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3 小時 38 分鐘 開市

中國正面臨滯脹挑戰

周五將公布的數據預計將顯示中國經濟第三季度放緩。 圖片來源: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以往開啟信貸閘門通常會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廠並帶來經濟增長。但現在卻主要導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價格,還有更多債務。

中國將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數據,外界的普遍預期是增速將低於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價格變動的名義增長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這開始成為一個顯著的問題,並且變成貨幣政策的一個主要制約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導致中國生豬數量大幅減少的非洲豬瘟疫情。但總體情況是清楚的:與2012年和2015年的前幾輪刺激相比,中國政府2018年啟動的最新一輪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溫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動住房和食品價格大幅上漲。

新出爐的數據顯示,9月份債務和股權融資餘額增長10.8%,增幅與8月持平,略低於6月的11%。與此同時,居民消費價格升幅處在近六年來的最高位,房價同比升幅接近10%,食品價格上升11%。工業和就業表現則尚未見底。

這樣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見端倪,當時豬肉價格還沒有達到如此讓人咂舌的水平。中國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2%,增幅低於第一季度的6.4%。但名義增長率出現2017年末以來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貸不僅在對實際經濟活動沒有太多幫助的情況下推高了價格,而且還是在錯誤的領域推高了物價。農業和服務業的名義增速加快,這可能歸因於食品和地產,但製造業增速卻放緩。住房和食品價格飛漲對社會穩定和實際消費支出都是一個問題。工業品價格的不斷下降則使得中國主要集中在工業領域的龐大債務負擔變得更難應對。

此難題是中國政府這一次如此依賴基礎設施債券發行來支撐信貸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理論上更多的基礎設施投資應該有助於提高工業品價格,而不會進一步推高樓價。

問題在於,相對於收入水平而言,中國已經擁有非常好的基礎設施。大量基礎設施債券的發行——據巴克萊(Barclays)透露,官員們正考慮將明年的部分配額提前到第四季度——亦有可能擠出本已疲弱的民營部門借貸。這一切都對中國的增長模式構成嚴重挑戰,這也是為什麼目前即便是貿易緊張局勢的略微緩和也會大受北京方面歡迎的另一個原因。中國的貨幣政策制定者即將無路可走。

撰文:Nathaniel Tap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正在失去中國消費者

華為收入增速加快,美國黑名單影響有限

美國出台新規限制中國駐美外交人員訪問活動

中國決心發展電動汽車可能另有動因

中國承諾購買美國農產品,但不確定性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