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58 分鐘 開市

中美貿易談判面臨新障礙

上周五的青島港口 圖片來源: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知情人士透露,中美貿易協議正面臨新的障礙,中方官員不願在雙方達成確定協議前承諾舉行首腦峰會。

據悉一周前,雙方似乎接近達成協議草案。但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會談失敗令中國領導人感到意外。

知情人士指出,特朗普中斷會談並走人的決定令人擔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月稍後時間在海湖莊園(Mar-a-Lago)與特朗普舉行潛在峰會時,可能會面臨沒有討價還價餘地的局面。

據悉中方希望峰會更像是一個簽署儀式,而不是可能破裂的最後談判。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高級中國顧問、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學者Evan Medeiros表示,中國部長想說的是:習主席,這又不是國事訪問,您就這樣去訪美,還指望特朗普不會讓您難堪?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上周五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訪問時暗示,美國官員希望留出進一步談判的餘地。他說,美國的目標是先就協議主要內容達成一致,然後由兩國領導人進行最終調整,或解決最後的問題。他還稱兩位首腦「很合得來」。

這場峰會令人想起上世紀90年代末雙方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簡稱WTO)進行談判的歷史。曾擔任美國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顧問的人士表示,1999年,中國前總理朱鎔基赴華盛頓就WTO協議進行最後談判,結果空手而歸,因為克林頓認為,從政治上看,當時還不是達成協議的恰當時機。蒙羞的朱鎔基在國內飽受詬病,入世談判也險些破裂。

Evan Medeiros表示,中國目前的反對態度究竟是一個嚴重的障礙還是談判手段,目前還很難確定。習近平定於3月22日前後出訪歐洲,過去三周,美國官員一直敦促中國安排習近平前往海湖莊園以完成貿易協議。最初,中美雙方考慮把峰會放在3月27日左右。如今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時間可能會在4月初。

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執行董事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表示,在市場大幅波動和全球經濟疲弱的背景下,兩國政府正面臨達成協議的巨大壓力。中方談判團隊成員、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表示,談判人員夜以繼日地溝通,他對協議達成持樂觀看法。他在北京對記者表示,他感到有希望。

讓習近平前往美國完成協議,可能會在最後談判時刻讓美國獲得優勢,因為習近平將面臨帶着協議回國的壓力。美國一直努力要求舉行這樣一次會晤。

2月12日,特朗普在一次內閣會議前對記者透露,他希望與習近平會晤,就談判團隊無法敲定的內容達成協議。他表示,交易往往就是這麼達成的。之後特朗普及其內閣高級官員不斷公開施壓,要求在海湖莊園會晤。2月22日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國貿易特使劉鶴時,他們也提出了這個要求。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表示:「總統先生,我們正在你的行程中安排此事。」當時劉鶴就在旁邊。

特朗普政府還取消了從3月2日起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從10%上調至25%的計劃,作為對雙方化解爭端的工作取得進展的認可。現在美國政府官員釋放的訊號則不那麼確定。特朗普上周五(2019年3月8日)預計,如果達成貿易協議,美國股市將會大升,但他還表示:「如果這不是一份很好的協議,我們不會簽約。」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表示,日期尚未最終確定。他表示,在展開峰會安排之前,談判人員需要進一步縮小雙方的立場分歧,包括最終協議的執行問題。

布蘭斯塔德在美國駐華大使館的辦公室裡說:「雙方均同意必須有重大進展,也就是感覺立場非常接近,然後才會召開峰會。我們尚未達到這個程度,但和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相比,我們的立場已經更接近了。」

白宮貿易官員、美方談判代表團成員Clete Willems表示,特朗普寧願河內峰會無果而終,這應該會讓中國明白,他不會接受糟糕的協議。Willems在喬治城大學法學中心(Georgetown Law School)的一次會議上說,一個優秀談判代表的關鍵素質是知道什麼時候能跨過終點線,然後想辦法做到這一點,但也包括轉身離開。

雙方一直通過影片會議進行談判,包括上周四和周五的會議。Willems表示,目前還沒有派遣美國談判代表前往北京的計劃。作為潛在協議的一部分,中國已提出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向美國企業進一步放開金融服務和汽車等領域,以及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

在美國看來,中國以往存在執行協議不力的問題,所以呼籲制定一個執行機制,確保中國履行承諾。根據正在討論的計劃,如果出現爭議,應由兩國官員共同開會加以裁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已表示,如果雙方沒有在這些會議上達成一致,美國將加徵關稅。

美國官員希望,當美方採取這類行動時,中方至少在某些情況下不要實施報復。對北京方面來說,這將是一個很大的讓步,中國領導人擔心,國內輿論會指責他們接受「不平等條約」,就像西方列強在19世紀強加給中國的那種。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說,任何實施機制都必須是公平的、平等的、雙向的。

布蘭斯塔德說,過去中國確實採取了報復,這一直是挑戰和問題。他指的是去年中國為報復美國關稅對美國產品採取的制裁行動。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級副總裁Erin Ennis說,任何實施機制都必須是可持續的,不能讓行業重新面臨關稅不斷提高的局面。

談判中的另一個分歧涉及中國政府的補貼和其他一些扶持政策,美國認為,這些政策使中國國內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佔據了優勢。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周在一個重要的全國會議上所作的報告中對《中國製造2025》隻字未提,特朗普政府曾大肆批評這項計劃,指其帶有保護主義色彩。不過李克強承諾,中國政府將培育關鍵的新興產業——而這正是《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經濟低迷之際,習近平試圖遏制中共黨內不滿情緒

海航集團計劃撤銷對流亡商人郭文貴的誹謗訴訟

美國駐華大使:中美貿易協議不會很快達成

中美接近就匯率問題達成協議

特斯拉降價引發中國消費者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