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分鐘 開市

中國殖利率優勢幫助人民幣躋身一線貨幣行列

·6 分鐘文章

【彭博】-- 中國的人民幣正在加速從全球匯市的配角轉變成與列強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員們紛紛擱置「無改革、難持久」的擔心,競相追漲。

在全球外匯交易中心倫敦,人民幣交易量已經今非昔比。人民幣期權已經超過日圓期權,而且現在買賣人民幣與交易英鎊一樣便宜。有鑒於此,富國銀行認為,有跡象表明人民幣在影響美元總體走勢中正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中國尋求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曾有過不少功敗垂成的嘗試。但這次爆炸式成長的背後是大量資金流入中國市場,其誘因則是全球逾14萬億美元負殖利率債券滋生的對投資回報的瘋狂追逐。

投資者對二十國集團最高殖利率的國債需求若渴,對中國的興趣更是達到狂熱,並引發了投資者在融資和對沖方面的流動性需求。這也加劇了市場的動盪,吸引了多年來忽視這塊市場的投機客。

「就我們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屬於一線貨幣,」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駐紐約的全球電子外匯業務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幣的交易活動已大大增加。」

這一轉變發生之際,中國正在繼續緩慢放鬆匯率控制——這是北京促進人民幣全球使用的長期計畫的關鍵所在。中國正在研究放寬境內個人海外投資的限制,此舉將為雙向資本流動提供便利。

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目標是擺脫對美元的依賴,而在一些人看來,這對美元霸權構成了地緣政治挑戰。近年來,由於與美國緊張的經濟關係,而且這種趨勢在拜登任內可能繼續下去,中國降低對美元的依賴變得更為必要。

目前,主要鼓勵國際投​​資者使用離岸人民幣(市場代碼CNH)。

雖然離岸人民幣理論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著其價格取決於需求、經濟數據和地緣政治發展,但通常依然與在岸人民幣(代碼CNY)亦步亦趨。而且,由於中國央行僅允許匯率在中間價上下2%的幅度內波動,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著匯率。這種做法可能最終也會影響人民幣的國際使用。

噴發

儘管如此,根據一項央行調查,倫敦市場的人民幣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達到創紀錄的845億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達到78億美元。芝商所集團旗下的EBS表示,從2015年到2020年,其倫敦和紐約平台上的人民幣現貨交易量分別成長了90%和131%。

在現匯市場成長的同時,也產生了對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據英國央行的數據,倫敦市場人民幣期權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創紀錄的117億美元,遠期合約日均交易量近120億美元,是2019年以來最高水平。

延伸閱讀:在岸人民幣夜盤魅力大增 歐美時段消息及離岸波動創造交易機會

「其意圖是讓人民幣在市場上更自由地浮動,」巴克萊駐新加坡的全球新興市場和G-10線性外匯聯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這使人們更有信心進行交易。」

製造這種變化的主力是外國資金。過去一年來,外資一直穩步流向中國,增持中國債券的速度在1月份達到創紀錄水平。許多資金是在追求更高回報——中國10年期國債殖利率為3.3%,而美國國債只有大約1.3%,德國國債則是負殖利率。其他資金則在增加持倉,以增加對中國資產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準指數最近納入中國資產的決定。

隨著格局變化,市場指標顯示離岸人民幣一個月隱含波動率現在已經追上歐元和日圓。儘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貨幣由於央行史無前例的政策行動而下跌,但人民幣的波動性依然吸引了對沖基金和快錢投資者的興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稱,額外的流動性幫助將人民幣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萬美元約20美元的水平。這跟英鎊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歐元兌美元(全球最活躍的貨幣對)約為每百萬美元10美元。他說,這遠低於新興市場貨幣的價差,後者「動輒超過」每百萬美元100美元。

問題是,所有這些對人民幣的興趣能否持久?特別是,如果美國等已開發市場的殖利率攀升,最終削弱中國的相對吸引力,情況將會如何?全球一些大銀行押注這些需求將繼續存在,德意志銀行和花旗環球金融等公司紛紛在倫敦、紐約和新加坡等金融樞紐增設中國專職人員。

他們的行動呼應了滙豐在去年提出的一個想法:將人民幣納入一線貨幣行列。策略師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納維亞貨幣和美元、歐元、日圓這些主要貨幣的G-10貨幣標籤「既過時又有誤導性」。

儘管在全球交易中的占有率仍然很小(國際清算銀行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占有率4.3%),但人民幣在外匯市場的影響力不容小覷,其日常走勢已經成為關鍵的全球投資者情緒指標。富國銀行策略師Erik Nelson等人認為,人民幣甚至可能對總體美元指數產生影響。

「範式轉變」

策略師們在本月發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離岸人民幣在爭奪全球貨幣霸權的鬥爭中可能越發重要,「如果我們繼續看到美元/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總體走勢產生更大影響的跡象,這可能是外匯市場的重大範式轉變。」

然而,中國要想人民幣成為真正的全球貨幣,仍然面臨一些非常現實的挑戰。

人民幣在全球央行的儲備資產中僅占2%的占有率——相比之下,歐元約為21%,美元超過60%。考慮到中國的經濟規模,這一比例太低了。在國際支付方面,雖然人民幣的占有率取得成長,但依然不到3%,只是幾個主要貨幣的零頭。

延伸閱讀:1月份人民幣在國際支付市場所占占有率升至五年最高

不過,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外匯策略主管Bipan Rai認為,人民幣面臨的最大障礙之一,是資本跨境流動管制的老問題。

「中國在這方面取得了很大進步,但仍未達到其他已開發市場的資本自由流動水平,」Rai說。「可能還有一些距離。」

原文標題China’s Yield Appeal Catapults Yuan to Global FX Big League (1)

(新增第六段和第七段中國放寬資本管制最新舉措的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