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中美談判變數令外資對中國股債興致寥寥 人民幣保7之路或愈顯艱辛

1 / 2

中美談判變數令外資對中國股債興致寥寥 人民幣保7之路或愈顯艱辛

【彭博】-- 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不明,對於在中國資本市場正扮演愈發重要角色的境外機構來說,人民幣的重挫和經濟走向的不確定性顯然意味著這並非加倉的良機,而有限的證券投資流入反過來亦制約著匯率的表現。2019年是中國股、債納入全球指數的重要時刻,投資者原本期待外資的流入將有效提振市場的表現。但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本月以來通過陸股通機制淨賣出的A股金額高達425億元人民幣,是上月歷史記錄的兩倍有余。此外,前四個月境外機構月均增持中債托管的債券規模僅為去年同期的15%,數據顯示,外資在中債持有的債券約占央行口徑的八成。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本月以來也快速下跌,直指7的重要關口。雖然中國央行近來將中間價定的強於預期,副行長潘功勝等人也屢屢對匯率穩定發表觀點,且包括法興銀行在內的機構預計短期仍不會跌破7,投資者仍憂慮未來或將出現匯率和股債市資金流之間的負反饋。在AMP Capital Investors管理著約10億美元動態市場基金的Nader Naeimi對彭博表示,考慮到貿易方面的負面消息,市場情緒受到了影響,這讓想避免經受市場波動的境外投資者感到緊張。「除中國之外還有很多其他選擇,」常駐澳大利亞雪梨的Naeimi在採訪中稱。他預計,本輪人民幣破7的可能性將較之前幾輪貶值更高,並表示,自4月份就賣出中國股票,而直到中國經濟數據明顯改善,或者政府出台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之前,他都不會重返中國市場。北京時間周二15:06,在岸人民幣微升0.06%,報6.9093一美元,距7的整數關口約1.3%。上證綜指今年一直到4月中旬前,都沈浸在牛市的氛圍中;隨著中美談判出現變數,短短一個月內,指數已經從收盤高位下跌了約11%。瑞銀財富管理的區域首席投資官Kelvin Tay表示,「雖然估值有吸引力,但貿易戰的持續進行,使得市場情緒已經變差。」債券流入有限最新數據顯示,伴隨外資撤離股市,上月債券增持加速,但今年以來的規模仍較去年大幅縮水。渣打銀行中國宏觀策略主管劉潔在採訪中表示,「股市受到的影響的確比債市更大,但如果匯率預期進一步轉變,也將在短期內影響到外資流入。」但她同時指出,這並不妨礙中長期的流入。法巴資產管理的亞太多資產量化團隊負責人Paul Sandhu認為,儘管中國債券能夠提供更高的絕對殖利率,但是隨著中美貿易爭端升級,投資人對於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債券可能更感興趣。「購買中國人民幣債券所獲得的超額殖利率不足以覆蓋包括貿易戰和貨幣貶值在內的各種風險,」他說。目前彭博中國10年期國債買價殖利率升逾2個基點,報3.296%,而去年1-5月,殖利率大約在3.5%-4%的區間內波動。AMP的Naeimi亦進一步指出,隨著市場情緒再度受到抑制,外資或將減少中國信用債的持有。中國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境外機構和個人共計持有1.68萬億元中國股票,以及1.82萬億元在岸人民幣債券,分別約占市場的3%和2%,占比並未較去年末出現大幅增加。花旗集團策略師Lu Sun等在上周的一份報告中稱,證券投資流入一直以來顯示順周期的特性,當人民幣升值的時候,配置增加,而貶值的時候,持倉減少。「如果人民幣跌破7,證券投資流出或可預見,外國投資者也傾向發出延遲入指數的聲音。」德銀財富的亞太首席投資官Tuan Huynh說,「短期我們傾向於更謹慎一點,隨著中美經貿關係再一次出現緊張,比較靠譜的策略是先準備好彈藥,如果看到市場有進一步回撤,我們可能會建議客戶重回市場。」(新增人民幣匯率並更新市場表現。)\--联合报道 Amanda Wang.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Yuling Yang Beijing yyang329@bloomberg.net;Livia Yap 新加坡 lyap14@bloomberg.net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Helen Sun、Helen Yuan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不明,對於在中國資本市場正扮演愈發重要角色的境外機構來說,人民幣的重挫和經濟走向的不確定性顯然意味著這並非加倉的良機,而有限的證券投資流入反過來亦制約著匯率的表現。

