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30 分鐘 開市

中國會否實施量化寬鬆?

中國正面臨一個與十年前的聯儲局相似的問題:短期利率太低,長期利率太高。 圖片來源:KIM KYUNG-HOON/REUTERS

中國短期借款利率過低,助長了新一輪股市泡沫;長期借款利率過高,因為政府發債持續增加。與此同時,民營部門又存在借貸疲弱的問題。怎麼辦?

2009年美國聯儲局曾面臨類似的局面,當時聯儲局購買了大量長期政府債券,以放鬆信貸環境,這就是所謂的量化寬鬆(QE)。中國央行官員否認中國需要類似措施,但國內媒體卻指央行正在考慮這些措施。中國央行是否以及如何開始實施這些措施將是未來一年市場的一個主要影響因素。

與聯儲局在2009年的情況不同,中國央行沒有面臨接近零的基準隔夜拆款利率問題。但過去一個月,中國充滿泡沫的股市上漲了近20%。短期借款利率下降將進一步加大抑制股市泡沫的難度,同時亦將令人民幣匯率受壓,而與此同時,美國正密切關注人民幣人為貶值的跡象。

而且,中國短期拆借利率已經低至2016年年底中國上一輪寬鬆周期結束時的水平,但仍不足以刺激經濟穩步復甦。不過,5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比當時同期限國債收益率高約0.7個百分點,而且隨着股市將資金從固定收益資產抽離,5年期國債收益率會再度上漲。更糟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將大幅增加發債,今年單是市政債券計劃發行規模就較去年高出約人民幣1兆元(合1,490億美元)。除非出現大量買家,否則政府借款可能會進一步衝擊民營部門。

所有這一切都引發了某程度的自我反省。中國財經刊物《財新周刊》2月底報道,官員們已討論了如何將中國政府債券用到貨幣政策中,並已達成初步共識,將把發達國家的做法作為指引。

類似量化寬鬆的政策將令人尷尬,尤其考慮到中國頗以當年得以避免西方國家在金融危機後面臨的困境為榮。但與持續整頓影子銀行的行動發生180度大轉彎相比,中國央行通過購買國債來幫助民營部門可能比另一種帶有政治色彩的方式更為可取。

有許多類似QE的工具可以悄悄地進行擴展或調整,如央行的抵押補充貸款(pledged supplementary lending, 簡稱PSL)或新的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argeted 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 簡稱TMLF)。這些工具可以延長央行對銀行的長期融資,這些融資通常以國債作為抵押。但問題是,這些貸款並不便宜:一年期TMLF的利率為3.15%。

如果中國央行下調PSL或TMLF的利率,則可能是一個更明確的信號,表明該行準備採取QE政策。短期內採取真正的美國式國債購買行動的可能性較小,但如果中國經濟繼續停滯不前,這種措施可能會提上日程。無論怎樣,中國國債的持有者都會看到去年夏季以來的收益進一步擴大——至少在目前的寬鬆周期結束之前是這樣。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駐華大使:中美貿易協議不會很快達成

狀告美國開啟華為“戰時狀態”

美國商界對允許香港向內地引渡嫌犯的提議發出警告

海航集團計劃撤銷對流亡商人郭文貴的誹謗訴訟

中國政府對華為拒做沉默羔羊表示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