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中美科技系統能否一刀兩斷?

中美在科技上爭端最初只聚焦在華為和通訊行業,但後來蔓延到了科技行業的大部分領域。 圖片來源: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多年來,科技領域一直處於天下大同的狀態中。而現在,這一領域正重現家用錄像系統(VHS)與Betamax錄像系統競爭時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後果要更大。

想像一下兩個國家在互聯網、電子設備、電訊,甚至社交媒體和約會應用領域擁有完全不同的裝置和軟件。這正是美國和中國正在邁向的一種局面,即這兩個全球大國在同一個世界裡擁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統。

中美兩國之間的這種分化引起了科技業巨頭的警覺,微軟(Microsoft Co., MSFT)聯合創辦人蓋茲(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簡稱:阿里巴巴)聯合創辦人馬雲等人均表示,這對兩國都將起到事與願違的作用。雖然美國和中國本月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能緩解了廣泛的短期經濟擔憂,但兩國之間根深蒂固的疑慮暗示,未來10年這種科技分化只會進一步擴大

聚焦電訊行業的競爭已演變成一場範圍更大的衝突,幾乎改變了太平洋兩岸科技行業的方方面面。由於擔心潛在間諜活動和網絡攻擊,美國正努力將中國通訊設備巨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單。華為的應對舉措則是採取措施切斷該公司整個供應鏈與美國的聯繫。

在華盛頓限制美企向中國公司供應產品之後,中國正在加緊生產不含美國元件的半導體和消費電子產品。在社交媒體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啟動了針對熱門影片分享應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調查,理由是圍繞收集用戶個人數據的國家安全擔憂以及字節跳動涉嫌對批評中國政府的內容進行審查。去年3月份美國政府還要求中國公司北京崑崙萬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簡稱:崑崙萬維)出售同性戀交友應用Grindr,因擔心中國可能使用來自這個應用程式的數據敲詐擁有安全許可的美國人。

TikTok發言人引述了該公司早些時候的一份聲明,聲明指中國政府未要求TikTok進行內容審查,並且其內容審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響。記者未能聯繫到崑崙萬維就本文作出回應。

在這場衝突中,美國的動機不單是擔心間諜、網絡安全和敲詐,還有對美國在開發和應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術方面正輸給中國的憂慮。

研究機構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駐北京的科技行業分析師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對國家安全採用了新的定義,擴大了其範圍,用來阻礙中國公司從晶片到社交媒體等各個領域的發展。他說,從中長期來看,中國公司的戰略應對方案很簡單,那就是發展技術能力從而減少對美國供應的依賴。

多年的衝突

科技分化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當時中國對Google(Google)搜索結果進行審查,打響了第一槍。2010年,該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國市場,由此開啟了兩個互聯網的時代:一個面向中國,一個面向世界其他地區。由於Google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國受到限制,中國網民紛紛湧向本土巨頭,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簡稱﹕騰訊)旗下集即時通訊、社交媒體和支付於一體的微信(WeChat)。這些科技巨頭為中國政府提供幫助,方式包括審查敏感內容以及監控中國公民的活動。百度和騰訊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2012年,通訊設備公司成為焦點。當時美國國會基本上禁止了華為在美國開展主要業務;美國國會認定,如果中國政府下達監聽或網絡攻擊的命令,華為將無法拒絕。華為否認可能利用其產品為北京方面從事間諜活動或網絡攻擊。

一年後,斯諾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顯示,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華為生產的電訊設備,亦可以侵入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 Inc., CSCO, 簡稱﹕思科)設備;華為設備依賴美國的組件。分析人士說,可能是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讓中國企業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上任後不久,上述小範圍衝突最終演變為一場全面的科技戰。這場對抗有兩條戰線,分別是貿易和國家安全。在貿易方面,特朗普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了關稅,依據是指責中國採取不公平的貿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公司與中國公司分享技術。強制技術轉讓問題未通過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得到解決。在國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採取措施打壓華為,並拖慢中國的技術進步步伐,特別是在軍事應用領域。美國官員強調,對華為、字節跳動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審查,植根於與貿易無關的國家安全問題。

曾於2017至2018年間在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職的斯波爾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時候,美國政府首次開始認真對待這一問題,這種方式將帶來根本性的變化。

美國國內的擔憂

白宮試圖通過限制美國供應商向華為出售零部件來加大華為製造設備的難度。白宮還試圖阻止尖端計算機技術流向中國,以削弱中國製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級電腦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應鏈之中的許多美國科技公司反對讓美國與中國脫鉤的行動。在這場紛爭中,美國半導體製造商尤其面臨巨大的損失空間,因為中國既是一個製造中心,又是一個電腦、智能手機和其他電子產品不斷增長的市場,而上述產品使用他們生產的晶片。2018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晶片總價值約為70億美元,大大超過從中國的進口額。

在貿易方面施壓正迫使中國發展自己的產業並尋找新的、非美國的供應商——中國已經開始這樣做了,這損害了美國晶片生產商的收入。華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沒有美國零部件的智能手機,這是一個壯舉,放在幾年前是不可能實現的。

「這無疑是一個分叉點,我認為美國半導體公司憂心忡忡,」位於加利福尼亞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導體諮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行政總裁瓊斯(Handel Jones)說,「隨著中國公司發展壯大,美國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變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視了業界的擔憂。在去年實施與華為相關的貿易禁令後,美國政府要求企業先申請許可證,才能繼續向這家中國通信設備巨頭發貨。但知情人士透露,許多公司沒有獲得批准,而且相關決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體領域,美國開闢了不同的戰線。美國的懷疑焦點是,中國涉嫌利用應用從事間諜活動以及推動中國的政治議程,比如過濾對北京進行負面描述的影片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這一領域加大了施壓力度,揚言要破壞中國企業在美國建立用戶基礎的努力。對TikTok發起國家安全審查以及要求北京崑崙萬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國施壓行動的一部分。

分道揚鑣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中美改善關係、結束持續了很長時間的貿易爭端,但鑑於雙方之間的相互猜疑,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未來仍將是一個「雙系統」的技術世界。中國正在發展國內半導體行業,可能與美國在歐洲和其他市場展開競爭。美國則可能將中國的硬件和智能手機應用排除在本國市場之外,並嘗試說服盟友跟隨。

在這樣一個世界中,對科技主導權的競爭可謂干係重大,贏家不單能夠獲得更加強大的經濟,而且還可能獲得比在一個一體化程度更高的市場中更大的全球影響力。

無論如何,誰將贏得這場科技競爭仍沒有答案。中國或許暫時落後,但一些觀察人指出,中國在有望成為這場競賽下一個前沿陣地的領域快速追趕:中國正向人工智能研發投入巨額資金,對新一輪技術革命來說,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關重要。

前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斯波爾丁表示,美方對中國擁有廣受追捧的應用的一個擔憂是,這些公司將藉此獲得更多數據,用於改進其人工智能技術。

「人工智能優先級很高,我們認為在自動駕駛、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甚至是醫藥等領域,人工智能將成為一個重要的區分點,」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瓊斯強調了人工智能對於雙方的重要性,「我們認為未來5至10年人工智能將成為決定誰贏誰輸的一個關鍵因素。」

撰文:Stu Woo / Asa Fitch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習近平在國內外遭遇質疑

中國人口出生率降至1949年以來新低,威脅經濟增長

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緩,今年或面臨更大壓力

中國雞蛋價格為何幾近腰斬?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迅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