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1 小時 6 分鐘

中美角力令球互聯網世界一分為二

圖片來源:NICOLAS ORTEGA

全球互聯網世界正一分為二。

一個世界是移動支付取代現金支付的數字領域,中國是這方面的領先者。在這一領域,智能手機是重要設備,使用者透過一個應用程式便可購物、聊天、存錢和上網。問題是中國政府在該領域擁有絕對控制權並實施監控,你也許不得不用暗號與朋友交流。而且,在中國不能使用google或Facebook。

另一各世界是在全球大部分地區完全開放的互聯網。用戶多數情況下可以暢所欲言,網絡開發者幾乎可以推出所有產品。習慣於中國版互聯網的人抱怨,這個開放網絡似乎不夠便捷。你必須切換不同應用來聊天、購物、存款和上網。有些網站的設計似乎仍未考慮到智能手機的使用。

隨着超高速新一代移動技術5G的到來,這兩個世界開始出現衝突。中國的目標是成為最大的互聯網基礎設備供應商,同時也在推動客戶國家採用中國接入的網絡方法,這實際上等於勸說一些國家使用中國用來管控互聯網並遏制西方影響力的「防火牆」。

隨着中國科技巨頭試圖利用國內市場的影響力向海外擴張,爭奪戰在世界各地不斷打響。但中國向外擴張的努力到目前基本未獲成功。

矽谷部分企業高層擔心這種分化會讓中國公司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領域獲得優勢,原因之一是他們在私隱和數據保護方面面臨的限制較少。

前英國副首相Nick Clegg上周在布魯塞爾發表講話時表示:「中國採取的做法很可能會產生一些大規模的改進,例如更好的健康結果,這些益處源於大量獲取並分析數據。但這同樣可能被用於更陰險的監控目的。」Clegg受聘於Facebook Inc.(FB),負責其全球政策和溝通事務。

他表示:「是適當監管科技行業,平衡私隱、言論自由、創新和規模的優先級,還是選擇任由獨創性無情踐踏對私隱和個人權利的某些基本保證,需要在這兩者之間做出選擇。」他和Facebook均不予置評。

這種分化對於像Tom Pellman這樣兩頭做生意的人來說顯而易見。Pellman是華盛頓一家國際風險諮詢公司的總監,他從2000年代中期起在北京工作了10年。他表示,他的公司不使用Slack,因為中國禁用這款即時通訊應用程式。他通過VPN來繞過中國的防火牆,VPN可對監控者掩飾上網活動,直到被發現並被封禁。他表示:「這就像打地鼠遊戲。」

他指出,中國的審查制度就像其受污染的空氣一樣,「你身處其中時,它看起來沒什麼,但你離開以後就會意識到問題有多嚴重。」不過,他非常喜歡具有多功能的手機應用微信(WeChat),離開中國後他非常想念微信。他說,回到美國就好比回到了石器時代,不能用微信,一切都感覺太過時了。

目前這兩個平行世界正在並存。在美國,亞馬遜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推出了購物平台;而在中國,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BABA)提供了類似服務。在西方,Alphabet Inc.(GOOG)旗下google搜索引擎非常受歡迎,「google」已被當作動詞使用,但在中國卻無法使用google,取而代之的是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公司(Baidu.com Inc., BIDU)的搜索引擎。在倫敦,乘客可使用Apple Pay支付地鐵票價;在北京,人們使用支付寶(Alipay)。而在中國,使用微信就可以完成上面所有這些事,用戶通過微信可以發送即時消息、叫出租車和完成許多其他任務。目前微信用戶數已超過10億。

中國政府已封殺了google、Facebook和其他服務,推動阿里巴巴集團和微信母公司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簡稱:騰訊)等國內領軍企業的發展。但在中國之外,這些巨頭卻未獲得多少成功。

5G碰撞

隨着5G時代的到來,中美在這兩個平行世界之間的碰撞加劇了兩國間的衝突,並且可能擴大分歧,推動全球更多地方採用中國的網絡空間模式。

預計5G網絡下,在手機上下載一部電影只需幾秒鐘,自動駕駛汽車將成為現實,從心臟起搏器到工廠機器等各種部件設備都能聯網。軍方預測人士表示,採用5G技術後,人工智能坦克和無人機將派上戰場。

