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30 分鐘

中國今次救不了全世界


2017年,中國廣東省的一座興建中大橋。中國在國內的支出對其他地區經濟的提振作用無法再像以前那樣。 圖片來源: LU HANXIN/ZUMA PRESS

美國人已習慣了擔心中國的實力。但現在他們或許需要開始擔心中國喪失實力。

自十多年前的金融危機以來,各國央行一直被廣泛視為幫助全球經濟擺脫重大困境的力量。不久前,美國聯儲局再次降息,以防範下一次經濟下行。但一直以來,中國發揮着更重要的作用:每當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時,中國政府就會在道路、機場和住宅開發領域大舉支出,讓全球各地的企業及其員工得到水源。令人不安的是,這項秘密武器似乎正失去威力。

中國這個亞洲巨人正努力應對結構性放緩。此外,數據顯示,經濟增長的跨境傳遞效應不像以往那麼明顯了。

中國最近公布的第二季度經濟增速為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引起了媒體的關注。由此產生的間接影響卻鮮有提及。第二季度的數據顯示,貿易目前正在拖累美國經濟。在歐元區,服務業依然強勁,但更依賴出口的製造業活動已降至近七年來的最低水平。

即使中美之間最新貿易談判取得成果,這個問題亦不會很快消失。中國的問題早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加徵關稅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在中國的技術水平已經趕上大多數發達國家之際,保持過去的高速增長一直是一項艱巨任務。

中國政府試圖降低巨額債務的努力,令維持經濟高速增長變得更加困難。每一輪經濟刺激措施都會將新形式的槓桿引入中國金融體系不透明的角落,比如地方政府債務和所謂影子銀行持有的理財產品等。

最近的經濟放緩讓中國官員別無選擇,只能重新啟動財政刺激政策。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分析師表示,中國去年年底推出的刺激方案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6%左右,約為2008年後啟動的人民幣4兆元(合5,800億美元)大規模刺激計劃的一半,但與2015年相當於GDP 5.4%的刺激計劃相當。

中國經濟對刺激計劃的反應遲鈍。部分原因在於中央政府一直不願過多地捲入。中央政府避免給自己增加更多債務,優先考慮的措施是減稅,而不是直接創造就業機會。

然而,世界其他地區的主要擔憂是,中國這種刺激措施對其他國家經濟的拉動作用正在降低。

瑞銀(UBS)經濟學家Bhanu Baweja長期以來一直警告,全球進口增速與GDP增速的比率在向20世紀80年代之前的普遍水平回落,因此一個國家的成功令其貿易夥伴受益的程度已較過去下降。全球化正在退潮,中國增長的光環效應亦在消退。

瑞銀的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8年間,全球GDP每多增長一個百分點,會刺激進口增長1.4%,而在1986年至2008年全球化加速、中國逐漸發展成為經濟超級大國期間,GDP增長對進口的提振幅度為2.2%。此比例還在繼續下滑:過去12個月刺激幅度僅為0.6%。

其中一項因素是頁岩氣革命,頁岩氣革命使美國大大降低了對外國能源的依賴。此外,還有更廣泛的原因,如製造商厭倦了冗長的供應鏈,將生產轉移到離客戶更近的地方。

但過去15年,隨着中國國內生產日益升級,對進口鋼鐵和機械的需求減少,中國的進口傾向也有所下降。此進程似乎已無可更改。例如,中國科技巨頭華為技術投資有限公司(Huawei Tech Investment Co. Ltd.)計劃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統,取代google的Android,以此回應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其使用美國供應商的限制。

如果之前不斷飆升的對華出口無法持續,西方經濟體將在哪裡尋找下一個經濟需求的巨大來源尚不得而知。

在20世紀70年代以後,全球許多國家通過限制薪資增長來控制通脹。債務填補了消費經濟的疲軟,而債務往往受到房地產價格上漲的驅使。2008年這種債務泡沫破滅時,中國經濟增長和央行刺激措施成為推動全球經濟繼續前行的引擎。

但事實證明,低利率在重振消費方面基本上是無效的,而中國將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充當安全網。在某種程度上,決策者可能需要從過去那個薪資增長和積極財政政策的時代找一找靈感。

可以肯定的是,經濟衰退的跡象尚未出現。尤其是美國一直以來並未受到中國經濟放緩的不利影響,原因是美國經濟更注重國內市場。然而,當全球經濟真的開始運轉失靈時,投資者將需要新的救助者。

撰文:Jon Sindreu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元關口

特朗普為何不顧幕僚反對執意要對中國加徵新關稅?

人民幣逼近7關口,因中美貿易爭端加劇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中國這次救不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