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4,786.13
    +31.71 (+0.13%)
     
  • 國指

    10,085.18
    +7.40 (+0.07%)
     
  • 上證綜指

    3,312.50
    -12.52 (-0.38%)
     
  • 道指

    28,210.82
    -97.97 (-0.35%)
     
  • 標普 500

    3,435.56
    -7.56 (-0.22%)
     
  • 納指

    11,484.69
    -31.80 (-0.28%)
     
  • Vix指數

    29.28
    -0.07 (-0.24%)
     
  • 富時100

    5,762.98
    -13.52 (-0.23%)
     
  • 紐約期油

    40.13
    +0.10 (+0.25%)
     
  • 金價

    1,908.10
    -21.40 (-1.11%)
     
  • 美元

    7.7498
    -0.0001 (-0.00%)
     
  • 人民幣

    0.8620
    +0.0043 (+0.50%)
     
  • 日圓

    0.0739
    +0.0000 (+0.03%)
     
  • 歐元

    9.1669
    -0.0229 (-0.25%)
     
  • Bitcoin

    12,850.05
    +1,793.04 (+16.22%)
     
  • CMC Crypto 200

    259.23
    +14.34 (+5.85%)
     

中美關係風聲鶴唳之際 人民幣國際化重回聚光燈下

·6 分鐘文章

【彭博】-- 隨著香港國安法立法,中美關係再度走向敏感時刻,在美方可能推動金融制裁的絲絲寒意之下,中國政府官員和學者近期開始警示可能的重大風險,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也因此顯得更加迫切。

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近日公開指出,中國多數金融機構和實體企業主要依靠美元支付體系,這套支付途徑「是否安全值得擔憂」,而考慮到今後會碰到的一些國際壓力,「恐怕人民幣國際化重大戰略要做好準備」。中國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亦撰文警示,中國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準備。「美國對國際支付清算主要渠道的控制,有可能令美元對中國形成‘扼我咽喉’的重大風險。」

十年前推進的人民幣國際化近幾年腳步漸緩,並逐漸轉為境內金融市場開放主導。在國際層面,目前人民幣在國際支付、儲備體系中雖有上升,但仍僅占2%左右的占有率。同時,中國實體經濟對美元融資的依賴程度卻在加深:彭博梳理數據顯示,中國四大行在2019年末美元負債規模高達1.4萬億美元,十年間成長了五倍,而中資企業7月初的離岸美元債和貸款存量規模約為9540億美元,較2017年已翻番。

人民幣國際化自2009年啟動之後,之後幾年的人民幣匯率剛性升值極大助推了跨境貿易結算和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人民幣亦在2015年末順利加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但8.11匯改令人民幣短時間內大幅貶值,刺激了資本外流,海外市場對人民幣信心一度受挫,國際化進程遭遇逆流。中國雖然也推出了中國跨境銀行間支付系統(CIPS),但在推動人民幣跨境結算和支付方面,收效並不明顯。

中國央行宏觀審慎管理局副局長周永坤上周五在外匯交易中心會議上稱,目前跨境證券投資人民幣結算占全部跨境人民幣結算的57%,是目前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推動力,將繼續穩步引進人民幣對其他國家貨幣直接交易。

境內外人民幣日內表現平靜,雙雙圍繞7元關口窄幅盤整,走勢大體追隨美元指數。

山雨欲來

十年後,人民幣面對的國際逆風有增無減,中美貿易戰隨著美國大選、香港局勢變數頻發,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而美方本月傳出的對華金融機構、對港幣匯率制度等金融領域的潛在制約亦引起觀察人士對美元主導體系的思考。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在採訪中指出,當前中國面臨的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是,美國會對中國採取一系列金融制裁的行動,甚至不能排除有朝一日扣押中國金融資產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確實是有急迫性。」

渣打大中華和北亞首席經濟學家丁爽也表示,由於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加劇,人民幣國際化對中國來說,從一件值得做的事變成了一件不可缺少的事。

本月初,美國參眾兩院通過一項法案,將制裁與參與打擊香港民主抗議人士的中國官員有業務往來的銀行,並將呈交總統川普簽署。

「即便這一法案的效力只局限於香港的個人和機構,已經足夠糟糕;如果制裁還涉及中國內地銀行,那將會讓金融戰的風險大幅提高,」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經濟學家George Magnus在郵件中回覆彭博稱,「切斷銀行的美元融資渠道將造成重大衝擊。」

上周彭博還引述知情人士報導,川普的一些高級顧問希望美國削弱港元釘住美元的匯率機制,但此舉尚未被提升到白宮的更高決策層面,從而表明這個想法還未獲得認真對待。不過川普上周就明確表示,與中國的第二階段貿易協議並未在他的考慮之中,並表示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關係已大為惡化。

Magnus推演說,這不僅將衝擊通過美元進行融資的銀行,也將影響到發行美元債並需要美元來償付利息、按揭和貸款的企業,並進而導致流動性危機在一些更為脆弱的銀行和金融機構之中蔓延,造成違約風險甚至導致經濟再次停擺。

能做什麼?

為降低上述風險衝擊,分析人士建議,應將中國海外資產幣種多樣化、把美國國債變為其他形式的資產、把金融資產變成實物資產、減少經常項目順差(尤其是對美國),以及適當減少外匯存底,把美元儲備變成糧食石油等戰略物資。

余永定並指出,還應加強同SWIFT合作,預防美國把中國從該體系中踢出;同時加緊同其他國家的合作,推出國際結算體系的備選方案。對開發中國家進行直接投資時,可以要求用人民幣計價,並鼓勵發熊貓債等。

中國也已經開始採取措施,來降低經濟對外依賴程度。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說,兩會期間提出要構建以國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此基礎上還要繼續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這兩點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根本保證。

6月末中國最新宣布了久被期待的開展「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公告,將允許粵港澳大灣區居民跨境投資,資金匯劃使用人民幣跨境結算,資金兌換在離岸市場完成。

道阻且長

但中國監管層也深知,人民幣的國際化目標難以一蹴而就。中國央行原行長周小川最近就表示,人民幣國際化不必急於求成。

Magnus表示,任何一種貨幣的國際化只能在兩種情況下實現,一是大規模且持續的經常賬戶逆差,二是資本賬戶的自由開放狀態。就中國的經濟和政策現狀而言,前者的實現殊為不易,而後者意味著放棄對資本外流的管控,目前來看也並不現實。

「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市場化的過程,不能揠苗助長,」余永定說,這一進程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國政府、投資者和居民願不願意用人民幣作為計價、結算和價值貯存手段, 取決於資本項目下的自由兌換。

在余永定看來,這一進程雖日益緊迫,仍要掌握一個比較好的平衡:既積極有為,又不操之過急。

(更新人民幣日內走勢及增加更多背景。)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