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7,222.83
    +56.96 (+0.33%)
     
  • 國指

    5,914.08
    +1.83 (+0.03%)
     
  • 上證綜指

    3,024.39
    -16.81 (-0.55%)
     
  • 滬深300

    3,804.89
    -22.26 (-0.58%)
     
  • 美元

    7.8497
    +0.0002 (+0.00%)
     
  • 人民幣

    0.9058
    -0.0014 (-0.15%)
     
  • 道指

    29,153.81
    -71.80 (-0.25%)
     
  • 標普 500

    3,644.68
    +4.21 (+0.12%)
     
  • 納指

    10,792.66
    +55.16 (+0.51%)
     
  • 日圓

    0.0540
    -0.0001 (-0.15%)
     
  • 歐元

    7.6844
    -0.0216 (-0.28%)
     
  • 英鎊

    8.7390
    +0.0110 (+0.13%)
     
  • 紐約期油

    81.09
    -0.14 (-0.17%)
     
  • 金價

    1,681.30
    +12.70 (+0.76%)
     
  • Bitcoin

    19,899.02
    +626.27 (+3.25%)
     
  • CMC Crypto 200

    453.50
    +10.07 (+2.27%)
     

中國高層對晶片發展停滯不前感到不滿 引發了相關反腐調查

【彭博】-- 中國的半導體經過數年巨大投入依然未能取代美國的晶片,中國高層領導人對此越來越感到不滿,近期業內高層官員和大佬接連遭到反腐敗調查,紫光集團的90億美元重組更是讓國產晶片行業陷入尷尬境地。

據知情人士透露,過去十年,政府投入了成百上千億美元資金,卻沒有取得以前國家級科研成果那樣的突破,高層官員對此很是惱火。這些因事涉敏感而不願具名的人士稱,穩步對華加強限制的華盛頓一直能夠對北京施以高壓,並成功遏制中國的科技雄心。

這些調查在長期以來已經習慣於獲得頂層支持的半導體行業掀起了軒然巨波。中國政府已經投入了上千億美元資金用於發展國內的半導體行業,以打破對西方的依賴。在此過程中,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大基金)受到了密切關注,該基金成為了政府向中國晶片製造商輸送資金的主要工具。

中紀委周二宣布,對參與管理大基金資產的華芯公司的三名高管展開調查。中紀委已在調查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使其成為近四年來接受紀律審查的最高級別現任政府官員。

「要向一個行業投入成百上千億資金,無論是高科技行業,抑或只是造火車和修機場,都會有非法交易。」Rhodium Group高級分析師、China Talk播客主持人Jordan Schneider表示。

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正在接受政府調查。他曾警告,中國「彎道超車」發展晶片技術的戰略「不現實」。大基金成立於2014年,吸引了大約450億美元資金,得到中芯國際和長江存儲科技等數十家公司的支持。該基金的運作大多是在幕後,投資標準遠離公眾視野,一些分析師表示,這會削弱其責任心。

北京方面感到不滿之際,華盛頓正在不斷收緊對華限制。美國對本國公司可以向中國客戶出口的晶片製造設備限制得越來越嚴,同時爭取盟國的支持,讓荷蘭的ASML Holding NV和日本的尼康等關鍵供應商加入技術封鎖。

知情人士說,各個政府部門今年對戰略重要性行業的應急計畫展開了審查,以防美國實施更嚴格的制裁。他們表示,當高層官員上個月審查晶片行業的報告時,他們發現行業進展可能被誇大了,許多投資未能取得成果。

這與政府只需投入足夠資金就能解決問題的長期信念背道而馳。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再要求關鍵技術領域取得突破,因為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行動在川普執政期間變得緊迫起來,美國政府實施的制裁被證明有效地削弱了華為等中國巨頭的發展。掌握先進晶片製造技術被視為這項計畫的頂峰;2020年,中國賦予了這項任務如同數十年前製造原子彈一樣的優先度。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沒有回覆記者的傳真。紫光集團代表未回覆置評請求。

