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中國出生率創新低威脅經濟增長

由於文化觀念的轉變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顯升高,中國女性生育水平不斷下降。圖為在北京等待火車的一家人。 圖片來源:REN CHAO/ZUMA PRESS

中國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現代歷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結構老齡化和勞動力萎縮的速度,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也未能制止這一趨勢。

中國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齡在60歲或以上。勞動年齡人口的減少會降低生產力並提高勞動力成本,進而削弱經濟,日益擴大的老齡人口也將推高醫療開支。韓國和日本也面臨類似問題,但規模要小得多。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經濟學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來自東亞國家的教訓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難回升。中國將不得不適應就業萎縮對增長的持續拖累。」經濟學家表示,中國經濟今年增長率將在6%左右。凱投宏觀預計到2030年,人口變化每年將使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減少0.5個百分點。

根據新發布的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每1,000个中國人中有10.5個新生兒,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建國以來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紀80年代小幅上升後,中國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遠低於1961年中國遭受大飢荒時的水平。2019年中國新生兒數量減少4%,至1,465萬人,為連續第三年下滑。

由於文化觀念的轉變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顯升高,中國女性生育水平不斷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對職業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選擇將生育時間推後,甚至完全不考慮生育。

中國的社保體系亦落後於發達國家,導致中國父母在養育子女方面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工作單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視行為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願。

在大城市,人們對生養孩子的看法尤其前衛。今年41歲、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編輯的Kang Juan認為,孩子會帶來不必要的負擔。單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懷孕,否則她不會主動要孩子。Kang說,她的許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後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說,在中國,生孩子絕對會阻礙你的職業發展。

為了緩解人口結構給經濟帶來的壓力,中國政府於2016年開始允許每個家庭生兩個孩子。此前經濟學家警告,1980年實施的嚴格的獨生子女政策給中國安上了人口結構的「定時炸彈」。中國的勞動力數量從八年前開始萎縮。

但二孩政策並沒有產生預期效果:雖然2016年中國新生兒數量有所增加,但此後一直在穩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負擔讓David Yan和妻子擱置了生孩子的計劃。31歲的Yan說,他們希望未來幾年先能確保穩定的收入,然後再決定何時要孩子。他說,養孩子需要支付幼兒園、學校、課外班等費用。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區,這對夫婦只好擠在一套非常小的住處。由於樓價飆升,他們無力升級到更大面積物業。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當時他任職的小型金融公司破產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國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員質疑中國官方人口數據的可靠性。民間估計數據顯示,中國嬰兒數量低於官方數據所顯示的水平,2018年時中國人口已開始減少,而官方數據顯示人口還在增長。

人口學家和經濟學家一直對中國官方的死亡人口數據保持警惕。2006年以來,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數據一直維持在一年大約900萬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數據亦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慶,根據當地衛生部門的數據,2019年前五個月新生人口減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個月的總和還要高。

攜程集團(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長梁建章(James Liang)估計,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為準,那麼2001到2009年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萬。梁建章主張採取更積極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中的生育率計算出生人口數量的,這亦是可以獲得公開數據的最近一個年份。當年平均每個婦女生育1.18個孩子。一些研究人員稱,近幾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試圖為女性提供凍卵等福利項目,幫助女性員工解決家庭後顧之憂。

撰文:Chao Deng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或顛覆全球貿易爭端解決方式

中國人口出生率降至1949年以來新低,威脅經濟增長

中國雞蛋價格為何幾近腰斬?

中國對外宣傳「一帶一路」尋求合作,但外國企業感到被排斥在外

飛往這個美國島嶼前,一家航空公司要求女乘客驗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