2019年是中國股、債納入全球指數的重要時刻,投資者原本期待外資的流入將有效提振市場的表現。但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本月以來通過陸股通機制淨賣出的A股金額高達425億元人民幣,是上月歷史記錄的兩倍有余。此外,前四個月境外機構月均增持中債托管的債券規模僅為去年同期的15%,數據顯示,外資在中債持有的債券約占央行口徑的八成。

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本月以來也快速下跌,直指7的重要關口。雖然中國央行近來將中間價定的強於預期,副行長潘功勝等人也屢屢對匯率穩定發表觀點,且包括法興銀行在內的機構預計短期仍不會跌破7,投資者仍憂慮未來或將出現匯率和股債市資金流之間的負反饋。

在AMP Capital Investors管理著約10億美元動態市場基金的Nader Naeimi對彭博表示,考慮到貿易方面的負面消息,市場情緒受到了影響,這讓想避免經受市場波動的境外投資者感到緊張。

「除中國之外還有很多其他選擇,」常駐澳大利亞雪梨的Naeimi在採訪中稱。他預計,本輪人民幣破7的可能性將較之前幾輪貶值更高,並表示,自4月份就賣出中國股票,而直到中國經濟數據明顯改善,或者政府出台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之前,他都不會重返中國市場。

北京時間周二15:06,在岸人民幣微升0.06%,報6.9093一美元,距7的整數關口約1.3%。上證綜指今年一直到4月中旬前,都沈浸在牛市的氛圍中;隨著中美談判出現變數,短短一個月內,指數已經從收盤高位下跌了約11%。

瑞銀財富管理的區域首席投資官Kelvin Tay表示,「雖然估值有吸引力,但貿易戰的持續進行,使得市場情緒已經變差。」

債券流入有限

最新數據顯示,伴隨外資撤離股市,上月債券增持加速,但今年以來的規模仍較去年大幅縮水。

渣打銀行中國宏觀策略主管劉潔在採訪中表示,「股市受到的影響的確比債市更大,但如果匯率預期進一步轉變,也將在短期內影響到外資流入。」但她同時指出,這並不妨礙中長期的流入。

法巴資產管理的亞太多資產量化團隊負責人Paul Sandhu認為,儘管中國債券能夠提供更高的絕對殖利率,但是隨著中美貿易爭端升級,投資人對於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債券可能更感興趣。「購買中國人民幣債券所獲得的超額殖利率不足以覆蓋包括貿易戰和貨幣貶值在內的各種風險,」他說。

目前彭博中國10年期國債買價殖利率升逾2個基點,報3.296%,而去年1-5月,殖利率大約在3.5%-4%的區間內波動。

AMP的Naeimi亦進一步指出,隨著市場情緒再度受到抑制,外資或將減少中國信用債的持有。

中國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境外機構和個人共計持有1.68萬億元中國股票,以及1.82萬億元在岸人民幣債券,分別約占市場的3%和2%,占比並未較去年末出現大幅增加。

花旗集團策略師Lu Sun等在上周的一份報告中稱,證券投資流入一直以來顯示順周期的特性,當人民幣升值的時候,配置增加,而貶值的時候,持倉減少。「如果人民幣跌破7,證券投資流出或可預見,外國投資者也傾向發出延遲入指數的聲音。」

德銀財富的亞太首席投資官Tuan Huynh說,「短期我們傾向於更謹慎一點,隨著中美經貿關係再一次出現緊張,比較靠譜的策略是先準備好彈藥,如果看到市場有進一步回撤,我們可能會建議客戶重回市場。」

(新增人民幣匯率並更新市場表現。)

--联合报道 Amanda Wang.

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Yuling Yang Beijing yyang329@bloomberg.net;Livia Yap 新加坡 lyap14@bloomberg.net

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Helen Sun、Helen Yuan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