中國的目標是利用5G技術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中國正大力推廣5G網絡,在2013年成立了一個由監管機構、企業和科學家組成的小組,設計和監控5G網絡發展過程的方方面面。該小組打造了一個國家級設施,國內銷售的5G設備必須在此接受檢測。

根據會議組織者發布的會議記錄顯示,中國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院士鄔賀銓上月表示,中國的5G目標是「成為全球領跑者之一」,他是中國5G計劃的主要倡導者。中國政府的資訊辦公室和中國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簡稱:網信辦)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來自中國的挑戰突然浮現的原因是,一家巨頭跨越了這兩個「平行世界」之間的鴻溝。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移動計算網絡設備供應商。5G設備本身並不會改變勝負格局,它只是互聯網的管道,基於全球標準而建立,並不了解網頁開發工程師和用戶會在其上運行什麼內容。

但包括從國會議員到國家安全和情報機構成員在內的諸多華盛頓人士均警告,華為的中資背景意味着,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其設備開展全球範圍內的監聽活動,更廣泛地說,可能會得寸進尺地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華為已經公開否認了相關指控。該公司創始人任正非上月在媒體前露面時表示:「我個人絕對不會損害自己和客戶的利益,我的公司也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中國官員和網絡安全專家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合同商的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曾指控該機構在美國生產的用於出口的路由器上設置了監控後門。美國國家安全局沒有回覆置評請求。該機構過去曾回應,將確保此類技術的無辜用戶不會受到美國情報收集的影響。

美國還指責華為竊取商業機密並違反制裁令,意味着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可能切斷華為獲取美國生產的關鍵零部件的渠道。華為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

中共負責意識形態和宣傳工作的最高官員王滬寧在中國推銷「網絡主權」概念的年度會議上講話。 圖片來源:ALY SONG/REUTERS

曾擔任美國聯邦政府分析師、目前在風險諮詢機構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任全球科技政策事務負責人的Paul Triolo說,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中國可能會打造一種與美國網絡不兼容的5G版本。他說,「如果5G的全球供應鏈真的崩潰了,我們將處於全新的境地。」

華為副董事長鬍厚崑(Ken Hu)表示,華為已經與1.3萬家供應商展合作,「如果產業鏈上任何一環被不正常地阻斷了,這對於整個產業鏈的發展,甚至對於全球經濟的發展都會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華為沒有就本文進一步發表評論。

DCM Ventures普通合夥人趙克仁(David Chao) 說,中國若先於西方國家大範圍部署本國5G網絡,可能會讓中國科技企業受益。中國企業可以依靠巨大的國內市場去開發基於更快網速的新應用軟體及硬件,從而捷足先登。他說,這可能催生一整代抓住這一機遇的移動服務,這些服務或許會被出口到西方世界。DCM Ventures是矽谷的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中國是其投資區域之一。

各方分歧的核心在於如何管理互聯網。美國倡導公開模式,互聯網當初正是基於這種模式被打造出來的。但中國、俄羅斯以及其他有類似觀點的國家則表示,政府應該有權審查、監控或以其他方式管控本國境內的互聯網流量。

做為打造「數碼絲綢之路」的部分措施,從越南遠至坦桑尼亞,中國不單向各國出售自己生產的電訊設備,同時也推銷國內的互聯網模式。去年,坦桑尼亞政府先是公開稱讚中國的互聯網審查制度,隨後出台規定,如果網絡內容供應商不按照政府要求撤下「違禁內容」,則可能面臨罰款和牢獄之災。坦桑尼亞資訊部長Harrison Mwakyembe表示,該國支持中國通過嚴格的網絡審查保護國家安全並防止「道德敗壞」的願景。

和中國保護本國初創公司的做法類似,印度政府官員亦考慮用某些措施幫助本國科技公司免受亞馬遜公司和Facebook等美國公司的競爭。印度電訊部長Aruna Sundararajan表示,這個想法的初衷是推動印度公司成為國際領先企業。

為宣揚「網絡主權」理念,中國在聯合國展開遊說,希望將互聯網監管的探討限制在國家層面,行業發展和公民社會的權利則被置於次要地位。2017年,中國舉辦了一場有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和google行政總裁皮查伊(Sundar Pichai)出席的互聯網大會,中共負責意識形態和宣傳工作的最高官員王滬寧在會上讚揚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中國互聯網發展的願景,稱這個願景已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和積極回應。