儘管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但中國在縮小——更不用說消除——與西方的差距方面並沒有取得太大進展。儘管國家科研院所和北方華創等公司在設計競爭性光刻機方面付出了大量努力,但晶片製造機械仍然由荷蘭公司ASML主導。日本公司仍然控制著關鍵化學品光刻膠的供應。雖然華為等科技巨頭對美國硬體的本地替代品展開了深入研究,但中國每年1,550億美元的晶片需求主要還是依賴進口。

批評北京自上而下政策的人指出,任意發放補貼可能導致效率低下。當地媒體報導了有缺乏經驗的公司獲得研究獎勵或補貼的情況。強大的地方利益集團通過支持項目來獲取補貼,有時還有政治聲望。據《南華早報》分析,2021年1月至5月期間,新註冊的半導體公司大約有15,700家,是上年同期的三倍。

中國取得了一些成功。中芯國際的晶片製造技術取得突破——儘管有業內專家表示其進展可能被誇大了。中國還通過長江存儲和長鑫存儲科技大幅提升了內存晶片容量。

本地晶片製造商也能夠上市。最新的一家是得到大基金支持的內存晶片製造商江波龍,上周在深圳上市籌資3.65億美元。

不過,在2021年底,當拜登政府幾乎沒有表現出會放棄前任對華行動的跡象時,北京的挫折感開始升騰起來。與此同時,作為國家支持的半導體創新領軍企業的紫光集團已經明顯開始走向衰落。

如今,瀏覽晶片行業的被調查者名單就像是在梳理中國半導體行業的名流。知情人士說,隨著調查的進行,落網的人預計還會增多。

去年11月,中國政府宣布對為大基金管理資本的一家投資公司有關的兩名高管展開調查。上個月,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受到了調查。還有幾人牽連其中,包括紫光集團原董事長趙偉國和聯席總裁刁石京。

此外,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上個月因涉嫌違紀違法受到中紀委調查,成為近四年來接受紀律調查的最高級別現任政府官員。一位知情人士稱,他的調查與大基金沒有直接關係。

許多與晶片相關的調查都涉及紫光集團。趙偉國領導的這家巨頭被迫接受了600億元人民幣(89億美元)的收購交易,以擺脫如山的債務。2021年,在政府收緊了全國各地的貸款要求後,紫光集團開始崩潰,最終進入法院接管。當公司的競標者出現時,趙偉國將他們的收購提議稱作是「犯罪」。

目前尚不清楚丁文武的調查是否與紫光集團有關。根據公司註冊信息,大基金參與了趙偉國牽頭的幾個項目,包括長江存儲和上海的移動通信晶片巨頭紫光展銳。紫光集團也成為丁文武領導下大基金的少數股東。

延伸閱讀:指責對紫光集團的重整計畫是意圖犯罪 趙偉國誓言把官司打到底

另一位因談論敏感事宜而不願具名的人士稱,對趙偉國和前工信部官員刁石京的調查與他們在紫光期間涉嫌不當行為直接相關。趙偉國和丁文武沒有接聽尋求置評的電話。記者未能立即聯繫上大基金置評。

在中國龐大的半導體領域,趙偉國是較受重視的高管之一。他利用國有資本進行了幾宗大手筆投資,將紫光集團的業務拓展到從移動處理器、內存到服務器等領域,他本人也由此聲名鵲起。他2015年以230億美元競標美光科技的交易在最後一刻遭到美國政府阻止。

他繼續投入300億美元,打造了如今可與美光直接競爭的長江存儲。但在北京建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牽頭的財團接管紫光後,55歲的趙偉國被迫下台。

Rhodium Group的Schneider表示,這一系列的晶片調查異常激進,可能是因為這個行業對習近平的戰略抱負至關重要。過去,如果有出現嚴重問題的跡象,中國會切斷資金,但半導體是中國「強科技」的基礎。

「習近平談到這個行業時,認為中國人需要完全自立,」他說。

原文標題

China Graft Probes Stem From Anger Over Failed Chip Plans (1)

(新增第四段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