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辦公室政治學】中層,才是最容易迷失的一群

圖片來源:電影《救火英雄》;圖片文字: 陳詠燊。

中層員工,無論表面上多風光,其實他們才是在公司裏最容易迷失的一群。

很久以前,我接了一個大公司的影片製作project,負責替他們某個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性會議製作紀錄影片。

那個會議雲集了世界各地同一個行業的高層,各自上台發表差不多一小時的演說,我們的工作,就是日間進行拍攝,之後即晚剪一條一兩分鐘的精華片段,在第二日朝早會議前作公開播放,以告訴嘉賓們昨日有多精采,更藉此顯示該公司的效率。

製作時,該公司派了一位中層與我們一起工作,他日間負責替攝影團隊作拍攝顧問,幫忙認嘉賓,亦在幾場演說同場舉行時,在有限資源下,決定哪位「嘉賓」值得多拍一點,哪一位可以隨便拍幾個鏡頭,晚上又幫忙決定哪幾位只是「講者」,有鏡頭備用就夠,不用放進花絮之內。

有一晚我們收到片後一看,發現日間所拍攝的風格跟平時不同,footage中佔了大半都是同一個演講者,我們問為甚麼會拍這個人那麼多,那位中層答:「佢係我老細。」

一切都明白了,多拍一點自己的老闆沒有問題,但可不應因為多拍了他,而拍少了其他專程從外國而來的貴賓吧,他卻面露愁容地答:「我老細要求好高,拍得他唔好,佢一定會鬧。」

好了,要開始剪片了,我們根據之前幾天的慣例,剪了一條半平均每位講者三個鏡頭的花絮出來,中層看完後問:「可否加多兩個鏡頭畀我老細?」

那刻,我覺得超越了我們的專業了。首先,在製作立場,根據我們之前的風格,有資格出鏡的嘉賓,或多或少都是CEO或CEO對下一層的級數,而他的老闆至少低兩級,能夠出鏡都已經算是「豪畀佢」;第二,在一間國際級企業的立場,山長水遠被邀請而來的嘉賓,所得到的鏡頭竟然比所謂主人家的一位「中層」(那位老闆,其實都只是一位中層吧)還少,讓外人看見的話,只會覺得主人家太不大方吧。

我表達了我的反感,但那位中層仍然堅持,他說最後審批影片的就正是他老闆,他一定會想這樣的。終於我屈服了。究竟他是出於擦鞋還是恐懼?我不知他與老闆的關係如何,但我感到是後者。

之後照常凌晨交片,讓影片可以在朝早九點準時出街,跟着我們就收工了。就在早上八時左右,我們突然收到電話,是那位中層打來,他急着問:「老闆有意見,可以立即將他的那幾個鏡頭拿走嗎?」

原來,連他老闆都明白我們在想甚麼,就連甚麼為之公司形象,他再自戀,都懂得在國際場合要知分寸,從來迷失的,都是那位中層而已。

很多事情,其實只要用常理就可以決定得到,可是在企業中的中層長期在迎合老闆的「迎送生涯」中,很容易就被磨蝕了智慧,於是很容易就會變成失去常理的擦鞋機器。

你是一位中層?你不知應該怎樣做抉擇?試試任何問題都先用常理去想一次,才去幻想老闆的喜好吧。

撰文:陳詠燊
電影《逆流大叔》導演編劇、專欄作家、專上學院講師。曾於香港十大企業之一擔任製作經理多年,見證及參與過無數辦公室戰役,是香港少數同時具備電影前線製作與企業行政經驗之電影人。Facebook:陳詠燊 Sunny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