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1 小時 6 分鐘

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壓力增大

1月30日,中美貿易談判團在華盛頓會面。據了解談判的人士透露,中方並沒有提出多少新的主張,只是重申了早前對開放市場的承諾。 圖片來源:JIM WATSON/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隨着中美兩國達成重要貿易協議的最後期限臨近,一些擔心談判失敗會對經濟和市場造成影響的美國商界高層正推動雙方作出妥協。

白宮談判代表準備下周在北京與中方代表會晤,努力達成一項全面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堅稱,該協議要包括對中國經濟進行深層次結構性改革的內容。但經過數月的談判,美國和中國在一些重要議題上仍存在很大分歧,如果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國將從下月開始實施新的貿易懲罰措施,可能讓中國付出數十億美元的代價。

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L.P., BX)行政總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是推動達成協議的人之一。他一直積極致電特朗普及其高級顧問,警告如果不能達成協議,將會破壞經濟,擾亂市場。而市場正期待美中兩國結束經濟爭端。據知情人士透露,蘇世民等人表示,中國問題的不確定性正對商業投資和消費者信心造成不利影響。

與此同時,蘇世民和包括美國前財長保爾森(Hank Paulson)在內的其他商界領袖亦在敦促中國高級官員向美國談判人員作出足夠的讓步,讓特朗普能夠宣告勝利。這些讓步包括如果中國兌現不了承諾,美國可以以某種方式執行協議。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努欽(Steven Mnuchin)將牽頭下周的談判,但他們缺乏達成全面協議的必要條件。中美雙方還沒有一份協議草案來明確他們在哪些方面已達成一致,在哪些方面仍存在分歧。特朗普已表示,他不大可能同意在3月1日達成最終妥協的截止日期前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科文頓‧柏靈(Covington & Burling)律師事務所的Christopher Adams認為,通常在談判的這個階段,雙方會就聯合草案交換意見,如果協議完全是可實施且可核實的,那麼需要形成一份文件,雙方似乎離這個關鍵的部分仍有一段距離。Adams此前曾擔任特朗普政府財政部官員和貿易談判人員。

特朗普的一些外部顧問仍相信雙方將達成協議,即便這是一份有限的協議,主要涉及採購以及中國已經作出的逐步開放汽車、金融服務和其他市場的承諾。然後雙方可能會同意就更棘手的問題展開談判,包括中國對國內公司的補貼以及迫使中國國有企業更像私營公司那樣經營。

特朗普和習近平計劃6月底在日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會面。

一名長期擔任共和黨戰略家、經常與白宮高級官員交談的人士表示,白宮高度重視能保持經濟發展以及有利於特朗普連任的政策、策略和協議。他說,這些考量就包括迅速與中國達成協議。

長期批評中國貿易行為、在特朗普那裡尤其具有影響力的萊特希澤上周表示,執行是談判中的根本問題。他在列舉了中國此前沒有履行承諾的次數後表示,美國需要處於這樣一種地位,即能夠執行其權利。

但即使在這一點上,美中雙方也仍存分歧。美國尚未決定想要什麼樣的執行機制,到目前為止,中國拒絕讓美國來評判其兌現承諾的進度,以及透過關稅來強制執行其調查結果。

向白宮提供顧問服務的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問題專家Michael Pillsbury說,中國官員似乎對達成協議抱有信心,因為他們相信特朗普需要這個政治籌碼,而那些持和解態度的商界領袖們亦在勸說特朗普。Pillsbury說:「為我提供消息的中國人似乎很有信心,認為即便中國不做出任何讓步,特朗普政府也會放棄關稅,或同意把談判期限再延長幾個月。」

去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會晤時,特朗普宣布美中貿易戰休戰90天。特朗普把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的生效時間推遲到3月2日凌晨00:01。在這段時間中國與美國談判代表見了面,並透過電話磋商,試圖商討出一項協議。

上周,中國首席談判代表、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中方代表團,在華盛頓與美方代表團舉行了談判。據知情人士透露,中方代表團拿出的新提議很少。中方基本上只是重申了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高級官員之前做出的有關在未來幾年開放市場的承諾。

一名前美國官員指出,中國官員表示,中國將加大對美國牛肉的採購。2003年,由於擔心瘋牛病,中國停止進口美國牛肉。中國於2017年重新開始進口美國牛肉,但保留了一些限制規定。中方在當前談判中的一些開放金融市場承諾最早是在2017年11月份特朗普訪華時提出的。

直到去年仍擔任美國駐華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參的郭嘉明(James Green)表示,他不相信中方談判代表會拿出一套新的提議來推動談判。他說,談判代表需要從更多高級官員那裡獲得關於新計劃的共識,並且要謹慎避免被貼上向美方屈服的標籤。郭嘉明指出,這樣的政府機制在醞釀新舉措時運作不會太順暢;他目前是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一名高級研究員。

鑑於中美雙方在談判中的立場存在巨大分歧,加上特朗普面臨達成協議的壓力,一些貿易專家認為,特朗普將在3月1日前達成部分協議,而之後再繼續談判。

部分行業團體擔心,特朗普政府將達成一份在施壓中國進行系統性改革方面力度不夠的協議。例如在特朗普與劉鶴會晤前,生物科技創新組織(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曾敦促美國談判代表要堅決果斷,堅持達成一份包含持久承諾的協議,而不單是購買美國商品。

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中,特朗普曾六次談到劉鶴承諾將購買更多美國大豆,將之稱為中方富有誠意的信號。他並未提及「結構性」的字眼,不過在本周早些時候的國情咨文演講中他強調了這個詞。

撰文:Bob Davi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三名與普京為敵的俄羅斯富豪慘淡離世,俄航往事浮出水面

拉斯維加斯史上最盛大的派對和矇騙全球的“鯨”

在華夢想破滅,美國企業家準備打道回府

中國因素恐威脅美股漲勢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下周將赴北京繼續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