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9 小時 1 分鐘 開市

中美貿易戰令美國豬肉地位不保

西班牙最大的豬肉加工公司之一ElPozo Alimentacion SA接到來自中國肉類加工廠的電話越來越多。 圖片來源:ELPOZO ALIMENTACIÓN

中國是世界上最喜歡吃豬肉的國家。這種主要食材深受中國人喜愛,漢字「家」拆成兩部分,就是屋內有一頭豬。美國生產商此前寄希望於這項業務能在未來多年中為其創造收益。

但現在局面已經改變。由於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與中國政府在貿易問題上發生衝突,中國對美國豬肉徵收的關稅已升至高達70%,這使得進口自美國的豬肉價格變得更貴。但與此同時,中國爆發非洲豬瘟疫情增加了對進口豬肉的需求。

為填補這一空白,越來越多的中國客戶轉向了歐洲和南美公司來滿足需求,而這些公司正致力於把握時機進一步建立長期合作關係。這種轉變不單將在短期內給美國生豬養殖戶造成衝擊,同時也將給這個全球需求最大市場之一的全球供應鏈帶來根本性改變。

今年9月,西班牙最大的豬肉加工公司之一ElPozo Alimentacion SA接到來自中國肉類加工廠的電話越來越多。ElPozo亞洲銷售經理John Hickin表示,這些加工廠告訴他,隨着數以萬計的生豬被撲殺以阻止非洲豬瘟的進一步爆發,他們擔心中國國內的豬肉供應不足。非洲豬瘟對生豬是一種致命疾病,但對人類無害。

這些查詢電話在中國10月初長達一周的假日期間接連不斷,而這段時間企業往往都會放假。這一周ElPozo在上海的三名員工留在辦公室工作以填寫訂單。Hickin表示:「正我們努力成為肉類產業中的可口可樂(Coca-Cola)。」

由於對亞洲和拉美的出口增加,公司高層希望未來四年銷售額提升40%,為滿足這一預期,ElPozo在其靠近西班牙東南部穆爾西亞總部的農場將飼養更多生豬。Hickin表示他和同事們最近在總部招待了約20名潛在的中國新客戶。由農戶所有的合作組織Argen Pork的代表經理Guillermo Proietto表示,阿根廷政府官員正在努力達成一項協議,從而可以在今年年底前將該國豬肉運往中國。在該合作組織的19家農戶中,一些農戶正投資建立新的豬肉去骨生產線和冷藏庫。

在智利聖地亞哥南部約150英里(約240公里)的塔爾卡附近,Pablo Alvarez每天早上5點左右就起床,回覆中國豬肉買家的微信消息、電郵和話音郵件。

Alvarez在智利第二大豬肉加工企業Coexca SA負責出口。在今年大部分的時間他從中國客戶那裡收到的消息很少。中國國內不斷增加的豬肉供應迫使他下調豬骨、豬頭和其他產品的價格,這樣才能確保該公司出口的產品有20%-25%銷住中國。他說,隨着中國對美國豬肉提高關稅的措施生效以及豬瘟蔓延,情況發生了變化。該公司正爭取在2019年底前將豬肉產能提高一倍。Alvarez已預訂了行程,在10月份的巴黎貿易展期間,他在四天里將與來自中國和其他國家的買家接連會面。他表示,行程將非常緊湊。

據美國農業部估算,今年中國生豬產量將約為7.08億頭,佔全球生豬產量的一半以上。這難以滿足中國消費者的豬肉需求。中國消費者每年消費1,230億磅(約合558億公斤)豬肉,從餃子到麻婆豆腐等很多美食都需要用到豬肉這種食材。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在有着14.1億人口的中國,相當於今年每人消費約87磅豬肉,自1998年以來人均消費量增長約30%。預計今年美國的人均豬肉消費量將為51磅,與20年前基本持平。

美國農業部表示,中國去年的豬肉進口量增至36億磅(約合163萬噸),是10年前的近10倍。面對中國豬肉進口量的大幅增長,其他國家的生豬養殖企業已投資數億美元建設設備先進的大規模屠宰場上來滿足中國市場的需求,其中就包括規模2,000億美元的美國肉類加工業。

8月,消費者在上海的一個市場購物。 圖片來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中國消費者對豬心和豬蹄等西方市場上缺乏需求的部位偏愛有加。美國及其他國家肉類加工企業通過出口這些產品獲得的收入幫助他們壓低了在本國市場火腿和培根等產品的價格。據美國肉類出口協會(U.S. Meat Export Federation)提供的數據,2017年美國對中國和香港市場的豬肉出口額超過10億美元,接近美國豬肉出口總額的五分之一。

美國國家豬肉委員會(National Pork Board)主席、南達科他州養豬戶Steve Rommereim表示,美國豬肉行業要想作為一個成功且不斷增長的行業存活下去,中國市場至關重要。他曾前往中國與當地的豬肉買家見面。

