國政府上個月對委內瑞拉石油工業實施制裁,這加劇了馬杜羅面臨的困境,切斷了該國唯一重要收入來源,預示石油產量將進一步下降。

中國外交部未回應記者關於中國與委內瑞拉反對派接觸的查詢。最近幾周,中國外交部表示正在進行磋商,中方希望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害。在2月1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當被問及中方是否與委內瑞拉反對派接觸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稱,中方就委內瑞拉局勢通過不同方式與各方保持密切溝通。耿爽說,無論局勢怎麼變化,中委兩國的合作都不應該受到任何損害。

瓜伊多已公開向中國和俄羅斯示好。這位年輕的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主席曾強調,任何政治變革都是經濟改革的前奏,目的是恢復穩定。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員選擇瓜伊多擔任臨時總統,直接挑戰馬杜羅。

瓜伊多表示,委內瑞拉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的石油儲備,中國是世界最大石油進口國,兩國之間應保持往來。Ellis表示,若馬杜羅政府倒台,可能對中國有利。他表示,瓜伊多可能推動美國取消制裁,恢復石油交易,說到底,瓜伊多上台對中國有益無損。

知情人士表示,中委兩國之間的償債談判存在重大障礙。自2007年以來,委內瑞拉通過一系列石油換貸款交易向中國舉債500多億美元,據中國商務部估計,委內瑞拉當前仍拖欠中國的債務約200億美元。

委內瑞拉石油部部長Manuel Quevedo(中)周一(2019年2月11日)訪問了印度,尋求擴大對印度的石油出口。 圖片來源:ANUSHREE FADNAVIS/REUTERS

兩名了解談判情況的人士表示,中國不希望在貸款上蒙受重大損失,雖然委內瑞拉反對派的一些經濟顧問對包括該國違約債券持有人在內的貸款人建議他們接受這樣的現實。知情人士表示,中委雙方討論了對償還計劃給予寬限期,讓潛在的委內瑞拉過渡政府有喘息空間。

反對派議員長期以來也呼籲,增強中國對委內瑞拉貸款條款的透明度。據了解談判情況的人士透露,中方對此表示反對。

像中國一樣,俄羅斯已公開支持馬杜羅,但並不太願意拿出新資金來支持其政府。中俄兩國近年來都沒有向委內瑞拉提供大筆貸款。能源顧問認為,中俄兩國在委內瑞拉的石油合資企業一直受到該國石油行業普遍存在的腐敗和經營難題困擾。

一家向在委內瑞拉開展業務的中俄國有企業提供油田閥管的公司董事表示,該公司2018年只做成了一筆銷售業務。這位董事稱:「我沒看見中國人和俄羅斯人再投入任何資金。」克里姆林宮發言人Dmitry Peskov本月指出,俄羅斯對與瓜伊多進行對話持開放態度, 並表示,不論委內瑞拉政局如何發展,預計俄羅斯都會維持與該國的合作關係。

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旨在讓石油資產和收入脫離馬杜羅掌控而轉入瓜伊多手中,切斷馬杜羅與委內瑞拉最大現金客戶之間的通道。

委內瑞拉官員一直在為其重油尋找新買家,直到1月份,這些重油還可以在特別設計的美國設備上提煉。周日,沙特國有油輪公司Bahri表示,其一艘船隻已抵達委內瑞拉,為委內瑞拉在印度的一名客戶裝載原油。Bahri表示,今次裝運將在美國制裁規定設置的寬限期結束之前完成。

委內瑞拉石油部表示,該部部長Manuel Quevedo周一訪問了新德里,尋求擴大對印度的石油出口。但印度官員已經私下表示示,他們對委內瑞拉越來越缺乏耐心。委內瑞拉應償還印度國家石油公司ONGC Videsh Ltd.的近5億美元款項已經拖欠了數年。

委內瑞拉政府還拖欠部分印度製藥公司的錢,這些公司一度在委內瑞拉蓬勃發展,而拖欠迫使這些公司在社會和經濟環境惡化之際將業務從委內瑞拉撤離。

前印度駐委內瑞拉大使、剛從外交部退休的Smita Purushottam說:「印度的私營企業幾乎沒有理由在如此混亂的形勢下增加進口。」她表示:「我的看法是,委內瑞拉人民正在為生存而戰。他們承受了太長時間的苦難,前進的唯一辦法也許就是在國際監督下重新開始,盡可能減少他們的困難,重新燃起希望。」

撰文:Kejal Vya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透過美企業績看中國經濟放緩程度

美農村運營商抵制針對華為的中國電信設備禁令

中國對以色列的投資引發安全擔憂

中美二分天下,互聯網世界硝煙四起

低迷經濟數據暗藏利好中國股市積極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