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58 分鐘 開市

中美接近就匯率問題達成協議

 

周日(2019年3月10日),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圖片來源:HOW HWEE YOUNG/EPA/SHUTTERSTOCK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暗示,中美接近達成一項匯率協議,這是為解決長達一年貿易爭端而舉行的談判的一部分。

易綱在周日(2019年3月10日中國全國人大會議間隙舉行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他指出中國絕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亦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這也是中國官員在一些多邊協議中做出過的承諾,如二十國集團(G20)協議。易綱強調:「這是我們承諾絕對不這樣做的。」

多年來,中國如何管理人民幣匯率一直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爭論的焦點。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此前在競選時就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令其產品相對便宜,從而在貿易中獲得優勢。去年特朗普重申了這一觀點,當時人民幣暴跌引發這樣一種質疑,即北京方面通過壓低人民幣匯率來抵消美國加徵關稅對中國產品的影響。

在最近的貿易談判中,美國談判代表敦促中方代表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提高中國央行干預匯市的透明度。在上個月底舉行的一場國會聽證會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我們在匯率問題上了花了很多時間,這份匯率協議將是可實施的。」

不過,如果達成協議,該協議將如何實施仍不清楚。雙方正在更廣泛貿易協議的實施機制上討價還價。中方高級貿易談判代錶王受文上周六向記者表示,任何此類機制必須是雙向的、公平的和平等的。

在周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易綱表示雙方已經討論了在外匯市場買進賣出時應如何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標準披露資訊。他表示,雙方討論的另一點涉及兩國應如何尊重對方的貨幣當局在決定貨幣政策時的自主權。

後一個問題越來越引起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獨立性的擔憂,因為如果央行做出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承諾,這種承諾會令其在放鬆信貸政策以支撐經濟增長時受到束縛。如果向經濟中釋放更多人民幣資金,可能會壓低人民幣匯率。易綱說,中國央行在設定貨幣政策時以國內經濟形勢和發展趨勢為主考慮。他表示,央行在考慮貨幣政策時,匯率並不佔重要地位。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日表示,上述有關匯率的言論表明了雙方在達成貿易協議方面正取得進展。他說,他看好雙方將在本月或下個月達成協議。庫德洛周日在福斯新聞(Fox News)上說,雙方正在解決一些最後的難點。

近期相關磋商受阻,北京方面不願安排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特朗普在後者位於佛羅里達州度假地海湖莊園(Mar-A-Lago)舉行貿易峰會。看到美朝峰會無果而終,中方官員擔心,特朗普可能提出「不接受就一拍兩」的要求,將習近平置於尷尬境地。

很多分析人士和投資者指出,對美國來說,中國有關不從事競爭性貶值的承諾算不上什麼讓步。中國曾在10年時間裡允許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的人民幣升值。2015年,該升值趨勢戛然而止,人民幣開始承受更大壓力,中國央行多次通過干預來防止人民幣下跌幅度過大。

中國官員擔心,人民幣貶值速度過快可能刺激企業和投資者將資金轉移到海外,有可能導致本已難於應付債務規模高企問題的金融系統失穩。在今次新聞發布會上,易綱提到了中國央行近些年維持人民幣穩定的努力,指出該央行已經動用1兆美元的外匯儲備來捍衛人民幣匯率。

這位中國央行行長還試圖緩和投資者的一種預期,即為了支撐放緩的經濟,央行或將採取更為激進的寬鬆貨幣政策。易綱表示,中性的貨幣政策立場意味着中國將保持整體槓桿率的穩定。過去一年,為了釋放更多資金讓銀行發放貸款,中國央行五次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易綱表示,今年仍有下調存款準備金率的空間,但空間已縮小。

他還表示,中國央行將繼續促進銀行間的競爭以降低貸款利率,但他未表示是否會降低基準利率。他稱,去年年底信貸規模已達到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49.4%,較2017年底時的水平低了1.5個百分點。

撰文:Lingling Wei / Chao Deng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經濟低迷之際,習近平試圖遏制中共黨內不滿情緒

海航集團計劃撤銷對流亡商人郭文貴的誹謗訴訟

美國駐華大使:中美貿易協議不會很快達成

中美接近就匯率問題達成協議

特斯拉降價引發中國消費者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