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影響有多大?

美國農戶在貿易戰中遭受重創。 圖片來源:TANNEN MAURY/EPA/SHUTTERSTOCK

美國農戶遭受重創。汽車零部件、家具和機械進口商受到懲罰性關稅的衝擊。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投資亦大幅下滑。

但回顧一下關鍵經濟指標便不難發現,雖然這些貿易相關領域受到了損害,但大部分美國經濟還是安全渡過了長達兩年跌宕起伏的對華貿易戰,而且幾乎毫髮無損。

此結果與2018年一些人提出的警告構成強烈對比,當時有人認為,貿易衝突可能導致美國發生經濟衰退。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幹事阿澤維多(Roberto Azevdo)在2018年3月份警告,全球範圍針鋒相對的關稅可能演變成「以牙還牙的爭鬥,讓我們陷入盲目,讓全世界陷入嚴重衰退」。

不過,在美中準備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際,有經濟學家警告,貿易戰的影響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會全部體現出來,特別是在大多數中國進口商品仍需要繳納美國關稅的情況下。無黨派政策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人員鮑恩(Chad Bown)表示:「人們想在這件事上做個了結,吸取教訓,然後把它拋諸腦後,但我真的認為現在為時過早。」

還有人質疑這份協議帶來的好處是否能夠彌補為此付出的代價,這包括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只有將近2%,遠低於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設定的3%的目標。

美國經濟或許沒有被打垮,但這一年也算不上輝煌。製造業的就業增長步履蹣跚,農產品銷售亦暴跌。「中國除了恢復農產品採購並在金融服務和知識產權方面說一些好話之外,幾乎不會做什麼,」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國際經濟部主任斯泰爾(Benn Steil)說,「特朗普兩年前就可能得到這個結果,而且不用經歷關稅造成的損害。」

特朗普政府則反駁說,未來幾年這項協議將被證明是對華貿易關係中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突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這項協議在美中貿易的「所有主要領域」都取得了「重大進步」,「沒有人想到我們能做成這樣的事情」。

現在來看看這場貿易戰對關鍵經濟領域的影響。

農業

由於中國基本上停止了大豆等美國主要出口產品的採購,美國農戶首當其衝。美國對華年度農產品出口從近年來的近250億美元大幅下降,截至2019年4月的12個月降至不到70億美元的低點。

美國政府向農戶提供了280億美元援助,某程度上緩解了他們的損失。美國農業部估計,2019年援助款將佔美國農業收入的三分之一。農戶們還擔心,他們之前努力與中國達成的貿易關係可能永遠無法恢復。根據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農業採購現將重新啟動,目標是每年達到400億到500億美元。

通貨膨脹和價格

特朗普政府對價值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最初主要針對企業購買的機械和資本品,但後來擴大到一系列消費品。

包括汽車部件、家用電器和家具在內的一籃子商品都被加徵了關稅,這導致相關商品的價格從2017年以來上升了3%左右,相比之下,核心商品價格在此期間下跌了約1%。不過,整體物價仍大體保持穩定,過去一年總體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升了2%。雖然特朗普頻頻宣稱中國將為關稅付出代價,但實際情況卻是美國進口商為關稅埋單。

通脹問題資深專家、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卡瓦洛(Alberto Cavallo)的研究顯示,對於被施加了關稅的商品,進口商支付的價格明顯上升,這意味著中國出口商並沒有下調價格,亦沒有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來吸收關稅影響。

卡瓦洛指出,關稅負擔大都落到了美國進口商的身上,因為中國出口商沒有降低這些商品的美元到岸價格,與此同時,美國進口商/零售商則沒有把大部分的額外成本轉嫁給美國消費者。卡瓦洛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首席經濟學家以及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和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經濟學家聯合撰寫了一篇文章,探討關稅對經濟的影響。

美國和中國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之間的商貿往來在經歷了數十年的激增之後出現大幅倒退。美國對華出口額下降近300億美元,從中國的進口則下降700多億美元,雙邊貿易額減少了1,000多億美元。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達科(Gregory Daco)說:「我們已經知道,貿易戰對貿易往來影響巨大,但對貿易逆差影響較小。」牛津經濟研究院是一家總部位於英國的預測和量化分析公司。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亦有所下降,這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目標之一,但只下降了600億美元。在截至2019年11月的12個月裡,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保持在3,600億美元左右。

