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瑞典截然不同的防疫模式

·6 分鐘文章
3月27日,斯德哥爾摩一家餐館坐滿了前來就餐的人。圖片來源:JONATHAN NACKSTRAND/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3月27日,斯德哥爾摩一家餐館坐滿了前來就餐的人。圖片來源:JONATHAN NACKSTRAND/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滑雪道仍舊開放,餐廳生意興隆,購物中心亦滿是消費者。

歡迎來到瑞典,新型冠狀病毒流行之際,瑞典是少數幾個採取截然不同防疫方式的西方國家之一。

各國政府對人們行動自由施加的限制越來越大,現在,歐洲和美國大部分地區的社交生活都只能以家中心。而瑞典的辦公室和商店仍然開放,國家發布了相關建議而非限制令,同時坐觀其變。

企業、幼兒園和學校依舊開放。漫長的冬天過後,斯德哥爾摩的街邊咖啡館和戶外酒吧在周末擠滿了顧客,市內的老城區吸引了大批當地人來享受好天氣。 為數不多的強制措施只是禁止召開50人以上的會議,並下令酒吧和餐館只能為已經就座的顧客提供服務,以避免過度擁擠。

英國和荷蘭亦曾考慮過讓病毒以受控的方式在人群中傳播,從而形成一種自然的免疫。 但學者們警告,數十萬人可能會因此死亡,醫療體系會不堪重負,兩國隨後只好改變了防疫方式。

現在來評估瑞典的方法會帶來良性還是災難性的後果仍為時過早,但截止目前,病毒尚未在瑞典廣泛傳播。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匯總的統計數據,截至周一(2020年3月30日),瑞典的1,000萬居民當中有4,028例確診病例,146人死亡。 而在國土面積和瑞典差不多大的歐洲國家奧地利,大約有880萬人處於封鎖狀態,同期的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別為9,200例和108例。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家和政策制定者安德斯·特格內爾(Anders Tegnell)說,該方法與英國最初採取的方法很相似,就是讓病毒的傳播盡可能放慢,保護老年人和易感染群體,直到大部分人自然免疫或等到有疫苗可用。

卡羅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的內科醫師兼教授塞西莉亞·索德伯格-納克雷爾博士(Dr. Cecilia Söderberg-Nauclér)說,接下來的兩周時間將決定瑞典目前的方法能否有效,看當局是否會因大量新增病例而改變策略。 她預測由於缺乏對行動的限制和對病毒的檢測,病毒傳播會失控,政府將被迫改變策略。她認為,那些避免了大面積封鎖的亞洲國家,都是依靠大規模病毒測試和隔離陽性病例來做到阻止傳染的。

長期以來,瑞典一直傾向於採取自願性原則,建議老年人採取自我隔離措施,年輕人減少社交活動,而不是採取強制性措施。 特格內爾博士認為這就需要更高的合規要求。

他說:「大多數人如果出現症狀都會留在家裡。我們希望減緩傳染病蔓延的速度,直到瑞典的病例數字達到某個最高點,如果這個高點不是太誇張的話,我們還可以繼續。」

和英國不同的是,公眾沒有因為擔心而強烈反對這種自願的方法。民調公司Novus上周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有80%的人贊成總理史蒂芬·洛夫(Stefan Löfven)的觀點,他在講話中呼籲每個成年公民承擔個人責任,來防止疾病傳播。

與之前的周末相比,斯德哥爾摩人在上周末出行時,更傾向去非封閉空間,在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時候,亦儘量和其他人分開就座。一些斯德哥爾摩人留在家中,許多滑雪者縮短了在奧雷等熱門度假勝地的行程。據斯德哥爾摩交通公司(Storstockholms Lokaltrafik)公布,上周使用斯德哥爾摩地鐵和通勤列車的人數下降了50%。

包括德國著名醫生安斯加·洛斯(Ansgar Lohse)和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朗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在內的一些歐洲專家和官員,都對這樣的方法表示了讚賞。

但是即使在支持者中也有人指出,類似模式很難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文化環境之外複製。 他們指出,在瑞典文化中,世代之間的人群互動不像在意大利這麼頻繁。根據官方數據,瑞典半數以上的家庭只有一個人。這就意味著,年輕人將病毒傳播給老年人的風險較小。

斯德哥爾摩的人們繼續乘地鐵出行。圖片來源:HENRIK MONTGOMERY/TT/ZUMA PRESS
斯德哥爾摩的人們繼續乘地鐵出行。圖片來源:HENRIK MONTGOMERY/TT/ZUMA PRESS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瑞典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大多發生在該國的索馬里社區。當地的人們往往居住在比較貧困的區域,住所狹窄,世代間交往更頻繁,也更難及時獲取政府資訊。亦有一些瑞典的經濟學家批評政府戰略短視,他們警告疫情失控的代價可能會遠大於避免封鎖的短期利益。

對此表達擔憂的主要是科學家和醫生。 他們中的部分人擔心病例數很快會迅速上升。 斯德哥爾摩的Huddinge診所已經購入儲存屍體的冷藏容器,一旦死亡病例像其他國家一樣迅速上升,即可投入使用。 擇期手術都暫停了,地方當局正在斯德哥爾摩建造為新冠病人準備的臨時診療場所。

於默奧大學(UmeåUniversity)流行病學教授喬阿西姆·羅克洛夫(JoacimRocklöv)在為爭取政府改變立場而努力,他表示:「這對全國人民來說都是個有巨大風險的試驗,可能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 「將風險留給人們自己來決定怎麼做、而沒有施加任何限制是非常冒險的。 從其他國家的例子可以看出,這是一種嚴重的疾病,對瑞典也不會例外。」

羅克洛夫博士的研究表明,在不抑制病毒傳播的情況下追求自然免疫會使醫院不堪重負,並導致大量的死亡病例。 他同時也懷疑高風險人群能否真的能得到有效庇護。

於默奧大學病毒學教授弗雷德里克·埃爾格(Fredrik Elgh)說,當前的政策很讓人害怕,他呼籲在斯德哥爾摩實施隔離措施。埃爾格博士說:「疫情再沿著流行曲線發展下去,我們會不堪重負。」

撰文:Bojan Pancevski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原油價格漲逾20%,市場憧憬價格戰結束

3M公司CEO:美國N95口罩需求遠超我們的產能

2020年市場大恐慌?哦,我大賺了一筆——你也是吧

敢問市場去向何方,華爾街大鱷如是說

全球頭號經濟大國為何缺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