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31 分鐘 開市

中國因素恐威脅美股升勢

中國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1月份製造業活動連續第二個月萎縮。圖為深圳一家生產機器人的公司的一名員工。 圖片來源: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投資者正將中國視為美國股市反彈的一個主要威脅。一個月前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放緩的預警曾衝擊全球股市。

雖然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影響的擔憂在2019年最初幾天撼動了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領先企業的股價,但美股仍錄得了數十年來的最佳一月份表現。即使聯儲局(Federal Reserve)料將放慢加息步伐的跡象助推了一波反彈,但投資者仍擔心中國經濟放緩及中美貿易爭端可能會衝擊這些企業巨頭。

中國的需求對蘋果公司等科技巨頭、國際汽車生產商以及工業企業至關重要,若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幅度大於預期,所造成的影響將遠遠超出其國界。蘋果公司股價在1月份反彈,累計上升5.5%,但較歷史高位仍低28%左右。Caterpillar、3M等美國工業巨頭以及晶片生產商Nvidia等科技公司的股價最近都有所上漲,雖然此前這些企業均表示中國經濟增長日益放緩對其構成拖累。

投資者擔心的一個問題是,中國政府能否很好地應對經濟增長放緩,同時避免犯下加劇現有問題的政策失誤。一個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的人民幣貶值曾激起對中國經濟增長勢頭的擔憂,非但震動了全球市場,還在中國引發了長達數月的破壞穩定的資本外流,有關部門當時表示貶值是旨在提高人民幣市場化程度的努力。本周,投資者將等待中美兩國最高領導人或將於2月底會面的跡象。

最近的歷史走勢意味着他們有理由感到擔憂。對中國的擔憂是過去幾年幾次市場大跌的主要原因,當時,圍繞中國金融系統穩定性的擔憂升溫,震動了股票、大宗商品以及全球新興市場資產的價格。

雖然聯儲局謹慎的立場變化已減輕了有關貨幣政策收緊可能阻礙美國經濟增長的擔憂,但停止加息的可能性也凸顯出,聯儲局擔心美國經濟或許處於脆弱狀態,較近幾年任何時間都更容易受到中國增長放緩的衝擊。不少人亦擔心目前中國央行部署大規模刺激計劃的餘地可能不大。過去,規模龐大的刺激舉措曾減緩中國經濟滑坡,並減輕了投資者的擔憂。

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投資主管Louis Lau表示:「總的來說,我們十分謹慎。我們看到中國的選項正在耗盡。」

Louis Lau的基金已經把對中國資產的風險敞口削減至其基準水平的一半左右。該基金目前投資的中國資產以這樣一類公司為主——這些企業能夠更好地抵禦住經濟增長放緩或貿易戰的衝擊,例如精選的中國電信公司和中資銀行。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對基金經理的調查顯示,投資者提到中國增長放緩以及貿易戰是去年8月份到今年1月份市場面臨的主要風險。

最近公布的中國數據也為增長放緩提供了更多證據。中國官方採購經理人指數顯示,1月份製造業活動連續第二個月萎縮,不過放緩速度不及此前一個月中國去年6.6%的經濟增速是1990年以來最慢的年度增速

有觀察人士認為,實際情況可能比官方數據顯示的更嚴重。經濟研究公司中國黃皮書(China Beige Book)創始人Leland Miller表示,對中國行業人士的調查數據顯示,從汽車到連鎖餐館以及奢侈品,大量行業都表現疲弱。

Leland Miller擔憂,數年的政府刺激已經推高了中國債務,限制了本次官員們提振經濟的能力。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非金融公司的債務水平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值為157%左右,相比之下,新興市場整體約為94%。

Leland Miller認為,受過去幾輪刺激措施影響,投資者想當然的認為疲弱只是暫時的。但他表示,這已不再奏效,因為債務積累速度正超過增長速度。

另一些投資者則忽略通常被認為不可靠的官方數據,並尋找亮點以支持其繼續樂觀的看法:在服務業需求的推動下,2018年用電量增速達到六年來最高水平。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簡稱OECD)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國內需求增長7.1%,較上年高出逾一個百分點。

Bernstein分析師表示,雖然投資者的關注焦點是總體增長數據,但中國消費者的相關數據依然大體穩定。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首席國際經濟學家Torsten Slok表示,雖然經濟增速明顯放緩,但幾乎沒有跡象表明,情況正以非常顯著的方式惡化;中國已在引導經濟軟着陸,這就是其想法。

GAM Investments債券投資經理Amy Kam表示,中國暫時還能夠承受推遲解決債務負擔問題,但從中長期來看,她擔心中國需要進行企業去槓桿和建立更有效的貨幣機制。

Amy Kam仍相信中國政府有關部門能夠控制住放緩步伐。她持有中國房地產公司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發行的美元債券,兩者都受政策主導。

普信(T. Rowe Price)駐香港的投資組合經理Eric Moffett表示,雖然對中國增長和中國企業債務的普遍擔憂是有道理的,但這已在股價中得到體現。這也是他目前增持中國股票的原因所在。他說,消息無疑是負面的,但人們總會關注股價的走勢。

撰文:Ira Iosebashvili / Saumya Vaishampaya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三名與普京為敵的俄羅斯富豪慘淡離世,俄航往事浮出水面

拉斯維加斯史上最盛大的派對和矇騙全球的“鯨”

在華夢想破滅,美國企業家準備打道回府

中國因素恐威脅美股漲勢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下周將赴北京繼續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