防火牆升級

起初,隨着互聯網的普及,外國公司在中國受到了歡迎,技術的發展速度超過了政府的審查能力。當時google推出了經過審查的中文版搜索引擎。亞馬遜也進入該市場,中國用戶湧向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Beijing Olympics)後,中國領導人加強了管控,反映出對政治異議以及對中資企業難以在互聯網上競爭的擔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在2009年遭禁。次年,google表示不再願意審查搜索結果,因此亦被禁用了。包括《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內的幾家外國新聞機構的網站也被封。

這樣一來,中國搜索市場留給了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公司(Baidu.com Inc., BIDU)。阿里巴巴擊敗了eBay Inc. (EBAY),支付寶(Alipay)支付系統鎖定了其在線支付市場的主導地位,PayPal Holdings Inc. (PYPL)和Visa Inc. (V)等外國公司則被禁止在華提供支付服務。

在中國以外的很多市場,阿里巴巴都非首要之選。百度在投資了日本和埃及的當地語言產品後便關閉了在這兩個國家的搜索引擎。阿里巴巴發言人表示,該公司仍全面致力於踐行其使命,即在數碼時代中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百度發言人表示,該公司仍在日本提供廣告和其他服務。

儘管騰訊積極開展營銷活動,聘請足球明星梅西(Lionel Messi)等名人做代言,但還是難以擴大微信的海外業務。根據研究公司Sensor Tower Inc.的數據,2012年1月以來,微信在蘋果App Store的全球下載量約為3.5億次,其中約83%來自中國,17%來自海外。騰訊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一些中國科技巨頭在海外陷入困境,因為google和Facebook等競爭對手已經在這些市場站穩了陣腳,相比它們,這些中國公司來得太遲了。

另一個因素在於人們對這些公司與中共之間的潛在關係存在疑慮。2017年,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Jack Ma)旗下的螞蟻金融服務集團(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簡稱:螞蟻金服)試圖收購速匯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以進入北美金融服務市場。但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簡稱CFIUS)去年駁回了這樁交易。CFIUS還駁回了博通(Broadcom Inc., AVGO)收購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的交易,理由是擔心這項交易會削弱高通的競爭力。高通是華為在5G專利領域的一個主要競爭對手。

去年9月,馬雲收回了在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崗位的承諾,理由是中美貿易關係緊張。他沒有回覆記者通過阿裡巴巴轉給他的置評請求。阿里巴巴讓記者參考馬雲的訪問,馬雲在訪問中表示,貿易應該是和平的推進器。

美國對中國設備採取的遏制行動始於數年前。美國2012年將華為及其競爭對手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簡稱:中興通訊)列入黑名單,當時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認為,這兩家公司都受到中國政府的影響。中興通訊和華為已多次表示,它們不構成威脅。美國上月指控華為首席財務長孟晚舟涉嫌違反針對伊朗的制裁,美國的行動由此升級。另外,美國檢方還指控華為竊取商業機密。華為對此都予以否認,並稱不知曉孟晚舟有任何不當行為。孟晚舟也否認了相關指控。

圍繞華為的交鋒在東歐尤其顯著。捷克最高網絡安全機構去年12月警告,可能不應該用華為設備傳輸敏感數據。但該國總統澤曼(Milos Zeman)批評了這一觀點。澤曼上個月帶着兩位華為高管参觀了布拉格的城堡,並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表示,對華為從事間諜活動的指責是大驚小怪。不過捷克總理Andrej Babis持不同觀點,指捷克機構和歐盟領導人應該嚴肅對待這些說法。Babis的發言人證實了Babis的觀點。澤曼的辦公室未予置評。

經常前往中國開展業務的香港市場研究分析師Li Zhen表示,中國的消費者現在可以同時接入兩個互聯網世界,方法包括使用裝有海外SIM卡的智能手機,這些SIM卡可連接外部互聯網。

Li Zhen認為,從她一些中國朋友在微信上談到可能敏感話題時表現出的疑慮看,對網絡審查的擔憂確定存在。她說,她在政府和媒體行業的朋友聊天時使用暗號,需要較長時間才理解他們表達的意思。她表示有時話題可能並不很敏感,但很難說會發生什麼。

撰文:Josh Ch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抵制華為之舉在東歐遭遇挑戰

中美二分天下,互聯網世界硝煙四起

新生兒數量遠低於預期,中國人口危機加劇

華為:完全解決英政府的擔憂需長達五年時間

新北京-莫斯科軸心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