雖然中國並沒有直接揹上關稅成本,但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減少還是引起了北京方面的關注。美國從中國的進口減少給中國港口城市的製造企業造成衝擊,導致一些小公司倒閉,並促使較大的供應商要麼想辦法降低成本,要麼把成本轉嫁給美國買家。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之際,美中貿易戰令中國去年出口陷入停滯,與2018年10%的出口增幅形成對比。

投資

對美國經濟的投資銳減。外商直接投資增長在2018年初放緩至幾乎停滯的水平,2019年年中則再次疲弱。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中國對美國經濟的總投資出現收縮,包括建設新工廠等設施投資,亦包括為這些工廠採購設備。

國際投資組織(Organization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主席麥克勒農(Nancy McLernon)表示,跨國公司在美國投資的意願普遍下降,這是個壞消息,特別是考慮到跨國公司聘用了美國20%的製造業勞動力,還製造出美國25%的出口商品。

就業

在全球貿易和投資放緩之際,美中兩國的工廠都受到了衝擊。

全球範圍的工業活動大幅下滑。而美國工廠一直是薄弱環節。美國勞工部發布的就業報告中指出,去年12月份製造業就業人數減少了1.2萬人。但大多數美國人從事的領域與貿易戰無關,美國就業增長一直由專業服務、休閒餐旅和醫療保健等行業推動。

經濟增長

2018年初時,特朗普政府正在慶祝勝利,他們實現了經濟年增長3%甚至更高的目標。當年2月份,白宮預計美國經濟將在2018年和2019年繼續以每年超過3%的速度增長,與此同時,考慮到如此強勁的經濟態勢,聯儲局預計將繼續加息。

然而,美國經濟並沒有強勁到足以支持加息的程度,相反,隨著貿易戰的持續,政府開始請求聯儲局大幅減息以提振經濟。隨後,聯儲局三次減息。然而經濟增速依然回落至2%,不過距離經濟衰退還很遙遠。

其他因素亦導致美國經濟放緩。2017年稅收改革的提振作用開始消退。歐洲和中國經濟面臨長期人口挑戰。阿根廷和土耳其等一些主要新興市場遭遇貨幣危機,對全球經濟增長造成拖累。總體而言,2019年全球增長是上一次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年。中國經濟增速也在放緩,在2017年增長近7%之後,世界銀行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低於6%。

這場貿易戰令人們對美中關係的基礎產生懷疑,使得中國的商業信心陷入低迷,普通消費者的心態也變得謹慎。許多中國企業認為,華盛頓方面的最終目的是阻止中國崛起。不確定感佔據了上風。由於自身的結構性問題,中國經濟在過去1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已經放緩。

隨著許多企業擱置投資和擴張計劃甚至裁員,中國經濟增速降至約30年來的最低水平。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達科估計,如果沒有貿易戰,去年美國經濟增速可達2.6%,全球經濟增速約為2.9%。具體的損失大小很難確定,因為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貿易戰,會有多少工廠開業;在企業高層尋求關稅豁免的情況下,有多少計劃被推遲;如果不是貿易戰,原本會進行多少投資;中國原本又需要從美國農戶手中購買多少噸大豆。

「我們了解到的一點是,不光是關稅本身以及關稅金額有多大,」 世界銀行(World Bank)研究全球宏觀經濟展望的負責人柯塞(Ayhan Kose)表示 ,「關鍵是這種不確定性。對話的方式會對不確定性產生巨大影響,進而波及經濟活動。就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撰文:Josh Zumbrun / Anthony DeBarro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對蔡英文勝選不屑一顧

承認誤擊落烏克蘭客機後,伊朗面臨的國內外批評日趨激烈

台灣總統蔡英文贏得連任,挑戰中國的立場獲選民支持

美國警告伊拉克:若驅逐美軍,就凍結在紐約聯儲的銀行賬戶

美中同意展開新對話以推動改革並解決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