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37 分鐘 開市

企業想擺脫「中國製造」 先要解決物流難題

越南海防市一個港口擺放的貨櫃。 圖片來源: KHAM/REUTERS

為避開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影響,部分企業希望將部分生產從中國轉移到其他亞洲國家,但在這一過程中他們遇到了巨大的障礙。

製造商和供應鏈專家指出,許多製造商正在東南亞尋找新的建廠地點,但東南亞的物流設施仍遠不如中國發達,不像中國那樣早已在工廠、供應商和全球客戶之間建立起聯繫。

製造和運輸公司高層透露,企業可能將工廠遷往越南、泰國、菲律賓、柬埔寨及其他東南亞國家,但這些國家欠佳的公路網、稀疏的鐵路班次和擁擠的港口拉長了交貨時間並推高了運輸成本。雖然過去10年一些企業為了降低勞動力成本已經將部分工廠作業搬遷過來,但該地區的基礎設施仍不盡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徵了新一輪關稅,可能改變大量全球貿易的方向。隨着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尋求轉移部分生產,上述物流樽頸正受到新的審視。

Tapestry Inc.臨時財務總監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資者會議上表示,東南亞港口的基礎設施投資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總部位於紐約,擁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時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裝和鞋子來自越南、菲律賓和印度的供應商,這些供應商用貨櫃船將這些產品運往美國和其他市場。Resnick表示,物流堵塞導致交貨周期延長,任何特定時間的海上庫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偉易達集團(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簡稱﹕偉易達集團)一直考慮擴大在馬來西亞的現有設施,以接手部分中國製造業務。偉易達集團擁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兒童產品製造商。

偉易達集團主席黃子欣(Allan Wong)透露, 馬來西亞的工廠產能遠遠不及中國工廠,中國勞動力規模龐大,馬來西亞無法迅速趕上。黃子欣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遷出中國。

甚至在美國加徵關稅前,東南亞的工廠作業就已經增加,因為企業尋求降低成本,而中國的工資和其他成本卻在上升。隨着美中貿易衝突升級,製造業務遷移對一些生產商來說變得更加緊迫。今年春天,美中兩國互相加徵了新一輪關稅,還發出了夏季可能進一步提高關稅的威脅。

日本影印機生產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將把面向北美市場的部分生產轉移出中國,以避免美國加徵關稅可能造成的數千萬美元潛在損失。

全球貿易額數據反映了該地區採購和製造方面可能正出現的變化。

貿易數據供應商Panjiva Inc.的資訊顯示,今年4月,美國經海運來自中國的進口同比增長2%,而自越南的進口大增29.3%。不過,美國與越南之間的貿易額比起美中之間仍微不足道。

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中國是美國以商品價值計的第一大進口來源國,中國輸美商品價值佔美國進口商品總價值的17.7%。當季中國輸美商品價值是越南輸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國第十三大貿易夥伴和第七大進口來源國。

總部位於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應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表示,對於尋求降低生產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為首選。但貿易的日益增長也讓越南的基礎設施面臨挑戰。Agility亞太地區首席執行長James Hill說:「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繁忙。」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貨櫃車當時要等四五天才能卸貨。道路容量太小,容易發生大規模交通擠塞,鐵路線亦有限。船隻延誤長達一周的情況時有發生。」

越南是數條東南亞至美國海上貿易路線的最後一個裝貨港。中型貨櫃船通常在緬甸、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和柬埔寨等國家轉貨,然後到達越南港口,之後再橫跨太平洋到美國西海岸。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競爭稀缺的艙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間,越南港口的貨櫃吞吐量從440萬標準箱大幅增至1,230萬標準箱;2017年的數據是可獲得的最新數據。但由於缺少深水港口設施,常常會有一些噸位較小的船隻將貨物運到其他國家,然後再轉運至更大的市場。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計,越南2017年對建設項目的投資為111億美元,遠低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越南為滿足需求所需進行的160億美元年度投資規模。

美國服飾生產商Vera Bradley Inc.已經在從緬甸、柬埔寨和越南採購產品,該公司預計,到今年底,只會有不到四分之一的產量來自中國,而去年的比例為54%。該公司表示,關稅的提高加快了這一轉變的速度。

該公司行政總裁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問題的電郵件中透露,時間是問題之一,基於原材料採購和航線等因素,從中國以外地方發貨會導致生產周期延長數日。

尋求將生產線轉移到更遠地方的公司亦面臨着類似取捨。

香港飛達帽業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計劃通過一宗新收購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到孟加拉國以節省勞動力成本。該公司為New Era Cap Co.生產授權產品,擁有美國附屬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該公司董事總經理顏寶鈴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時間是一個問題。她指出,公司需要通過支線船舶將產品運到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貨物運輸時間要因此增加兩周。

撰文: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一位德國學者如何孤身挖出了中國鎮壓穆斯林的證據?

談判僵局凸顯萊特希澤力促中國改變貿易行為的決心

特朗普政府出台160億美元農業救助計劃

中國央行和銀保監會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

物流落後掣肘東南亞接棒“中國製造”