在中國政府將小規模家庭式養殖場整合為大規模商業經營努力的推動下,中國國內生豬產量飆升,豬肉價格5月份降至四年低位。之後非洲豬瘟疫情爆發,又推動國內豬肉價格攀升,到9月份接近一年高位。中國4月份在當時現行關稅稅率的基礎上對美國豬肉加徵25%的關稅,並在7月份加征第二輪關稅,這使得美中豬肉貿易的未來陷入不確定之中。競爭已然非常激烈:全球最大的農業貸款機構之一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的數據顯示,2009年以來歐盟已經成為中國第一大海外豬肉供應商。目前美國位列第三,排在加拿大之後。許多海外豬肉供應商承認,美國肉類行業的效率和規模,以及可用於牲畜飼養的糧食供應充足,將確保美國仍然是一個有力的競爭對手。

德國肉類交易公司Vimex GmbH的所有者Hendrik Voigt說:「我認為中國會繼續購買美國豬肉。」香港上市的萬洲國際有限公司(WH Group Ltd., 0288.HK, 簡稱:萬洲國際)於2013年收購了維珍尼亞州的Smithfield Foods Inc.,成為全球最大的豬肉公司。該公司已將美國豬肉進口量減少逾20%。萬洲國際今年前六個月的整體利潤下降了8%。該公司高層表示,預計將用中國工廠以及南美和歐洲供應商的豬肉來彌補這一缺口。萬洲國際的目標是在其位於波蘭和羅馬尼亞的工廠生產豬肉,並在歐洲進一步擴張。

John Zhong在上海開了一家名為谷郡農場(Heartland Brothers)的公司,主要銷售裡脊和戰斧豬排等散養豬的肉類產品。谷郡農場的豬肉來自巴克夏黑豚豬,這是一種從艾奧瓦和明尼蘇達州的一些農場採購的黑色短腿豬,在飼養方面有嚴格的規定,飼料為玉米和大豆的混合物,不使用合成添加劑,這種養殖方式成本更高,但Heartland稱,這種養殖可以得到更有風味的豬肉。

然而,由於關稅導致這些產品售價上漲,Zhong正在採購其他可在中國銷售的產品,包括高端的意大利火腿。Zhong說:「關稅幾乎讓我們完蛋了。」他表示,他和另一位不領薪水的聯合創辦人正向公司投入更多資金以維持運營。他表示:「我們現在只能勉強維持盈虧平衡。」

兩年前,德國維特利希的Bernhard Simon為他150年歷史的家族企業Simon-Fleisch申請向中國出口豬肉的資格。該公司每周可加工約23,000頭生豬,其中70%在德國市場銷售。Simon表示,由於折扣零售商拉低了德國豬肉市場的利潤率,該公司的增長依賴於出口業務。

2016年4月份,中國檢查人員對他的公司進行了全面檢查,大到供應商的農場,小到員工清洗刀具的細節。從那以後他便沒有聽到太多消息,也不知道中國究竟會不會給予他市場准入。

中國終於在今年8月份批准了Simon的申請,也就是中國對美國豬肉加征關稅後不久。Simon-Fleisch於9月份向中國出口了第一批豬排骨、豬耳朵和豬頭產品。Simon表示,他在中國的新客戶抱怨關稅提高了從美國進口梅花肉等豬肉產品的成本。

Simon預計短期內銷售不會大幅上升,不過他表示,對華出口最終可能幫助他和規模更大的歐洲加工廠商競爭,並可能為擴大業務提供資金。他表示,能否進入中國市場決定了企業能否在豬肉行業生存下去。

在向北約180英里(約合290公里)靠近德國與荷蘭邊境的地方,Elfering Export GmbH正在向香港進口商運送更多豬蹄、豬頭和豬五花肉,這些產品隨後將銷售給中國買家。Elfering客戶代表Grant Gouws稱,該公司對香港的豬肉出口量同比增長了約20%。Gouws表示,他習慣了和買家討價還價,習慣了因為價格敵不過競爭對手而丟失訂單。不過他說,最近幾周,他在中國銷售豬肉的客戶並沒有像過去那樣費力討價還價。

他說:「這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好消息。」他還表示: 「關稅一生效,情況就明顯不同了。」

西班牙每年屠宰的生豬數量超過了該國4,700萬人口總數,像Costa Brava這樣的加工商正利用對華貿易不斷增長的機會實現市場擴張。出口經理Ernest Xargayo說,向中國出口豬蹄、豬頭、軟骨和其他副產品對Costa Brava的增長計劃至關重要。Xargayo說,這是一年半以來他首次在中國銷售豬肚、豬裡脊、豬腿等價值較高的產品。

這些產品沒有用冷藏車運往西班牙和法國超市,而是打包裝進了運往中國的集裝箱。

Costa Brava準備在未來五年內將生豬和豬肉產量提高近50%,目標是每周加工約10萬頭生豬。設計者正在籌劃巴塞羅那北部一家去骨工廠的擴建計劃。Xargayo說,中國正設法從其他國家進口低價豬肉,這表明美國可能不得不降價才能維持在華市場銷售,唯有競爭力最強者才能生存。

撰文: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初創公司指控華為偷竊其半導體技術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 金融官員極力安撫投資者

中美貿易戰令美國豬肉地位不保

馬蒂斯會晤魏鳳和,試圖為兩國對抗降溫

摩根士丹利銀行家為何要兼職優步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